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提纲发表66周年

 



导言

下面刊登的是列宁19174月回到俄国后,在布尔什维克派全国中高级干部会上的一次重要发言。这个纪录从未在苏联及中国大陆公开出版。

在俄国二月革命爆发之后,在外国及流放地的布尔什维克领导干部陆续回到彼得格勒。首先回去的包括卡米涅夫、斯太林等等。他们当时对临时政府采取批评地支持而非革命的立场。也就是说,同孟什维克没有基本分别。列宁一回国便反对这种立场。在这次长达十多天的会议上,许多人的发言显示出他们只想帮助自由派资产阶级在俄国夺权,至于工人政权,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工人出身的老布尔什维克、曾8次被沙俄当局流放的革命英雄纳根,对有人在会上提及"无产阶级专政"哧之以鼻。他说:"我们是来解决具体问题的,不是来清谈无产阶级专政的"。另一位追随列宁近20年、曾服过多年苦役的老布尔什维克维金斯基(注:不是后来指导中国革命的那个年青官僚维金斯基)在会上极力主张列宁派赶快与社会民主工党内其他各派统一起来,完成民主革命。与此相反,一部分与会者明确提出了战争问题、革命后新政府的帝国主义性质问题。老布尔什维克斯米尔诺夫指出:"苏维埃内部充斥着所谓的革命军官,他们自称代表工人和士兵,可你看看,苏维埃里面谁是沙文主义者?军官。谁反对立即土改?军官"

列宁的讲话,对几乎所有与会者都是个晴天霹雳。他根本未纠缠枝节问题,而是一开口即把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摆到议事日程上来。列宁的立场,简单归纳起来,可用"阶级对阶级"来形容:资产阶级政府只能维护本阶级利益,也就是继续帝国主义掠夺战争,而无产阶级渴望的和平只有在自己掌权后,才能实现。列宁指出:无产阶级其实已经通过苏维埃上台掌权了,只是在思想上还深受旧统治者的麻痹,意识不到自己的力量。许多俄国社会主义者打出"保卫祖国、保卫革命"的口号,诱导工农和士兵继续为资本家卖命,列宁直呼这些社会主义者是叛徒。

大革命的时代也是各种势力重组的时代。列宁讲话不久,他的组织经历了新的动荡。上面提过的维金斯基等人离开了组织,全国各地的许多组织发生分裂或完全脱离列宁派。不久,列宁派与托洛茨基为首的区联派合并。

这次会议的发言内容,包括列宁讲话以速记的形式被保存下来,但一直没公开发表。很多党内干部(比如斯大林和纳根)不愿让人知道1917年他们对所谓工人革命的现实性其实毫无认识。1929年托洛茨基被驱逐出苏联时,大规模的伪造历史运动已展开几年。有鉴于此,托洛茨基把自己所藏的一大批党内文件带走,才使得这次会议的发言内容见了天日。

本文的俄文本见于托洛茨基《斯大林的伪造学》一书中的附录,因原文太长,译者选择了最重要的列宁讲话来翻译。《斯大林的伪造学》据说早有中文本(内部发行),但我没找到。

赤军

2003/5/29



列宁191744日在彼得格勒列宁派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记录(会议主持人:季诺维也夫,书记:波基,德拉夫金娜)

在这里我只能大略列出几个要点,对每个要点加一评论。因为时间不多,所以我无法作一个系统的报告。

(目前我們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對(仍在進行的)戰爭採取什立場的問題。阅读俄国的报章文献,耳闻目睹这里的政治现实,可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护国派"占了上风,社会主义事业的叛徒占了上风,资产阶级对群的欺骗占了上风。已经暴露的一清二楚了:我们俄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形势跟(欧洲)其他国家的社运没啥两样:都在念护国派"保卫祖国"那本烂经。区别在于,别的交战国没有我们目前(二月革命后)争取到的政治自由,可以说我们这里的自由现在任何地方都比不了,所以俄国社运对全体国际无产阶级负有责任。(二月革命后)成立的新政府尽管许诺要"走向共和"云云,其实同旧俄当局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帝国主义政府。

二月革命后,由于利沃夫大公等人成立的俄国新政府仍然是一个为资本主义服务的政府,由于它领导下进行的战争,同过去几年帝俄政府参与的战争一样,还是掠夺性的帝国主义战争。因此,对我们俄国社会主义运动而言,对战争及其辩护士(所谓的革命护国派)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退让。

革命护国派以为二月革命后这场战争变成了保卫革命的战争,所以必须拥护。在真正的革命战争中,有觉悟的无产阶级自然不反对护国派的主张。但我们鉴别真假革命战争有三个标准:第一:政权属于无产阶级和拥护前者的贫农阶层;第二:真正地,而不是故作姿态地拒绝旧俄当局的割取外国土地的目标;第三:与我国及国外资本的利益完全绝裂。

许多群之所以赞成护国派的主张,是因为他们诚心实意的以为继续打仗是为了保卫革命成果,而不是为了夺取他国土地。他们是被资产阶级欺骗了。有鉴于此,我们应该特别耐心、全面和坚定地向群解释,打仗是为了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它是帝国主义战争,向群证明实现真正的和平必须以推翻资本的统治为前提。

我们必须在军队里最广泛地宣传这些观点。在军队中鼓励士兵们与敌军战士打成一片、联欢等等。

对我们而言,既然新政府打的仗还带有帝国主义性质,对护国派的主张就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退让。群看问题很实际,他们不爱转虚文,他们说:我们想保卫祖国,但是我们不想侵占别国领土。什時候新政府拒絕舊俄提出的割地要求,我們就在什時侯承認這是革命戰爭。

群看问题很实际,他们不爱转虚文。我们的错误正好在于光谈理论,不看实际。在真正的革命战争中,有觉悟的无产阶级不反对护国派的主张。与士兵群作工作,一定要讲实际,没别的办法。我们绝对不是和平主义者。主要问题:哪个阶级在领导战争?为银行利益服务的资产阶级,除了帝国主义战争,不可能打别的仗。工人阶级能够进行另一种战争,非帝国主义性质的战争。现在工人代表苏维埃里面掌舵的孟什维克们把这一点全给忘了!讀讀他們起草的蘇維埃決議吧,真讓人吃驚,那些自命社會主義者的人,怎寫得出這樣的決議。

目前我们俄国政治生活的一大特色,就是统治阶级从过去那种赤裸裸的暴力镇压转而采取极为隐蔽和高明的欺骗。我们当前的主要要求:真正地而不是仅在口头上取消旧俄政府的割地计划。资产阶级舆论攻击我们,说我们混淆割地的概念。在他们看来把波罗地海沿岸地区划入俄国不算割地。其实,把任何一块有本民族特色的土地强行并入另一国版图就意味着割地。任何一个民族,即使它在语言上与吞并它的国家相同,如果认为自己是一个单独的民族,违背它的意志而把它并入另一国就是割地。在俄罗斯,对这个问题存在着世代相传的偏见。

真正结束战争只有一个办法:与国际资本完全决裂。发动战争的不是几个个人,而是国际金融资本。与国际资本决裂不是件轻松的事,结束战争也不是件轻松的事。以为可以单方面结束战争,是天真,是小孩子式的想法……目前我们俄国社会主义者肩上的责任比其他国家的社运更大,我们有责任维护社会主义的荣誉。这个立场的困难在于……(原文如此)

由于许多群赞成护国派的主张,以为继续打仗是为了保卫革命成果,而不是为了夺取他国土地,我们应该特别耐心、全面和坚定地向群解释,实现真正的和平必须以推翻资本的统治为前提。对这一论点必须作最大范围地宣传。士兵们要求具体的回答如何结束战争。但是,如果我们告诉他们,几个掌权的"好人"能结束战争,我们就和江湖骗子没啥两样了。有必要告诫群。革命是件难事。不犯错误不可能。错误就在于我们还没有对"革命护国派"的观点作最大程度的揭露。"革命护国派"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不能光是……(原文如此)需要承认错误。怎辦?作解释工作。不懂什是社會主義……我們不是江湖騙子,我們的路線只能建築在群的自覺上。如果为此我们会沦为少数派,由他!有必要暂时拒绝领导地位,不要怕处于少数。当群说他们不想侵略别人,我相信。当我国大资本家的代表——比如利沃夫和古奇克夫——说他们不想侵略别人,他们在撒谎。当一个工人说他想保卫(二月革命后的)国家,这是一个被压迫者的本能反应。

第二点:

在俄国革命的第一阶段,无产阶级由于缺少组织性,而使资产阶级得到了政权;当前形势的特点,是革命正在向它的第二阶段过渡,向工人阶级和贫农夺权的阶段过渡。这个过渡阶段从一方面来说,向我们提供了最大程度的合法活动可能性(俄罗斯现在是所有交战国中最自由的国家)。另一方面没有对群的公开暴力镇压,最后一点是群普遍对新政府抱有轻信的态度,而新政府恰好是(群渴望的)和平和社会主义的最凶恶的敌人。

这些特点要求我们学会适应新的环境,要懂得如何在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无产阶级群运动中工作,这些群刚刚开始对政治生活产生兴趣。

爲什無產階級沒能在二月革命中奪取政權?——孟什维克说因为这个因为那个,扯蛋!真实的原因是无产阶级还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还没有足够的觉悟。对这两点应该坦率承认。具体的、实实在在的力量,目前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但资产阶级更有组织,更懂得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是个残酷的事实,但这一点必须公开地、直接地承认并告诉群,他们没有能立即夺权是因为不够有组织和有觉悟。千百万人给这场大战害得一贫如洗。千百万人已经丧了命。最发达的国家在毁灭,所以,他们面临着……(原文如此)

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的过渡,意味着工人阶级和贫农夺取政权。这个过渡向我们提供了最大程度的合法活动可能性——俄罗斯现在是全世界最自由、政治最先进的国家。另一方面是群普遍对新政府抱有轻信的态度。甚至我们布尔什维克中间也有轻信政府的苗头。对此的解释是二月革命带来的陶醉感。这(种轻信政府的态度)是社会主义的死亡。你们,我的同志们,对现政府太过轻信了!这样下去我们只好各走各路。就让最优秀的那部分社会主义者屈居少数地位好了。对我们来说,一个德国的李卜克内西比一百一十个俄国护国派社会主义者加起来还要重要。如果你们一面同情李卜克内西,一面向护国派伸出哪怕是一根手指头——你们就是国际社会主义事业的叛徒。作群工作言必称希腊,鬼才听呢。群有权……需要适应……转向……(原文如此),但还是需要。只要我们甩掉那些爱国的社会主义者,我们的路线就会是正确的。帝国主义战争会把那些受压迫的人都推向我们。没有别的争取群的方法。

第三点:绝对不支援二月革命后成立的临时政府。向群解释临时政府所有许诺都是欺骗,特别是它关于放弃割地的许诺。我们要作的是揭露,而不是"要求"这个临时政府,这个为资本家服务的临时政府不再为资本家服务,不再进行帝国主义战争。这种"要求"除了毒害群外没别的好处。"真理报"要求政府放弃割地。要求资本家政府放弃割地,简单是胡说八道,是戏弄……(原文如此)

从科学角度讲,这是个天大的骗局,全世界无产阶级,全……(原文如此)是到了承认错误的时侯了。到了结束那些欢呼、决议的时侯了。该干正经事了。需要转向清醒的……(原文如此)

第四点:承认在工人代表苏维埃里我们是很薄弱的少数派,面对的是所有小资产阶级、机会主义分子的统一战线,这些分子受到资产阶级的影响,并在无产阶级中推行前者的路线。向群解释,工人代表苏维埃是唯一真实可行的革命政府的组织形式。我们的任务,在这个革命政府还受到资产阶级影响的时侯,归结为系统地、耐心地、坚定地向群解释他们目前的革命战术错在哪里,这一解释工作要特别注意适应群的现实需求。

当我们暂时处于少数地位时,我们的工作是揭露和批评,同时全力鼓动由工人代表苏维埃掌握全部国家政权的必要性,只有这样群才能在自身的经验上避免犯错误。我们——布尔什维克习惯于在工作中追求最大限度的革命性,但这是不够的。要搞清……(原文如此)

真正的政府是工人代表苏维埃。不这样想就是犯无政府主义错误。公认的事实,是我们在苏维埃里是少数派。必须向群解释,工人代表苏维埃是唯一可能的革命政府,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除了巴黎公社。那,如果這個工人代表蘇維埃裡大都是些護國派分子,怎辦?只有继续向群解释,只有系统地、耐心地、坚定地向群解释他们目前的革命战术错在哪里。

当我们暂时处于少数地位时,我们的工作是揭露和批评,以便群摆脱幻想。我们并不想让群盲目的跟着我们跑,相信我们的每一句话。我们不想冒充半仙附体。我们需要的是让群在自身的经验中摆脱所犯的错误。(护国派分子起草的)工人代表苏维埃宣言里没有一个字带有阶级觉悟。一堆空话!毁掉一切革命事业的,就是空话,就是吹捧革命人民,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不要听信革命空话,特别是当它流行起来的时侯。

第五点:

不要议会制共和国。从工人代表苏维埃转向议会制共和国是个倒退。我们要工人、雇农和农民代表苏维埃共和国,要自下而上的组成起来。

取消军队、警察,(就是说以全民武装取代常备军。列宁原注),职业官员系统。

所有官员必须是自下而上选举产生,随时可以更换,他们的薪水不高于工人的平均工资。这是巴黎公社总结出的教训。考茨基忘了它,而1905年和1917年的工人学习了它。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恢复传统的警察,传统的军队。我党的纲领要换,它过时了。工人代表苏维埃——向社会主义迈出的一步。不要警察,不要军队,不要职业官员。召开制宪会议?谁来召开?写了一大堆决议,全是废话。我也愿意让制宪会议哪怕明天就开会,但相信大资本家会召开制宪会议,太天真。一切要求临时政府尽快召开制宪会议的呼吁,都是耍嘴皮子,是骗人不眨眼。革命呀,革命呀,可警察还是那个警察,革命呀,革命呀,当官的该干嘛还干嘛。这就是革命在死亡的原因。工人代表苏维埃是唯一真的可以召开制宪会议的政府。我们社会主义者全挤到苏维埃里来了,但没搞清楚它的意义。我们从苏维埃这个形式往后退,想退到第二国际那里去,而第二国际正跟在资产阶级屁股后头。资产阶级共和国无力解决(战争)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解决带有国际性。我们不担保一定会解放(无产阶级),而是说只有苏维埃这种政权形式,才可能解放无产阶级。除了工人、雇农和农民代表苏维埃,任何政府我们都不要。(对群)说需要建立公社,他们听不明白。但如果对他们说应该废了警察,到处由工人、雇农和农民代表苏维埃说了算,在苏维埃里面学习管理社会,这谁都能明白。管理社会的能力绝对不是看书能看来的。要试,要犯错误,慢慢学会管理社会。

第六点:

在农业纲领里把重心转移到雇农代表苏维埃,没收一切地主土地,全国所有土地国有化。对土地的具体管理由地方上的雇农和农民代表苏维埃负责。要单独成立贫农代表苏维埃。在每个大地产单位成立由雇农代表苏维埃控制的模范农场,并以公有制为基础。

农民到底有多复杂?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这是一股力量。只要他们拿到土地,放心好了,他们谁也不会给的。我们的土改纲领的重心有所改变:核心应该是雇农代表苏维埃。如果农民不能最终决定革命的成败,还有德国工人呢。我们的农民……(原文如此)只要我们从地主手里夺走土地,他们就再也夺不回去了。

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经济…………一定要单独成立贫农代表苏维埃。农民有穷富,还有雇农。雇农就算分到土地,也搞不起来象样的生产。需要建立公有制为基础的大型模范农场。模范农场由雇农代表苏维埃控制。大农场已经有了……(原文如此)

第七点:

立即把全国所有银行合并为一个全国性银行,由工人代表苏维埃控制它的营业情况。

"银行是社会性大生产的会计方式(马克思)"。战争教会了大家节约。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银行在浪费公的钱。银行是神经,国民经济的核心。我们现在不可能把银行抓到自己手里,但我们可以宣传工人代表苏维埃合并并且控制银行这个论点。

第八点:

不把"实现社会主义"作为一个可以立刻实现的目标,而仅仅是主张工人代表苏维埃应该马上把社会化生产和产品分配控制在自己的手里。现实生活和革命本身把制宪会议推到较次要的地位。法律的重要性不是体现在他们如何隆而重之地被写在纸上,而是谁来执行它。無產階級專政已經(以工人代表蘇維埃的形式)存在著,但它自己不知道該怎辦。资本主义正转向国家资本主义。

第九点:

党的任务:

1.立即召开全党代表大会。

2.修改党纲,其中主要应补充一下几点:

第一关于帝国主义;第二关于我们对国家的立场,以及我们要建立的是"公社国家"(也就是以巴黎公社为原则建立的国家。列宁原注)的论述;第三修改过时的最低纲领。

3.更改党名。(社会民主党这个名字,由于它主要的领袖在全世界各地都出卖了社会主义,跑到资产阶级阵营去了,比如护国派和考茨基等中派动摇分子。应改叫共产党。列宁原注)。

第十点:

革新国际。

建立新的革命国际,反对社会沙文主义者,反对所谓的中派,[中派指社会民主党内那些在社会沙文主义(所谓护国派)和国际主义之间动摇不定的分子,在德国是考茨基,在法国是龙格,俄国的孟什维克,义大利的图拉基英国的麦克唐纳。列宁原注]

总结

工人代表苏维埃已建立,它有着巨大的影响,所有人都出于本能同情它,在这种本能里蕴涵着比社会主义者的空话多得多的革命思想。如果工人代表苏维埃能把管理社会的权力抓到自己手里,自由的事业就有保证了。

否则的话,就算写出全世界最好的法律,谁来执行它们?又是那些官员,而他们是和资产阶级穿一条连裆裤的。

对各被压迫阶级不要说"实现社会主义吧",而要说"推行社会主义措施吧"。资本主义已经变了,军事资本主义,不是战前的资本主义。在战术总结的基础上,有必要走向实际工作了。必须马上召开党代会。必须修改党纲,许多方面它已经过时了。必须修改最低纲领。

我个人建议改党名为共产党。老百姓都明白共产主义这个词。多数社会民主党人成了叛徒。李卜克内西光棍一个。你們怕告別自己的回憶?但是要换装就一定要脱掉脏衬衫,穿上新的。

爲什世界性的鬥爭經驗被社會民主黨頭頭們仍掉了?多数头头是叛徒。他们转向到本国资产阶级政府那里去了。施德曼,普列汉诺夫、盖得等人。怎辦,才能讓施德曼回心轉意呢?给他发电报?这种想法简直等于掐死社会主义事业。骗局。

社会民主党这个词本身就不妥当。不要抓住旧的不放。它已经烂透了。想建立新党?到那时所有受苦人都会来的。

我们宣告:左派已经和中派决裂了。左派路线在全世界都有支持者。群应该明白,社会主义运动在全世界都分裂了。护国派从社会主义运动中分家出去了。李卜克内西在本党光棍一个,但他有未来。

我听说,在俄国存在社会民主党内各派的联合倾向,特别是有人想和护国派联合起来。这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我想,我宁可剩下自己一个人,象李卜克内西那样,以一挡百。(报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