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派,托派與 1976年天安門事件

──兩份歷史文件

 

 

編者按:

  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門廣場發生了震驚世界的百萬人示威,抗議政府搬走悼念周恩來的花圈,受到了毛澤東主席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的殘酷鎮壓。事件一發生,當時在香港各大學學生會中占主導地位的毛派,通過了決議案,譴責天安門群眾是反華反共勢力,支持中共鎮壓。另一方面,托派及無政府派就發表聲明,譴責中共,呼籲人民爭取社會主義民主,反對一黨專政,並舉行了一個有五、六百人參加的聲援天安門群眾的集會。當年年底,四人幫倒台,香港學界毛派個個才慌了手腳,只好沉,不了了之。但1978年中共正式平反天安門事件,徹底令毛派政治破產。正統港共毛派也一樣。最高領袖打倒誰,吹捧誰,他們都緊跟,結果當然只是喪盡自己的政治信譽。所以學界毛派不到兩三年煙銷雲散,實在是合情合理的。但不打緊,反正不少學界毛派領袖都只是機會主義者,所以都去升官發財了。梁錦松之流就是啦。當年學界毛派財雄勢大(正統港共毛派更不用說),但在歷史關鍵時刻,卻排錯隊,站在歷史反動一面。誰的立場及綱領經得起考驗,不是很清楚嗎?

下面分別節錄了毛派當年在學苑上發表的決議及托派十月評論的文章,供讀者參考。

 

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決議案
第十九屆學聯代表會
1976
53

……一小撮反對中國人民的暴徒打著追悼周總理的招牌,在天安門製造事端,他們繞車行兇,毆打人民,破壞人民財產的行動,在紀念過去百多年為中國人民的解放而牲的人民英雄的紀念碑前製造暴亂發表演說,散發傳單,企圖煽動人們去擁護鄧小平作為首領,反對社會主義,顛覆人民政權,使中國走倒退的道路,以便他們重新騎在人民頭上,這至可恥行為受到路過及在場群眾的識破抵制。據報導,當前天安門廣場最多人時有十萬人,但並非如某些人所說的甚麼:「十萬人暴動」,試想十萬人在天安門暴動,人民英雄紀念碑,人民大會當還能屹立在北京嗎!這一小撮人的暴徒行徑是違反我國人民的願望和根本利益的,所以擾攘了數小時,在人民強大的力量下,不堪一擊,或者惶然伏下被捕,一些速作鳥獸散,他們反人民的實質還可以從下列所舉國內外反華反共勢力的配合叫囂,互相呼應的事實加以說明:
(A)被中國人民唾棄,處於「風雨飄搖」「生死存亡之際」的國民黨中的一小撮人,從四月六日至九日,一連數天,力竭狂呼反攻復國,以為是重新返回大陸,恢復舊中國,魚肉人民的好時機,一些歷來反對中國的文丑也一時氣焰囂張,大叫,鄧小平「糾偏很有勇氣」,天安門事件是甚麼「不沉默的抗議」,維護這些人民敵人,為他們叫屈、謾罵和攻擊我國政府,污蔑我國人民。
(B)國際上,陳兵百萬於中國邊境的蘇聯霸權主義者,也為天安門的暴徒打氣,大叫這是甚麼「抗議行動」。為他們呼冤,攻擊中國政府,「採取鎮壓手段,將現行路線的反對者在萌芽時即予剷除」,這些事實,使我們進一步感到天安門事件及鄧小平之翻案全是違反全國人民包括香港大多數居民及學生的根本利益的。
3)關於中共中央兩項決議及全國人民的熱烈反應
  自去年七、八、九月起,鄧小平掀起的右傾翻案風,就受到全國批判和唾棄,鄧小平路線的實質經過多月來人民群眾的揭露和批判,充份暴露,而天安門事件更加讓人民看到鄧小平是代表小部份要求特權者的利益的,使人民大眾更加理解「回擊右傾翻案風」關乎中國發展的前途和命運,所以中共中央兩項決議受到全國億萬人民的支持。從千千萬萬的人民進行示威,就是最好的証明。
4)祖國的社會主義制度與所謂「違憲」及「民主」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第二條,及第十六、十七條;中國共產黨黨章第四條第九條,說明中共中央兩項決議並無違憲,而當我們討論憲法,更應從我們社會主義制度及我國憲法的精神和實質去看。這個憲法是百多年來中國人民實踐的總結和成果,是保護人民當家作主的根本大法,如果不從中國的國家性質去理解憲法,就必然得到錯誤的結論,關於「民主」問題,真正的自由和真正的民主,目的在於維護大多數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願望,與會大多數代表認為「民主」如果避了社會的制度,避了必須反對少數人騎在廣大人民頭上這個根本問題,實際上就是容許少數人利用抽象的「民主」的旗號而幹出違反人民利益的勾當。……

學苑,197653日,載於《香港學生運動回顧與檢討》,1978

 

 

中國工農有權干預國家大事
一九七六年四月七日
十月評論

 

 

  正當中共內部鬥爭激烈進行之際,四月初,尤其是四月五日,在中國首都──北京,連續爆發了大規模的群眾示威行動。先是,群眾為了悼念死去的周恩來,在人民烈士紀念碑週圍放置花圈,既悼念周氏,更悼念為革命而死難的楊開慧,他們同時張貼大字報,這些大字報,反映群眾對中共目前處理黨爭的方法和方式,抱有極大的不滿。其後,在四月五日,據傳由於群眾所放置的花圈被移去,因而大大地剌激了群眾,引致千千萬萬的人群聚集於天安門廣場,進行示威和抗議,並且推倒焚毀三輛汽車,沖入據傳為公安部門辦事處的建築物內,搬出建築物內的文作並加以拋散,以此發洩對高高在上者的不滿。據外電估計,集結的群眾人數接近十萬。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大規模的、自發性的鬥爭行動。
  毫無疑問,中國的工農革命群眾,已開始了新的覺醒。
  這反映廣大工農群眾已認識到,他們必須以自己的努力,干預中共內部黨爭,和進一步干預國家大事。
  北京當局怎樣對待群眾呢?它動用軍隊和「民兵」驅散人群。北京市長吳德,在廣播中宣稱這次群眾行動是由「一小撮」人煽動的。而四月六日的「人民日報」社論,則強調「要把鬥爭的鋒芒對準黨內那個不肯悔改的走資派」,「要防止階級敵人散佈謠言,製造事端」。這社論同時強調,「一小撮階級敵人,製造政治謠言,蠱惑人心,攻擊和分裂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必須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嚴加追查,堅決打擊」。
  這反映以毛澤東為首的北京黨局,完全對群眾閉起眼睛,不理會廣大群眾的不滿和要求,不許群眾起來干預國家大事,如果群眾要加以干預,就是「製造事端」,要「嚴加追查,堅決打擊」。據外電報導,示威後,首都已有數百人因此而被拘捕了!
  但群眾的鬥爭行動決不會因此而被嚇倒。事實上,北京的統治已因內部分裂而根本動搖了。可以預見,今後,群眾必然會機智地和勇敢地利用種種形式繼續進行戰鬥。縱使毛澤東一派以中央名義指令「不要搞串連,不要搞戰鬥隊,不要拉山頭」,縱使他們對群眾拼命加以箝制,但只要中共黨內紛爭不停息,只要國家矛盾未解決,廣大工農群眾就不得不起而干預。
  廣大工農群眾的干預,是解決目前政治危機的唯一辦法,因此,我們號召:
  中國工農起來!更大規模地、全面地站起來!為履行當家作主的權利和義務,不懈地進行鬥爭,如果官僚們膽敢對大家鎮壓,大家就以加倍的力量給予反擊!
  兵士們,民兵們,無論現在或將來,都不要鎮壓群眾,站在群眾一邊吧,只有他們是你們的兄弟姊妹,是你們的親人,而享受特權的官僚則是工農的公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