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者的长征》

目录、绪言 第一章

〔法〕皮埃尔·弗朗克


目录

绪言

一、历史的连续性

二、1923年至1929年:苏联的布尔什维克—列宁主义派

1、苏联的政策

2、英俄委员会(1926年)

3、中国的第二次革命(1925-1927

4、不断革命论还是一国建设社会主义

三、1929年至1933年:国际左翼反对派的形成

1、保卫苏联

2、反对希特勒的危险的统一战线

3、为纠正共产国际的斗争

四、1933年至1938年:建立第四国际的准备

1、《四小组织的共同宣言》

2、第一个《过渡纲领》草案

3、「打进去主义」

4、法西斯主义兴起和战争将临

五、从第四国际成立到第二次世界代表大会(1938-1948年)

1、第四国际的成立(过渡纲领)

2、世界大战的考验

3、第二次世界代表大会

六、1948年至1968

1、从第二次世界代表大会到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分裂

战后的动乱

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危机

第三次世界代表大会(1951年)

建立革命政党的策略的转变

对第三次世界代表大会的评论

2、第四国际的分裂时期

1953-1954年的分裂

第四次和第五次世界代表大会(1954年和1957年)

危机和重新组合(第六次世界代表大会)

国际委员会

3、重新统一了的第四国际

重新统一代表大会(世界革命的现代辩证法)

对重新统一后的第四国际的攻击(分裂主义党派)

锡兰支部的蜕化变质

第四国际的各项运动(重新统一后的第二次代表大会)

七、世界形势的转变(1968年)

八、托洛茨基主义派的“长征”

九、为第四国际的生存而牺牲的人们

 


附录

一、重新统一的理论基础和政治基础

二、世界革命的现代辩证法(摘要)

1、殖民地革命

2、工人国家的政治革命

3、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

4、第四国际

 


绪言

迄今为止,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和第四国际的历史还没有任何人作过研究。目前在一些大学中正在进行的研究,只涉及某些时期或一些局限性很大的问题。我们写这本书,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使青年战士了解托洛茨基主义运动过去的情况。这本小册子的第一部分原系第四国际法国支部的一所学校于1948年所使用的课本,当时曾出版过。我们稍加修改后把这一部分重新出版,并补充了那时以来的情况。

在这本书的范围内,我们想提供第四国际历史的基本情况。迄至今日,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由于受本身力量所限,主要在思想领域内,通过分析以及对远景和纲领的制定来对阶级斗争施加影响。一般地说,它还不能通过其纲领和口号来动员群众和领导他们的行动,这种状况的客观原因将在这本小册子里述及。因而,第四国际史应首先叙述第四国际在大规模社会斗争中的立场——这种大规模的社会斗争在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存在的四十五年中,已成为世界的特征——并说明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在这些斗争中是怎样保卫和丰富了从马克思到共产国际头几次代表大会这一时期中所明确提出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我们力求阐明各个主要阶段的情况、第四国际必须解决的各种问题、第四国际曾经参与过的争论和它所采取的立场。

我们把这本书局限于第四国际运动的历史方面,不包括它的各个支部的历史,除非其中某一个支部在特定的时期内与第四国际运动的历史有着特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谈到它。

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历史几乎没有涉及有关历史学家称之为「阶段论」的问题。从1917年十月革命开始的、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在全世界胜利的时期,比当时任何人想象的要长得多,复杂得多。没有一个政治运动象托洛茨基主义运动那样紧随在十月革命之后发生,它的连续的各个阶段甚至同1923年以来的各个历史阶段都是一致的。当资本主义相对稳定时期开始时,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发生的革命浪潮进入低潮的时候在苏联诞生。它在1929年经济大危机期间向国际范围发展;1933年德国工人运动瓦解后它转而着手建立一个新的革命国际;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时,建立了第四国际;战后,当大规模的动乱出现时,它重新制定了方针。今天,随着世界形势于1968年开始转变,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也发生了新的转变。

在这本书中,我们只着重指出了对托洛茨基和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各式各样的诽谤,但是我们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毫无疑问,这个问题,由于其发生的规模和带来的迄今尚存的恶果,将是未来的历史学家进行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在上一世纪,福格特之流疯狂地诽谤马克思和他的支持者是解放运动中的一群魔鬼。这些诽谤同得到一些强国支持的、想把第四国际说成是二十世纪的一群魔鬼的诽谤相比是多么渺小无力.

在这本书中,有很多问题没有谈到。根据我们对此书确定的目标和篇幅,我们不能写进许多细节,不能用大量的引文来说明问题而又不增加二、三倍的篇幅。我们必须选择主要的:我们希望做到正确地阐明托洛茨基主义者在理论和实践方面、在保卫先前采取的立场方面,以及在所有的困难时期中(其困难程度由于托洛茨基主义运动进行斗争的条件而大为增加),在由于世界的变化而产生的新问题的面前所采取的新立场方面的国际进程。

本书作者四十多年来参加了托洛茨基主义者的「长征」,并在1931年第一次进入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国际领导机构。虽然这本书广泛地表达了许多第四国际领导成员的观点,但是不能把它当作第四国际的「官方」历史。对马克思主义者来说,我们认为不可能有「官方」的历史,包括他们自己的组织的「官方」历史。组织是政治斗争的工具,它不可避免地需要根据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决定行动路线。历史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用来决定政策,但是历史不能由政策来决定。如同在其它问题上一样,斯大林主义在这个问题上抛弃了马克思主义,迫使受其掌握的历史学家写「官方」的历史,事实上就是勒令他们按照当时的路线定期地重写历史。他们最后只能伪造历史并且显得越来越没有能力从历史中总结出客观的教训。

皮埃尔·弗朗克
1968
1115

在本书的第二版中,我们补充了若干页材料,旨在位本书补上在过去三年中第四国际的活动。同样,我们在书的某些部分增加了若干段落,以便更好地说明第四国际所采取的某些立场。

皮埃尔·弗朗克
1972
4


第一章、历史的连续性

当斯大林的蜕化变质刚开始的时候,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在1923年诞生了。从那时起,它经历了我们时代所有的重大事件,并在这些事件中在世界范围内保证了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连续性。在共产主义者同盟和第一国际之间,有一个十二年左右组织上中断的时期(虽然马克思和思格斯个人保证了政治上的连续性);从第一国际到第二国际,也出现过近十五年的组织上的中断(政治上的连续性则由恩格斯个人保证,他以同各主要国家的党的领袖保持联系的方式建立了一个国际中心);从第二国际到第三国际,其间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战争期间布尔什维克党和齐美尔瓦尔得派维持了马克思主义的运动,使之没有中断。

我们是在第三国际中诞生的。从1923年至1933年,我们作为共产国际的派别,曾在第三国际内部或者外部,为夺取中间派的领导权,并使第三国际走上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的道路进行过斗争。当客观条件不容许我们坚持这个目标时,我们就毫不停顿地转向建立新的党派和一个以共产国际头四次大会为基础的新的革命国际。尽管1923年以后工人运动遭到严重挫折,尽管十月革命发生蜕化变质,尽管斯大林主义在工人阶级中所起的可耻的作用,革命运动的连续性并未中断,也并未停顿下来。

一个革命组织的代表大会和决议并不是简单的形式问题,也不仅仅是确定当前的政策。代表大会和决议记载由党构成的集体的经验、它的行动准则、它在不断更新部分成员的同时继续活动的范围。就是组织不再存在了,这一切对那些想在以后重新建立革命政党的人仍然是有用的历史数据。但只是作为历史资料而已。要恢复和重新确定组织的适当范围,就不可避免地需要进行各种尝试,有时要经历一段很长的时间。第三国际的蜕化和由此而来的涣散无力,严重地阻碍了历尽千辛万苦的我们运动的前进步伐。但只要稍为想象一下,如果马克思主义的传统曾经中断或在某个时期不再有国际马克思主义的中心了,当时会发生什么情况,这就足以使我们理解当时各种困难会增加到怎样的程度,一些革命者要重建一个坚定的政治运动和一个国际领导机构就会需要逾越更大的障碍。

历史将会表明,在托洛茨基的整个事业中,在保持革命的连续性方面,托洛茨基占有重要的地位。如果说我们各种不同的组织都曾用过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者和布尔什维克—列宁主义者的名称的话,那么历史也必将理所当然地以托洛茨基主义者的名称赋予我们(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