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菲德爾卡斯特羅(寫於一九六五年)

格瓦拉

菲德爾:

此刻我憶起許多往事,憶起在瑪利亞安東妮婭家跟你結識的情況。憶起你建議我到你這裡來,憶起當時的籌備工作是何等的緊張。

有一天,有人問我們,萬一我們死了,應該通知誰,這種實際可能性使我們震驚,後來我們知道了,在革命中(如果這是真正的革命的話),的的確確不是勝利就是犧牲,在通往勝利的路上,很多同志都倒下了。

今天,這一切已經不再具有那麼濃厚的戲劇性的色彩了。因為我們更加成熟了,但是這種情況是會重演的。我覺得,我已經完成了把我同古巴土地上的古巴革命結合在一起的一部分職責。因此,我要向你,向同志們,向你的人民同時也是我的人民告別。

我正式辭去我在黨的領導機構中的職務和我的部長職務,放棄我的少校軍銜和我的古巴國籍。從此,我和古巴不存在什麼法律上的聯系了,僅存的是另一種聯系,而這種聯系是不能像職務那樣辭去的。

回顧我過去的生活,我認為,為了鞏固革命的勝利,我是鞠躬盡瘁地工作的,我唯一嚴重的錯誤是,我上馬埃斯特臘山之後,未能從最初一刻起就更充分地信任你,未能盡快地看出你身上那種領袖和革命家的品德。

我度過了壯麗的歲月;在加勒比海危機期間那些光輝而又不幸的日子裡,在你身旁,我感到屬於我們的人民而自豪。

你作為國務活動家,很少有比在那些日子裡表現得更光輝奪目的了,我同樣也為我當時能夠毫不動搖地追隨你,能夠在考慮和觀察問題、估計危險性和堅持原則方面都同你一致而感到自豪。

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需要我去獻出我微薄的力量。由於你擔負著古巴領導的重任,我可以去做你不能去做的工作。我們分別的時候到了。

你要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是悲喜交集:在這裡,我留下了我作為一個創業者的最美好的希望,留下了我最親愛的人……留下了把我當作一個兒子看待的人民;這使我內心深感痛苦。我將把這些東西帶到新的戰場上去,即你灌輸給我的信念、我的人民的革命精神和履行我最神聖的天職的心情:哪裡有帝國主義,就在哪裡同它鬥爭;這一切足以鼓舞人心,治癒任何創傷。

我再說一遍,我不要古巴負任何責任,我只是學習了古巴的榜樣而已。如果我葬身異國,那麼我臨終時想到的將是古巴人民,特別是你。我感謝你的教導和你的榜樣。我過去一貫同意我們革命的外交政策,並將繼續如此。無論到什麼地方,我都將意識到作為一個古巴革命者的責任,並且就像一個古巴革命者那樣行事。我沒有給我的妻子和子女留下任何財產,我並不為此難過,反而感到高興。我不為他們提出任何請求,因為我知道國家會他們作出充分安排,讓他們能夠生活和受教育。

我還有許多話要向你和我們的人民講,但是我覺得沒有必要多講了,千言萬語表達不了我要說的一切,又何必浪費筆墨呢。

祝永遠勝利!誓死保衛祖國!

用全部革命熱情擁抱你。

切寫於哈瓦那“農業年”

(原載《黑板報文藝》2000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