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菲德尔卡斯特罗(写于一九六五年)

格瓦拉

菲德尔:

此刻我忆起许多往事,忆起在玛利亚安东妮娅家跟你结识的情况。忆起你建议我到你这里来,忆起当时的筹备工作是何等的紧张。

有一天,有人问我们,万一我们死了,应该通知谁,这种实际可能性使我们震惊,后来我们知道了,在革命中(如果这是真正的革命的话),的的确确不是胜利就是牺牲,在通往胜利的路上,很多同志都倒下了。

今天,这一切已经不再具有那么浓厚的戏剧性的色彩了。因为我们更加成熟了,但是这种情况是会重演的。我觉得,我已经完成了把我同古巴土地上的古巴革命结合在一起的一部分职责。因此,我要向你,向同志们,向你的人民同时也是我的人民告别。

我正式辞去我在党的领导机构中的职务和我的部长职务,放弃我的少校军衔和我的古巴国籍。从此,我和古巴不存在什么法律上的联系了,仅存的是另一种联系,而这种联系是不能像职务那样辞去的。

回顾我过去的生活,我认为,为了巩固革命的胜利,我是鞠躬尽瘁地工作的,我唯一严重的错误是,我上马埃斯特腊山之后,未能从最初一刻起就更充分地信任你,未能尽快地看出你身上那种领袖和革命家的品德。

我度过了壮丽的岁月;在加勒比海危机期间那些光辉而又不幸的日子里,在你身旁,我感到属于我们的人民而自豪。

你作为国务活动家,很少有比在那些日子里表现得更光辉夺目的了,我同样也为我当时能够毫不动摇地追随你,能够在考虑和观察问题、估计危险性和坚持原则方面都同你一致而感到自豪。

世界的另外一些地方需要我去献出我微薄的力量。由于你担负着古巴领导的重任,我可以去做你不能去做的工作。我们分别的时候到了。

你要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是悲喜交集:在这里,我留下了我作为一个创业者的最美好的希望,留下了我最亲爱的人……留下了把我当作一个儿子看待的人民;这使我内心深感痛苦。我将把这些东西带到新的战场上去,即你灌输给我的信念、我的人民的革命精神和履行我最神圣的天职的心情:哪里有帝国主义,就在哪里同它斗争;这一切足以鼓舞人心,治愈任何创伤。

我再说一遍,我不要古巴负任何责任,我只是学习了古巴的榜样而已。如果我葬身异国,那么我临终时想到的将是古巴人民,特别是你。我感谢你的教导和你的榜样。我过去一贯同意我们革命的外交政策,并将继续如此。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将意识到作为一个古巴革命者的责任,并且就像一个古巴革命者那样行事。我没有给我的妻子和子女留下任何财产,我并不为此难过,反而感到高兴。我不为他们提出任何请求,因为我知道国家会他们作出充分安排,让他们能够生活和受教育。

我还有许多话要向你和我们的人民讲,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多讲了,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要说的一切,又何必浪费笔墨呢。

祝永远胜利!誓死保卫祖国!

用全部革命热情拥抱你。

切写于哈瓦那“农业年”

(原载《黑板报文艺》2000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