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社会主义概要

新苗社(现名先驱社)

1988

第一节: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一方面带来高度发展的生产,使社会生产品丰富到过去时代不能想象的程度,而且生产技术发达到能够生产出足够的产品来满足全人类的合理需要,根本消灭贫富的差别,但是另方面,由于大规模的生产数据和生产品都掌握在极少数的大资本家手中,这些资本家纯粹按照他们自己赚得利润的多少来决定生产的方针,所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又给工人阶级带来许多深重的苦难:相对的(有时甚至是绝对的)贫困化、经济危机、失业、帝国主义战争等等。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早在19世纪中叶已经指出了,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一定会促使全世界的工人阶级起来革命,建立工人阶级的政权,把大规模的生产数据收归公有,按照全体劳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来实行计划经济,最后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没有贫困,没有阶级差别,没有种族、性别的歧视,没有战争,生产劳动不再是沉重的负担,人人的才智和兴趣都有机会自由发展。这条社会主义的道路是全世界劳苦人民寻求解放的唯一正确道路,也是一切关心整个人类的出路、有远见、不自私的人士所应该选择的唯一道路,如果人类不在工人阶级领导下走这条革命道路,或者工人阶级的世界革命最后竟失败了,那些在资本主义时代得到惊人发展的生产力就会反过来成为破坏人类文明的力量,使人类陷入新的野蛮时代。

世界工人阶级的革命从1917年开始实现了。首先在俄国建立起第一个工人国家,然后又在南斯拉夫、中国、古巴、越南等十几个国家建立了工人阶级的政权。这些工人国家的陆续出现,证明马克思主义所指出的历史趋势是正确的。

第二节:

但是工人阶级革命的道路上充满了曲折和险阻。不但革命迟迟未能伸延到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带(西欧和美国),而且那些已经成立了的工人国家普遍显出了可怕的不健康现象:工人群众的政治权力重新丧失掉(如苏联)或者一开始就未能直接掌握到(如中国),原先领导革命的共产党堕落成为新的特权集团(官僚层)的代表,这个新统治层垄断了国家政权和国有财产的管理权,对待工农群众的专横残暴的程度不下于资产阶级的法西斯党,工人群众在他们统治下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不比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好。因此,自从30年代以来,就有一股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工人阶级革命理论也是一种空想社会主义的潮流。这种思想是各国(尤其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走上革命道路的一个重大障碍。我们反对这股悲观的思潮。我们认为:既然在一小撮垄断资本家掌握住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国家政权的地方(帝国主义国家),工人阶级都有时能够争取到合法的民主权利和相当的生活改良,就毫无理由断定经过工人阶级革命而把国家政权和生产资料都正式宣布为工人阶级所有之后,工人阶级反而不可能真正掌握政治和经济的大权,真正为自己谋幸福。今天工人阶级在中国和苏联等国家的悲惨生活,不是工人阶级革命的必然结果,不是共产主义的必然现象。恰恰相反,那正是工人阶级革命还没有彻底胜利,共产主义还远远没有真正实现的结果。恰像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必然驱使工人阶级起来实行反资本主义的革命一样,变态工人国家里的社会矛盾也必然要引起工人阶级更进一步的革命,那就是推翻官僚专制但是保存国有财产制度(而且让国有财产制度的优越性真正发挥出来)的政治革命。这种革命的尝试也同样早已发生过了。社会主义者的责任,是促成这种革命的最后胜利。

第三节: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资本主义经历了一次长达25年的经济繁荣。这个长期繁荣配合着工人国家的种种令人失望的现象,使一种改良主义的幻想流行起来。这种幻想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摆脱了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能够永久维持繁荣,保证充分就业,并且不断地提高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和其它权益,因而使工人阶级根本没有起来革命的需要。自从1974年发生世界资本主义的衰退以来,这种幻想日益明显地受到事实的批驳了。生产过剩的危机已经一再出现,工人大批失业,资产阶级由他所控制的国家机关带头向工人阶级过去取得的权益进攻(大肆削减社会福利开支,对工会权利严加限制等等)。尽管世界帝国主义集团已经一再挫败于工人阶级和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革命斗争,而且现在仍旧处于不利形势中,它却并不放松在世界各地进行着的反革命斗争,同时继续为准备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而扩充军备。因此,我们坚决排斥任何美化资本主义、认为可以经过逐渐改良而把资本主义根本改造的思想。

第四节: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开始就是以国际经济分工为基础而发展起来的。国际经济分工的大大扩展,是社会生产力在资本主义时代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那比资本主义更进步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自然要以密切的、有计划的国际经济分工合作为基础。这就是工人阶级的革命必须是世界革命的根本原因。如果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工人阶级在进行革命斗争的时候不根据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利益和整个世界形势去考虑采取什么政策,就不可能得到持久的、彻底的胜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国家已经组成了一个反革命大同盟,合力镇压和防阻任何一国、任何一个地区的工人阶级和一切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从60年代起一直到最近,苏联和中国的斯大林主义共产党反而互相把对方当作敌国,争着去讨好、拉拢世界帝国主义集团,这是对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极端有害的做法,也是苏、中共产党早已堕落成为反动政党的明显证据之一。我们反对那种认为在一国范围内可以把社会主义建设成功的反动幻想(我们自然完全承认工人阶级可以在个别国家首先夺取政权并且开始社会主义的改造和建设),反对根据这种幻想而制订的只顾本国眼前的利益而牺牲世界革命的远大利益的政策,尤其反对「社会主义」的大国欺负小国的政策。我们坚持国际主义的革命立场。

第五节:

想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不但必须工农群众英勇地起来斗争,而且必须工人阶级对革命的道路有清楚的认识。这条道路的基本方向虽然早在19世纪中业已经由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了,但是历史证明这条道路是十分曲折的,工人阶级在前进时不断碰到新的岔口,需要作出困难的选择。工人不是人人都有能力自己去作正确的选择。因此工人阶级需要一批有广博的知识和经验、能够高瞻远瞩,而又十分忠于革命事业的带路人,需要一个先锋队,这就是工人阶级的革命党,也就是真正的共产主义党。革命的准备工作,主要就是在工人阶级里面锻炼,选拔出一个胜任的革命党。

工人阶级的革命党是工人阶级革命的领导者、也是工人政权的领导者。但是,这个领导权必须真正是由工人群众授给的,而不是自己霸占的。真正的工人革命党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承认整个工人阶级有权对它表示不信任,把领导权交给另一个党。任何革命的工人政党掌握政权以后,一旦脱离工人群众的民主监督,成为不可合法撤换的执政党,就不可避免堕落,变成代表新的特权阶层的反动统治党。因此我们从原则上反对一党专政,反对任何一个党专政的制度,坚持在工人国家里工人阶级应有权组成多党。我们认为多党民主制是工人国家健全发展的主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