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托派組織的由來與演變

高 放

 

 

編者按:讀過《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印象,托洛茨基是一個混入蘇共的極為陰險、兇惡的反革命兩面派,托派份子是一幫叛徒、間諜、賣國賊。這種印象,直到1998年蘇共為托洛茨基平反後才開始改變。現在我們轉載的是研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的著名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政治學系教授高放先生的長文,它闡述了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分歧及其托洛茨基被打成「反革命派」以至被暗殺的經過,介紹了托派第四國際的建立和活動,分析了各國托派組織存在、發展至今的原因。尤其難得的是,作者經過詳細調查和獨立思考,提出:「從近幾十年實踐活動來看,托派組織著實為廣大貧苦工人和失業者謀權益...使它與一部份工人、尤其是貧苦工人保持了較為密切的聯繫,在他們之中紮下了根,成為他們的代言人和代表者,成為他們的政黨。」托派最早預見了工人國家的官僚層復辟資本主義:「蘇聯於1991年亡黨亡國之時,許多人都驚訝不已,產生諸多疑問。唯獨托派顯得神態自若,心中有數。」而且「托派組織在一些國家的影響已經超過了共產黨」。這些來自中國著名學者的觀點,無疑是為托派翻案的一次大膽嘗試、一次思想大解放,對於人們重新認識托洛茨基主義和國際社會主義運動必然會起很大促進作用。

高放先生被中國學術界稱譽為「思想高度解放的學者」。他呼籲黨內民主和人民民主,主張實行「社會主義多黨制」,認為對托派需重新認識。去年,中國書籍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三卷論文結集《政治學和政治體制改革》、《縱覽世界風雲》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別史》。我們現在轉載的這篇文章,大致內容已收錄在他主編的《科學社會主義的理論與實踐》修訂第三版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1月版)。

 

 

托洛茨基派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一支獨立、獨特的小黨派。它原本是上個世紀2030年代因蘇聯共產黨黨內鬥爭造成組織分裂而留傳下來的,至今在國際工人群眾和知識分子中仍有一定影響,值得我們重視和研究。

 

托洛茨基派如何從革命派變為「反革命派」

 

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茨基1879年生於烏克蘭一個猶太富農之家,19歲在敖德薩中學讀書時,因參加工人運動被沙皇專制政府逮捕,流放西伯利亞四年。1902年逃往西歐,結識列寧並參加列寧創辦的《火星報》工作。1903年參加重建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工作。當黨內分裂為布爾什維克與孟什維克兩派之後,他起先參加孟什維克,旋即退出,自成一派,獨立活動,長期游離於布爾什維克與孟什維克之間。1905年俄國革命爆發後回國活動,被革命工人推選為彼得堡蘇維埃主席,革命失敗後年底再次被捕流放。途中逃脫,又流亡西歐從事革命活動。1916年被法國當局驅逐出境,轉到美國。1917年俄國二月革命後回到彼得格勒(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彼得堡改名彼得格勒),7月被資產階級臨時政府逮捕,這時他被秘密接受加入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並被選為中央委員。9月獲釋出獄,再次當選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為加強對武裝起義的領導,1010日布爾什維克黨中央成立臨時性的政治局,他與列寧等當選為政治局委員。他實際上負責領導首都的武裝起義。十月革命勝利後,先後任工農政府外交人民委員和陸海軍人民委員。19189月成立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他任軍委主席;19193月俄共(布)中央正式建立政治局,他被選為政治局委員。1920年當選共產國際執委會候補委員,1921年為正式委員。他一向在很多問題上與列寧觀點不同,但是列寧善於求同存異,既嚴厲批評他的錯誤,又委以重任。列寧在1922年底《給代表大會的信》中指出:托洛茨基「具有傑出的才能。他個人大概是現在的中央委員會中最有才能的人,但是他又過份自信,過份熱衷於事情的純粹行政方面」。列寧同時又講到:「斯大林同志當了總書記,掌握了無限的權力」,「斯大林太粗暴」,為此他建議另外任命一個較為耐心和謙恭的人來擔任總書記,以防止黨分裂。他還語重心長地警示:「現時中央兩位傑出領袖的這兩種特點會出人意料地導致分裂,如果我們黨不採取措施防止,那麼分裂是會突然來臨的。」列寧臨終憂慮的焦點,後來不幸而言中。

 

斯大林自19224月就任總書記以來,如列寧所指出的「掌握了無限的權力」。這不僅引起列寧的不滿,而且領導層中許多人也很有意見。托洛茨基於1923年秋聯合一批反對派分子向中央提出《46人聲明》,要求實現黨內民主與自由,重新討論黨的經濟政策。19241月列寧逝世後,黨內進而爆發了重大爭論。托洛茨基不同意斯大林的「一國建成社會主義」的理論,主張「不斷革命」和「世界革命」。在如何理解列寧主義和十月革命的歷史經驗以及社會主義建設的方針政策問題上雙方也有分歧。托派儘管有錯,這本來可以按照列寧在世時採取的求同存異和民主集中制的原則來解決。關鍵是托派還提出了黨內存在「錯誤的、不健全的制度」,「黨正在日益分裂為書記特權階層和『普通人』」,因此要求用「黨內民主」、「黨內自由」取代「書記處官僚主義」。列寧在「政治遺囑」中剛提出要撤換總書記,現在托洛茨基又拉幫結派群起而攻之,這無異於雪上加霜,對總書記斯大林的個人權力構成嚴重威脅。因此斯大林要糾合多數,以理論鬥爭、路線鬥爭的幌子,通過政治鬥爭徹底消滅托派。在短短四年之中,他分五步給予托洛茨基致命打擊。第一步是1925年初中央作出決議,譴責托派的反黨活動,撤銷托氏的軍委主席和陸海軍人民委員職務;第二步是192610月撤銷其政治局委員職務,隨後又撤銷其共產國際執委會委員職務;第三步是1927年底將托派骨幹開除出黨,這是黨內最高的處分;第四步是192811月,斯大林將托氏實際上作為反革命分子流放阿拉木圖。當年因投身革命曾經兩次被專制政府流放的托洛茨基,現在因堅持自己的「不斷革命論」和要求黨內民主自由,又被革命政府流放了。

 

托派第四國際的建立和幾十年來的活動

 

1929年初,托派進而又被斯大林採取第五步措施,即把托洛茨基驅逐出蘇聯,對留在國內的托派分子加以逮捕監禁。斯大林自以為這樣就消滅托派了。然而托洛茨基這個被列寧稱為「最有才能的人」卻在國際舞台上大顯身手。他四處活動,把各國的托派會聚一起,於1938年建立第四國際,取名世界社會主義革命黨,還先後在歐、美、亞多國組成支部,為實現托洛茨基的「不斷革命」和「世界革命」激進主張而奮鬥。托派在國外建黨、建立第四國際與第三國際(即共產國際)、與蘇共對抗的活動,尤其是托洛茨基著書立說批判斯大林專橫和蘇聯官僚集團的活動,更加激怒了斯大林。他借1934年在列寧格勒市發生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基洛夫被暗殺事件,採取嫁禍於人的辦法,硬說這是托派分子奉帝國主義旨意密謀策劃的。斯大林於1936年和1937年捏造了存在有「托洛茨基反蘇平行總部」的反革命陰謀暗殺組織,因而判處了一大批托派分子死刑或長期徒刑,同時還在許多國家開展了反對托派反革命活動的鬥爭。把托派定性為反革命大叛國案,把托洛茨基分子定位為帝國主義間諜匪幫。這是斯大林製造的最大國際冤案。斯大林親自指揮蘇聯國家情報機關多次策劃,於1940年派人到墨西哥刺殺了托洛茨基。他以為從此各國托派群龍無首,就會自動作鳥獸散。殊不知這種不正當做法反而使各國托派更加看清了蘇聯領導人專制獨裁、心狠手辣的真面目,更加堅定地要為實現托洛茨基主義的「不斷革命」和「世界革命」的社會主義理想而奮鬥。因此在第三國際於1943年解散後,托派第四國際反而獲得了新發展。

 

第四國際黨內有民主自由,然而時常因意見分歧而爭執不下,派別林立,甚至組織分裂。有好多托派組織單獨活動,不加入第四國際。總的看來,第四國際是一個較為鬆散、軟弱的國際組織。第四國際的發展大體上經歷了如下六個波浪式的曲折、成長階段。第一階段,19291938年,積極籌備、艱苦創業。先在各國建立托派組織,1930年組成國際共產主義同盟,1933年創辦《新國際》期刊,1938年在巴黎召開第一次世界代表大會宣告成立第四國際。第二階段,1938年至1945年,備受腹背雙重打擊,忍辱負重渡過難關。托洛茨基父子先後被蘇聯派人暗殺,托派被誣陷為帝國主義間諜特務,但是托派堅持反法西斯鬥爭,眾多骨幹分子慘死於法西斯集中營。第三階段,19451952年,戰後恢復元氣,重振旗鼓。1948年召開第四國際二大,在各國重建組織。第四階段,19531968年,戰略重點從歐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轉移到亞非拉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國家。第五階段,19681991年,面向青年學生和現代化企業,力求全面振興。第六階段,1991年到現在,在蘇聯東歐發生劇變後,總結歷史經驗,反對資本主義全球化所造成的深重危機,力求全面為世界新秩序和世界社會主義而鬥爭。

 

各國托派組織能夠活動延續至今的五個原因

 

世界各國的托派組織就其總根源來說都是蘇共黨內鬥爭遺留下來的政治和組織產物,所以有人以為隨著蘇聯對托派的平反和蘇共的覆亡,托派也就會衰落甚至消失。其實不然,蘇聯最高法院確曾於198884日宣佈,經過對30年代所謂「托洛茨基反革命平行總部案」的重新審理,認定當年對其「指控毫無根據」,所以決定取消原判,為此案「涉及到的所有人恢復名譽」。蘇共中央也於同日發表公報,為托派恢復名譽;蘇共本身又於19918月自行解散。而各國托派組織近年來反而更加活躍。這主要有以下五方面的原因。

 

一、托洛茨基的精神遺產有很強的凝聚力。托洛茨基留下了大量著作,在他被驅逐出國以後就發表有《不斷革命論》(1929年)、《俄國革命史》(兩卷本,1932年)、《被背叛的革命》(1936年)、《斯大林主義與布爾什維克主義》(1937年)、《過渡綱領》(1938年)等。在這些論著中,他批判了斯大林個人集權化和蘇聯社會官僚化的弊病,論證了一國不能建成社會主義,揭露了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和深刻危機,指明了民主革命與社會主義革命的不斷性以及社會主義革命、世界革命的不斷性,展示了建立歐洲社會主義聯邦和世界社會主義聯邦的前景。托洛茨基的一系列理論觀點構成托洛茨基主義,被稱為革命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的新發展。《托洛茨基全集》的出版和托洛茨基代表作的不斷傳播,為延續托洛茨基主義凝聚力起了重要作用。還有一個因素值得重視,這就是波蘭思想家、著作家伊‧多伊徹(1906-1967)的一部名著。他於1926年參加波共,1932年因參加波共的托洛茨基反對派而被開除黨籍,1939年流亡倫敦成為學者。他於5060年代用英文寫成了被稱為「先知三部曲」的三卷本托洛茨基傳記,均由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隨後被譯成多種文字出版。中譯本是1998年由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共計120萬字,書名分別為《武裝的先知托洛茨基:1879-1921》、《被解除武裝的先知托洛茨基:1921-1929》、《流亡的先知托洛茨基:1929-1940》。從這三本書的書名上就可以看出,作者是把托洛茨基推崇為「先知」來樹碑立傳的。這部書由於被英國學者在報刊上評定為「最激動人心的讀物」、「用英文寫成的最優秀的傳記」、「對任何一個對蘇俄和國際共產主義歷史感興趣的人都是必讀書」,所以近半個世紀以來傳播甚廣,它成為增強托派成員凝聚力的粘合劑。

 

二、托派後繼有人,理論上能夠創新。最有成就的是比利時托派理論家歐內斯特‧曼德爾(1923-1995)。他從青年時期起就參加工人運動,1939年加入屬於第四國際的社會革命黨,積極投身反法西斯抵抗運動,曾經三次被捕入獄,後來當過記者,辦過報刊。他著述豐碩,主要有:《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1970),《晚期資本主義》(1975),《關於過渡社會的理論》(1976),《從斯大林主義到歐洲共產主義》(1978),《今日革命馬克思主義》(1979),《權力與貨幣:馬克思主義的官僚理論》(1992),《從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文集,1995),《馬克思主義與第四國際》(文集,1995)等(以上各書大都有中譯本)。曼德爾在這些論著中論證了20世紀後半葉的資本主義是繼自由資本主義、壟斷資本主義之後晚期的資本主義;晚期資本主義新的基本矛盾的激化必然為實現不斷革命和世界革命創造更有利的條件;世界革命將在新殖民主義世界、斯大林主義官僚主義世界和帝國主義世界三大地區不斷爆發,形成新的不斷革命;過渡社會主要是防止工人國家官僚化;第四國際要成為保衛所有窮人利益的唯一國際組織,其成員就要參加到群眾工人政黨中去。曼德爾等人的著述成為團結新托派的精神支柱。

 

三、蘇聯亡國和蘇共亡黨更加增強了托派第四國際和各種托派組織的活力。當今托派認為正是托洛茨基最早預見到蘇聯和蘇共的必然滅亡。托洛茨基早在1924年就提出「一國不能建立社會主義」,1936年又認定蘇聯是「由新的特權階層來管理的並被他們叛賣了的國家」。同時他還預言:蘇聯要真正走向社會主義,就需要一場用暴力推翻蛻化變質的官僚集團統治的工人政治革命;蘇聯要回到資本主義去,就需要一次社會反革命,即推翻生產資料和土地的國有制並恢復私有制。談到蘇共黨內實際情況時,托洛茨基於1927年就提出:「一個領導黨員(首先是書記)的實際權利要比一百個對普通黨員的實際權利大得多。這種日益以黨機器代替黨的情形是由斯大林『理論』所促成的」,「黨內民主的死亡導致工會和其他所有非黨群眾組織內的一般工人民主的死亡」。黨內民主和一般工人民主死亡的國家,遲早是要死亡的。所以蘇聯於1991年亡黨亡國之時,許多人都驚訝不已,產生諸多疑問。唯獨托派顯得神態自若,心中有數。曼德爾在199223日發表的《戈爾巴喬夫下台的前因後果》一文中指出:「戈爾巴喬夫改良蘇聯官僚政權的失敗,證實了官僚層的自我改良企圖是不可能成功的。」19941111日,他在《今日的世界社會主義革命——教派主義還是革命馬克思主義》一文中又說:「托洛茨基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發展的最重要貢獻之一,就是他認定斯大林主義官僚層是一個保衛特殊物質利益的特定社會階層的觀念。(這也應用到斯大林主義後的官僚層)解切說來,從長遠觀點來看,這個官僚層客觀地推進資本主義的復辟。」中國托派92歲老人鄭超麟於1992618日寫成的《1992年提綱草案》中也說:蘇聯滅亡了,「於是全世界大呼:『社會主義破產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破產了!』世界上各種政治派別中,唯獨我們托洛茨基派能夠氣壯地說:這是斯大林主義的破產,不是社會主義的破產,更不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破產。」「因為托洛茨基最早提出一國不能建立社會主義的理論,來反對1924年秋斯大林提出的『一國建立社會主義』的理論。」可以這樣說,自從蘇聯亡黨亡國後,托派第四國際和各種托派組織從某種意義上說顯得更有自信心、凝聚力和吸引力了。

 

四、20世紀80年代以來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新發展和大發展,加劇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國內貧富兩極的分化和國際上南北兩極分化,資本主義的各種矛盾更加深化,這托派第四國際和各種托派組織的活動提供了更充分的社會條件。上述曼德爾的有關論著和第四國際1985年第十二次世界大會、1991年第十三次世界大會、1995年第十四次世界大會,曾經討論了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生態危機和環境危機、資本主義經濟長波的幾個階段、世界經濟充滿矛盾的均勻化、反對資本主義全球化運動的展望等問題。第四國際還預定於2003年在歐洲召開世界第十五次代表大會,討論面臨的諸多問題。從近幾十年賓實踐活動來看,托派組織著實為廣大貧苦工人和失業者謀權益:在他們出版的書刊中為窮人呼籲,提出增加工資、擴大就業、反對資本主義殘酷剝削壓迫的具體方案;動員並且積極參與工人罷工和反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示威遊行;在議會鬥爭和總統競選中揭露資產階級政黨和改良主義政黨的言行,提出自己參政、議政的主張。托派組織的這些活動使它與一部份工人、尤其是貧苦工人保持了較為密切的聯繫,在他們之中紮下了根,成為他們的代言人和代表者,成為他們的政黨。托派還重視在青年學生和知識分子中發展組織,爭取支持者。

 

五、托派組織還擁有有一批政治活動家,他們在建立、鞏固和發展托派組織長期艱苦奮鬥在第一線,甚至為托派組織而獻身,使得托派組織能夠繁衍生存,代代相傳。各國托派組織創始人、首領或先驅主要有:美國的詹‧帕‧坎農、文‧雷‧萊恩、英國的約‧貝爾德、法國的馬‧伊克、德國的瓦‧黑爾德、奧地利弗‧卡沙、意大利的倫‧肯比諾、荷蘭的亨‧斯內夫利特(即曾任共產國際駐中共代表的馬林)、比利時的萊‧勒蘇瓦爾、西班牙的佐‧莫林、愛爾蘭的彼‧格雷厄姆、希臘的濟‧普里奧普洛斯、波蘭的赫‧門德爾、丹麥的格.莫爾特韋茲、加拿大的英‧斯佩克特、巴西的路.梅爾利諾、阿根廷的安‧本哥切阿、智利的何‧蓋恩斯堡、玻利維亞的托‧昌比、伊朗的巴‧扎赫艾、印度的伯‧拉奧、印尼的坦‧馬拉卡、越南的竇圖滔、中國的陳獨秀、彭述之,等等。從這個簡要名單可以看出,托派組織分佈在歐、美、亞各洲許多國家,70多年來一直在堅持其社會主義的實踐活動。當今第四國際和各種托派組織的主要活動家是法國的克里文、美國的巴恩斯、英國的邁‧班達、意大利的麥丹、阿根廷的波薩達斯,等等。

 

正是由於上述歷史與現實、理論與實際、領導與群眾、內部與外部、國際與國內五個方面的原因,才使得托派組織從上個世紀30年代起一直延續活動到當今。

 

當今世界托派組織概況和活動特點

 

當今托派第四國際以及未加入該國際的托派組織遍及世界4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員約有幾萬人。有的國家托派組織不止一個,其名稱也是各色各樣。例如在法國有革命共產主義陣線、國際共產主義陣線、工人鬥爭、馬克思主義革命同盟,在英國有社會主義工人黨、工人革命黨、國際馬克思主義小組,在美國有社會主義工人黨、斯巴達克同盟,在德國有國際馬克思主義小組、國際共產主義者小組,在意大利有共產主義革命小組、紅旗小組,在比利時有勞動者革命同盟、革命工人黨,在加拿大有革命工人同盟、勞動者社會主義小組,在日本有革命共產主義者同盟,在斯里蘭卡有平等社會黨,在拉丁美洲有40多個托派組織分佈在十幾個國家,在大洋洲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也有好幾個托派組織。所有這些托派組織都是小黨派。

 

值得重視的是,托派組織似乎在注意克服其極左性和宗派性的固有弊病,轉向務實和聯繫更多組織。在1995年第四國際十四大通過的決議中提出「希望實行一次第四國際的真正變更,……讓我們不再被視為只是芸芸團體中的一個『托洛茨基主義』團體,而是被作為世界革命運動中的一個組成部份,把國際主義的團結和反壓迫者的鬥爭的利益,放在任何派系打算和任何意識形態分歧之上。」基於這種新認識,近幾年來托派組織採取了新的政治組織方針,即加入到其他左翼革命政黨中去,例如加入到意大利重建共產黨和巴西勞工黨,成為其中的一部份,實行黨內合作,以壯大自己的力量,擴大自己的影響。「意重建共」是199112月新建立的,那時意共已改名為左翼民主黨,黨的性質改變了,堅持共產黨性質和名稱的黨內少數派人士重建了新的共產黨。托派加入「意重建共」,表明它轉向與共產黨實行黨內合作。巴西勞工黨是1980210日建立的,以聖保羅地區的冶金工人為主,是巴西工人旨在消滅資本主義、實現社會主義的左翼政黨。該黨創始人和領袖盧拉(冶金工人出身)於20021027日當選總統,這是拉美左派的一次重大勝利。托派組織「社會主義民主」是加入該黨的一派。該黨領導成員之一馬爾蒂‧蘇布利希(女)是現任聖保羅市市長,也是傾向托派的。托派加入其他左派黨的做法是否是第四國際早50年代提出的「打進去」的臨時策略的故技重演,這還有待觀察。

 

更值得重視的是,托派組織在一些國家的影響已經超過了共產黨。例如,美國共產黨主席格‧霍爾於19721984年四度參與競選總統失敗之後,美共就退出總統競選,號召自己的黨員與其他選民投民主黨候選人的票。而美國社會主義工人黨卻敢於獨立提出自己的候選人參加總統競選。在2000年的總統競選中,我在美國訪問時見到該黨推選出的競選傳單。該黨全國委員會委員、亞特蘭大市服裝廠黑人工人詹姆士‧哈里斯(52歲)和曾在該黨中央工作過的明尼蘇達州肉類加工廠的白人女工瑪格麗特‧特洛葳(約50歲)為正副總統候選人。儘管他們明知不可能當選,但是一定要維護工人階級的獨立自主性,自認為決不能像美國共產黨那樣臨陣退卻,甚至號召自己的黨員去投民主黨候選人的票。托派組織的這種做法是否最佳方案可以探究,但是無疑保持甚至擴大了它在部份工人中的影響。再例如在20024月法國總統競選中,法共候選人、總書記羅貝爾‧於只得票約90萬張,佔3.3%,而三個托派組織候選人卻得票297萬張,佔10.44%。其中「工人鬥爭」的女將拉吉勒得票佔5.72%,「革命共產主義同盟」的新人貝松斯諾(默默無聞的27歲的郵政工人)得票佔4.25%,「工人黨」的葛呂斯坦也得票0.47%。這是托派組織多年來艱苦聯繫群眾、堅持反對新自由主義和競選綱領較為切合民意的成果。

 

托派組織在克服極左性和宗派性方面還會有什麼新舉措和新成就,我們拭目以待。在新科技迅猛發展和全球化浪潮席捲五洲的態勢下,如何探索一條通往社會主義的新路,這是擺在一切真誠社會主義者面前、更是擺在主張「不斷革命」和「世界革命」的托派組織面前有待深入思考、切實解決的一個老大難的新問題。

 

原載中國《百年潮》雜誌2003年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