4月提綱發表66周年

 



導言

下面刊登的是列寧19174月回到俄國後,在布爾什維克派全國中高級幹部會上的一次重要發言。這個紀錄從未在蘇聯及中國大陸公開出版。

在俄國二月革命爆發之後,在外國及流放地的布爾什維克領導幹部陸續回到彼得格勒。首先回去的包括卡米涅夫、斯太林等等。他們當時對臨時政府採取批評地支持而非革命的立場。也就是說,同孟什維克沒有基本分別。列寧一回國便反對這種立場。在這次長達十多天的會議上,許多人的發言顯示出他們只想幫助自由派資產階級在俄國奪權,至於工人政權,那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工人出身的老布爾什維克、曾8次被沙俄當局流放的革命英雄納根,對有人在會上提及"無產階級專政"哧之以鼻。他說:"我們是來解決具體問題的,不是來清談無產階級專政的"。另一位追隨列寧近20年、曾服過多年苦役的老布爾什維克維金斯基(注:不是後來指導中國革命的那個年青官僚維金斯基)在會上極力主張列寧派趕快與社會民主工黨內其他各派統一起來,完成民主革命。與此相反,一部分與會者明確提出了戰爭問題、革命後新政府的帝國主義性質問題。老布爾什維克斯米爾諾夫指出:"蘇維埃內部充斥著所謂的革命軍官,他們自稱代表工人和士兵,可你看看,蘇維埃裡面誰是沙文主義者?軍官。誰反對立即土改?軍官"

列寧的講話,對幾乎所有與會者都是個晴天霹靂。他根本未糾纏枝節問題,而是一開口即把無產階級奪取政權擺到議事日程上來。列寧的立場,簡單歸納起來,可用"階級對階級"來形容:資產階級政府只能維護本階級利益,也就是繼續帝國主義掠奪戰爭,而無產階級渴望的和平只有在自己掌權後,才能實現。列寧指出:無產階級其實已經通過蘇維埃上臺掌權了,只是在思想上還深受舊統治者的麻痹,意識不到自己的力量。許多俄國社會主義者打出"保衛祖國、保衛革命"的口號,誘導工農和士兵繼續爲資本家賣命,列寧直呼這些社會主義者是叛徒。

大革命的時代也是各種勢力重組的時代。列寧講話不久,他的組織經歷了新的動蕩。上面提過的維金斯基等人離開了組織,全國各地的許多組織發生分裂或完全脫離列寧派。不久,列寧派與托洛茨基爲首的區聯派合併。

這次會議的發言內容,包括列寧講話以速記的形式被保存下來,但一直沒公開發表。很多黨內幹部(比如斯大林和納根)不願讓人知道1917年他們對所謂工人革命的現實性其實毫無認識。1929年托洛茨基被驅逐出蘇聯時,大規模的僞造歷史運動已展開幾年。有鑒於此,托洛茨基把自己所藏的一大批黨內文件帶走,才使得這次會議的發言內容見了天日。

本文的俄文本見於托洛茨基《斯大林的僞造學》一書中的附錄,因原文太長,譯者選擇了最重要的列寧講話來翻譯。《斯大林的僞造學》據說早有中文本(內部發行),但我沒找到。

赤軍

2003/5/29



列寧191744日在彼得格勒列寧派幹部會議上的講話記錄(會議主持人:季諾維也夫,書記:波基,德拉夫金娜)

在這裡我只能大略列出幾個要點,對每個要點加一評論。因爲時間不多,所以我無法作一個系統的報告。

(目前我們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對(仍在進行的)戰爭採取什立場的問題。閱讀俄國的報章文獻,耳聞目睹這裡的政治現實,可以說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護國派"佔了上風,社會主義事業的叛徒佔了上風,資產階級對群的欺騙佔了上風。已經暴露的一清二楚了:我們俄國社會主義運動的形勢跟(歐洲)其他國家的社運沒啥兩樣:都在念護國派"保衛祖國"那本爛經。區別在於,別的交戰國沒有我們目前(二月革命後)爭取到的政治自由,可以說我們這裡的自由現在任何地方都比不了,所以俄國社運對全體國際無產階級負有責任。(二月革命後)成立的新政府儘管許諾要"走向共和"云云,其實同舊俄當局一樣,是個徹頭徹尾的帝國主義政府。

二月革命後,由於利沃夫大公等人成立的俄國新政府仍然是一個爲資本主義服務的政府,由於它領導下進行的戰爭,同過去幾年帝俄政府參與的戰爭一樣,還是掠奪性的帝國主義戰爭。因此,對我們俄國社會主義運動而言,對戰爭及其辯護士(所謂的革命護國派)容不得一絲一毫的退讓。

革命護國派以爲二月革命後這場戰爭變成了保衛革命的戰爭,所以必須擁護。在真正的革命戰爭中,有覺悟的無產階級自然不反對護國派的主張。但我們鑒別真假革命戰爭有三個標準:第一:政權屬於無產階級和擁護前者的貧農階層;第二:真正地,而不是故作姿態地拒絕舊俄當局的割取外國土地的目標;第三:與我國及國外資本的利益完全絕裂。

許多群之所以贊成護國派的主張,是因爲他們誠心實意的以爲繼續打仗是爲了保衛革命成果,而不是爲了奪取他國土地。他們是被資產階級欺騙了。有鑒於此,我們應該特別耐心、全面和堅定地向群解釋,打仗是爲了資產階級的利益,所以它是帝國主義戰爭,向群證明實現真正的和平必須以推翻資本的統治爲前提。

我們必須在軍隊裡最廣泛地宣傳這些觀點。在軍隊中鼓勵士兵們與敵軍戰士打成一片、聯歡等等。

對我們而言,既然新政府打的仗還帶有帝國主義性質,對護國派的主張就容不得一絲一毫的退讓。群看問題很實際,他們不愛轉虛文,他們說:我們想保衛祖國,但是我們不想侵佔別國領土。什時候新政府拒絕舊俄提出的割地要求,我們就在什時侯承認這是革命戰爭。

群看問題很實際,他們不愛轉虛文。我們的錯誤正好在於光談理論,不看實際。在真正的革命戰爭中,有覺悟的無產階級不反對護國派的主張。與士兵群作工作,一定要講實際,沒別的辦法。我們絕對不是和平主義者。主要問題:哪個階級在領導戰爭?爲銀行利益服務的資產階級,除了帝國主義戰爭,不可能打別的仗。工人階級能夠進行另一種戰爭,非帝國主義性質的戰爭。現在工人代表蘇維埃裡面掌舵的孟什維克們把這一點全給忘了!讀讀他們起草的蘇維埃決議吧,真讓人吃驚,那些自命社會主義者的人,怎寫得出這樣的決議。

目前我們俄國政治生活的一大特色,就是統治階級從過去那種赤裸裸的暴力鎮壓轉而採取極爲隱蔽和高明的欺騙。我們當前的主要要求:真正地而不是僅在口頭上取消舊俄政府的割地計劃。資產階級輿論攻擊我們,說我們混淆割地的概念。在他們看來把波羅地海沿岸地區劃入俄國不算割地。其實,把任何一塊有本民族特色的土地強行並入另一國版圖就意味著割地。任何一個民族,即使它在語言上與吞併它的國家相同,如果認爲自己是一個單獨的民族,違背它的意志而把它並入另一國就是割地。在俄羅斯,對這個問題存在著世代相傳的偏見。

真正結束戰爭只有一個辦法:與國際資本完全決裂。發動戰爭的不是幾個個人,而是國際金融資本。與國際資本決裂不是件輕鬆的事,結束戰爭也不是件輕鬆的事。以爲可以單方面結束戰爭,是天真,是小孩子式的想法……目前我們俄國社會主義者肩上的責任比其他國家的社運更大,我們有責任維護社會主義的榮譽。這個立場的困難在於……(原文如此)

由於許多群贊成護國派的主張,以爲繼續打仗是爲了保衛革命成果,而不是爲了奪取他國土地,我們應該特別耐心、全面和堅定地向群解釋,實現真正的和平必須以推翻資本的統治爲前提。對這一論點必須作最大範圍地宣傳。士兵們要求具體的回答如何結束戰爭。但是,如果我們告訴他們,幾個掌權的"好人"能結束戰爭,我們就和江湖騙子沒啥兩樣了。有必要告誡群。革命是件難事。不犯錯誤不可能。錯誤就在於我們還沒有對"革命護國派"的觀點作最大程度的揭露。"革命護國派"是對社會主義的背叛。不能光是……(原文如此)需要承認錯誤。怎辦?作解釋工作。不懂什是社會主義……我們不是江湖騙子,我們的路線只能建築在群的自覺上。如果爲此我們會淪爲少數派,由他!有必要暫時拒絕領導地位,不要怕處於少數。當群說他們不想侵略別人,我相信。當我國大資本家的代表——比如利沃夫和古奇克夫——說他們不想侵略別人,他們在撒謊。當一個工人說他想保衛(二月革命後的)國家,這是一個被壓迫者的本能反應。

第二點:

在俄國革命的第一階段,無產階級由於缺少組織性,而使資產階級得到了政權;當前形勢的特點,是革命正在向它的第二階段過渡,向工人階級和貧農奪權的階段過渡。這個過渡階段從一方面來說,向我們提供了最大程度的合法活動可能性(俄羅斯現在是所有交戰國中最自由的國家)。另一方面沒有對群的公開暴力鎮壓,最後一點是群普遍對新政府抱有輕信的態度,而新政府恰好是(群渴望的)和平和社會主義的最兇惡的敵人。

這些特點要求我們學會適應新的環境,要懂得如何在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無產階級群運動中工作,這些群剛剛開始對政治生活産生興趣。

爲什無產階級沒能在二月革命中奪取政權?——孟什維克說因爲這個因爲那個,扯蛋!真實的原因是無產階級還沒有很好地組織起來,還沒有足夠的覺悟。對這兩點應該坦率承認。具體的、實實在在的力量,目前掌握在無產階級手裡,但資產階級更有組織,更懂得維護自己的利益。這是個殘酷的事實,但這一點必須公開地、直接地承認並告訴群,他們沒有能立即奪權是因爲不夠有組織和有覺悟。千百萬人給這場大戰害得一貧如洗。千百萬人已經喪了命。最發達的國家在毀滅,所以,他們面臨著……(原文如此)

從第一階段向第二階段的過渡,意味著工人階級和貧農奪取政權。這個過渡向我們提供了最大程度的合法活動可能性——俄羅斯現在是全世界最自由、政治最先進的國家。另一方面是群普遍對新政府抱有輕信的態度。甚至我們布爾什維克中間也有輕信政府的苗頭。對此的解釋是二月革命帶來的陶醉感。這(種輕信政府的態度)是社會主義的死亡。你們,我的同志們,對現政府太過輕信了!這樣下去我們只好各走各路。就讓最優秀的那部分社會主義者屈居少數地位好了。對我們來說,一個德國的李卜克內西比一百一十個俄國護國派社會主義者加起來還要重要。如果你們一面同情李卜克內西,一面向護國派伸出哪怕是一根手指頭——你們就是國際社會主義事業的叛徒。作群工作言必稱希臘,鬼才聽呢。群有權……需要適應……轉向……(原文如此),但還是需要。只要我們甩掉那些愛國的社會主義者,我們的路線就會是正確的。帝國主義戰爭會把那些受壓迫的人都推向我們。沒有別的爭取群的方法。

第三點:絕對不支援二月革命後成立的臨時政府。向群解釋臨時政府所有許諾都是欺騙,特別是它關於放棄割地的許諾。我們要作的是揭露,而不是"要求"這個臨時政府,這個爲資本家服務的臨時政府不再爲資本家服務,不再進行帝國主義戰爭。這種"要求"除了毒害群外沒別的好處。"真理報"要求政府放棄割地。要求資本家政府放棄割地,簡單是胡說八道,是戲弄……(原文如此)

從科學角度講,這是個天大的騙局,全世界無產階級,全……(原文如此)是到了承認錯誤的時侯了。到了結束那些歡呼、決議的時侯了。該幹正經事了。需要轉向清醒的……(原文如此)

第四點:承認在工人代表蘇維埃裡我們是很薄弱的少數派,面對的是所有小資產階級、機會主義分子的統一戰線,這些分子受到資產階級的影響,並在無產階級中推行前者的路線。向群解釋,工人代表蘇維埃是唯一真實可行的革命政府的組織形式。我們的任務,在這個革命政府還受到資產階級影響的時侯,歸結爲系統地、耐心地、堅定地向群解釋他們目前的革命戰術錯在哪裡,這一解釋工作要特別注意適應群的現實需求。

當我們暫時處於少數地位時,我們的工作是揭露和批評,同時全力鼓動由工人代表蘇維埃掌握全部國家政權的必要性,只有這樣群才能在自身的經驗上避免犯錯誤。我們——布爾什維克習慣於在工作中追求最大限度的革命性,但這是不夠的。要搞清……(原文如此)

真正的政府是工人代表蘇維埃。不這樣想就是犯無政府主義錯誤。公認的事實,是我們在蘇維埃裡是少數派。必須向群解釋,工人代表蘇維埃是唯一可能的革命政府,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除了巴黎公社。那,如果這個工人代表蘇維埃裡大都是些護國派分子,怎辦?只有繼續向群解釋,只有系統地、耐心地、堅定地向群解釋他們目前的革命戰術錯在哪裡。

當我們暫時處於少數地位時,我們的工作是揭露和批評,以便群擺脫幻想。我們並不想讓群盲目的跟著我們跑,相信我們的每一句話。我們不想冒充半仙附體。我們需要的是讓群在自身的經驗中擺脫所犯的錯誤。(護國派分子起草的)工人代表蘇維埃宣言裡沒有一個字帶有階級覺悟。一堆空話!毀掉一切革命事業的,就是空話,就是吹捧革命人民,馬克思主義告訴我們,不要聽信革命空話,特別是當它流行起來的時侯。

第五點:

不要議會制共和國。從工人代表蘇維埃轉向議會制共和國是個倒退。我們要工人、僱農和農民代表蘇維埃共和國,要自下而上的組成起來。

取消軍隊、警察,(就是說以全民武裝取代常備軍。列寧原注),職業官員系統。

所有官員必須是自下而上選舉産生,隨時可以更換,他們的薪水不高於工人的平均工資。這是巴黎公社總結出的教訓。考茨基忘了它,而1905年和1917年的工人學習了它。這些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千萬不要恢復傳統的警察,傳統的軍隊。我黨的綱領要換,它過時了。工人代表蘇維埃——向社會主義邁出的一步。不要警察,不要軍隊,不要職業官員。召開制憲會議?誰來召開?寫了一大堆決議,全是廢話。我也願意讓制憲會議哪怕明天就開會,但相信大資本家會召開制憲會議,太天真。一切要求臨時政府盡快召開制憲會議的呼籲,都是耍嘴皮子,是騙人不眨眼。革命呀,革命呀,可警察還是那個警察,革命呀,革命呀,當官的該幹嘛還幹嘛。這就是革命在死亡的原因。工人代表蘇維埃是唯一真的可以召開制憲會議的政府。我們社會主義者全擠到蘇維埃裡來了,但沒搞清楚它的意義。我們從蘇維埃這個形式往後退,想退到第二國際那裡去,而第二國際正跟在資產階級屁股後頭。資產階級共和國無力解決(戰爭)問題,因爲這個問題的解決帶有國際性。我們不擔保一定會解放(無產階級),而是說只有蘇維埃這種政權形式,才可能解放無產階級。除了工人、僱農和農民代表蘇維埃,任何政府我們都不要。(對群)說需要建立公社,他們聽不明白。但如果對他們說應該廢了警察,到處由工人、僱農和農民代表蘇維埃說了算,在蘇維埃裡面學習管理社會,這誰都能明白。管理社會的能力絕對不是看書能看來的。要試,要犯錯誤,慢慢學會管理社會。

第六點:

在農業綱領裡把重心轉移到僱農代表蘇維埃,沒收一切地主土地,全國所有土地國有化。對土地的具體管理由地方上的僱農和農民代表蘇維埃負責。要單獨成立貧農代表蘇維埃。在每個大地産單位成立由僱農代表蘇維埃控制的模範農場,並以公有制爲基礎。

農民到底有多複雜?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知道,這是一股力量。只要他們拿到土地,放心好了,他們誰也不會給的。我們的土改綱領的重心有所改變:核心應該是僱農代表蘇維埃。如果農民不能最終決定革命的成敗,還有德國工人呢。我們的農民……(原文如此)只要我們從地主手裡奪走土地,他們就再也奪不回去了。

以公有制爲基礎的經濟…………一定要單獨成立貧農代表蘇維埃。農民有窮富,還有僱農。僱農就算分到土地,也搞不起來像樣的生産。需要建立公有制爲基礎的大型模範農場。模範農場由僱農代表蘇維埃控制。大農場已經有了……(原文如此)

第七點:

立即把全國所有銀行合併爲一個全國性銀行,由工人代表蘇維埃控制它的營業情況。

"銀行是社會性大生産的會計方式(馬克思)"。戰爭教會了大家節約。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銀行在浪費公的錢。銀行是神經,國民經濟的核心。我們現在不可能把銀行抓到自己手裡,但我們可以宣傳工人代表蘇維埃合併並且控制銀行這個論點。

第八點:

不把"實現社會主義"作爲一個可以立刻實現的目標,而僅僅是主張工人代表蘇維埃應該馬上把社會化生産和産品分配控制在自己的手裡。現實生活和革命本身把制憲會議推到較次要的地位。法律的重要性不是體現在他們如何隆而重之地被寫在紙上,而是誰來執行它。無產階級專政已經(以工人代表蘇維埃的形式)存在著,但它自己不知道該怎辦。資本主義正轉向國家資本主義。

第九點:

黨的任務:

1.立即召開全黨代表大會。

2.修改黨綱,其中主要應補充一下幾點:

第一關於帝國主義;第二關於我們對國家的立場,以及我們要建立的是"公社國家"(也就是以巴黎公社爲原則建立的國家。列寧原注)的論述;第三修改過時的最低綱領。

3.更改黨名。(社會民主黨這個名字,由於它主要的領袖在全世界各地都出賣了社會主義,跑到資產階級陣營去了,比如護國派和考茨基等中派動搖分子。應改叫共產黨。列寧原注)。

第十點:

革新國際。

建立新的革命國際,反對社會沙文主義者,反對所謂的中派,[中派指社會民主黨內那些在社會沙文主義(所謂護國派)和國際主義之間動搖不定的分子,在德國是考茨基,在法國是龍格,俄國的孟什維克,義大利的圖拉基英國的麥克唐納。列寧原注]

總結

工人代表蘇維埃已建立,它有著巨大的影響,所有人都出於本能同情它,在這種本能裡蘊涵著比社會主義者的空話多得多的革命思想。如果工人代表蘇維埃能把管理社會的權力抓到自己手裡,自由的事業就有保證了。

否則的話,就算寫出全世界最好的法律,誰來執行它們?又是那些官員,而他們是和資產階級穿一條連襠褲的。

對各被壓迫階級不要說"實現社會主義吧",而要說"推行社會主義措施吧"。資本主義已經變了,軍事資本主義,不是戰前的資本主義。在戰術總結的基礎上,有必要走向實際工作了。必須馬上召開黨代會。必須修改黨綱,許多方面它已經過時了。必須修改最低綱領。

我個人建議改黨名爲共產黨。老百姓都明白共産主義這個詞。多數社會民主黨人成了叛徒。李卜克內西光棍一個。你們怕告別自己的回憶?但是要換裝就一定要脫掉髒襯衫,穿上新的。

爲什世界性的鬥爭經驗被社會民主黨頭頭們仍掉了?多數頭頭是叛徒。他們轉向到本國資產階級政府那裡去了。施德曼,普列漢諾夫、蓋得等人。怎辦,才能讓施德曼回心轉意呢?給他發電報?這種想法簡直等於掐死社會主義事業。騙局。

社會民主黨這個詞本身就不妥當。不要抓住舊的不放。它已經爛透了。想建立新黨?到那時所有受苦人都會來的。

我們宣告:左派已經和中派決裂了。左派路線在全世界都有支持者。群應該明白,社會主義運動在全世界都分裂了。護國派從社會主義運動中分家出去了。李卜克內西在本黨光棍一個,但他有未來。

我聽說,在俄國存在社會民主黨內各派的聯合傾向,特別是有人想和護國派聯合起來。這是對社會主義的背叛。我想,我寧可剩下自己一個人,象李卜克內西那樣,以一擋百。(報告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