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王凡西同志

劉宇凡

王凡西同志永遠離開我們了!

昨天(30號)傳來消息,王凡西同志病逝英國里茲,享年九十五歲,臨終時孫兒在旁。王凡西,筆名雙山,是中國老一輩托洛茨基主義者的領導人,一生為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歷盡艱辛,逆流而上,顛沛流離,晚年更要在異鄉度過。流亡生涯使他可以自由地寫作,不必像他的老友兼老同志鄭超麟那樣被中共關押幾十年。可是,另一方面,也使他備嘗思鄉之苦和孤寂之痛。他生於1907年,在中國大革命時期(1925年)在北京大學念書時加入共產黨,大革命失敗後(1927年)到蘇聯東方大學留學,得以偷偷閱讀當時由托洛茨基所領導的左派反對派批評斯大林的文件,並且在1928年參加了左派反對派。他在1929年回國並在周恩來手下工作,不久因托派罪名被開除出黨,旋即與陳獨秀一起推動左派反對派的發展。1931年被國民黨下獄,在獄中受盡折磨,直到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才出獄。1949年中共勝利在即,經過商量後,他的最親密同志鄭超麟及一批同志決定留下來,而王凡西則流亡香港。但不久又不見容於殖民地政府,只好再流亡澳門。到了七十年代,才有機會遠赴英國,並得到比較安穩的生活。

 

 

王凡西同志一生勤於筆耕,他翻譯的托洛茨基的著作,包括了<俄國革命史><文學與革命><中國革命問題>等等,教育了兩個輩代的托洛茨基主義者,在繼承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傳統不致中斷方面作出了貢獻。此外,他對中國革命也有獨到的意見。他的<論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思想論稿>,深入地分析了毛澤東思想的本質及其矛盾,今天讀來,許多方面仍然是經得起歷史考驗的。他不僅致力文字工作,而且始終盡量同現實鬥爭保持接觸。上一個世紀的七十年代初,當香港的青年激進化運動終於在西方的刺激下興起的時候,他很快就跟本地的激進青年取得聯絡,給他們投稿,同無政府主義辯論,啟發不少青年人轉為托派。後來他去了英國,也始終同那邊的華裔社會主義者保持聯絡和交流。他為人博學,謙虛,而且親切待人。在他的最後歲月,當他知道新苗出版社將會再版他的<毛澤東思想論稿>的時候,他非常高興,並且一再表示他要支持到我們到英國探望他,並親手把新書交給他的時候。可惜的是,死神太早召他去了。然而,去的祇是他的軀體,他那種以天下為己任,那種決不計較個人得失的真正革命的精神,還有他的譯著,是死神永遠不能召去的。

 

2002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