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派,托派与 1976年天安门事件

──两份历史文件

 

 

编者按:

  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百万人示威,抗议政府搬走悼念周恩来的花圈,受到了毛泽东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残酷镇压。事件一发生,当时在香港各大学学生会中占主导地位的毛派,通过了决议案,谴责天安门群众是反华反共势力,支持中共镇压。另一方面,托派及无政府派就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呼吁人民争取社会主义民主,反对一党专政,并举行了一个有五、六百人参加的声援天安门群众的集会。当年年底,四人帮倒台,香港学界毛派个个才慌了手脚,只好沉,不了了之。但1978年中共正式平反天安门事件,彻底令毛派政治破产。正统港共毛派也一样。最高领袖打倒谁,吹捧谁,他们都紧跟,结果当然只是丧尽自己的政治信誉。所以学界毛派不到两三年烟销云散,实在是合情合理的。但不打紧,反正不少学界毛派领袖都只是机会主义者,所以都去升官发财了。梁锦松之流就是啦。当年学界毛派财雄势大(正统港共毛派更不用说),但在历史关键时刻,却排错队,站在历史反动一面。谁的立场及纲领经得起考验,不是很清楚吗?

下面分别节录了毛派当年在学苑上发表的决议及托派十月评论的文章,供读者参考。

 

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决议案
第十九届学联代表会
1976
53

……一小撮反对中国人民的暴徒打着追悼周总理的招牌,在天安门制造事端,他们绕车行凶,殴打人民,破坏人民财产的行动,在纪念过去百多年为中国人民的解放而牲的人民英雄的纪念碑前制造暴乱发表演说,散发传单,企图煽动人们去拥护邓小平作为首领,反对社会主义,颠覆人民政权,使中国走倒退的道路,以便他们重新骑在人民头上,这至可耻行为受到路过及在场群众的识破抵制。据报导,当前天安门广场最多人时有十万人,但并非如某些人所说的甚么:「十万人暴动」,试想十万人在天安门暴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当还能屹立在北京吗!这一小撮人的暴徒行径是违反我国人民的愿望和根本利益的,所以扰攘了数小时,在人民强大的力量下,不堪一击,或者惶然伏下被捕,一些速作鸟兽散,他们反人民的实质还可以从下列所举国内外反华反共势力的配合叫嚣,互相呼应的事实加以说明:
(A)被中国人民唾弃,处于「风雨飘摇」「生死存亡之际」的国民党中的一小撮人,从四月六日至九日,一连数天,力竭狂呼反攻复国,以为是重新返回大陆,恢复旧中国,鱼肉人民的好时机,一些历来反对中国的文丑也一时气焰嚣张,大叫,邓小平「纠偏很有勇气」,天安门事件是甚么「不沉默的抗议」,维护这些人民敌人,为他们叫屈、谩骂和攻击我国政府,污蔑我国人民。
(B)国际上,陈兵百万于中国边境的苏联霸权主义者,也为天安门的暴徒打气,大叫这是甚么「抗议行动」。为他们呼冤,攻击中国政府,「采取镇压手段,将现行路线的反对者在萌芽时即予铲除」,这些事实,使我们进一步感到天安门事件及邓小平之翻案全是违反全国人民包括香港大多数居民及学生的根本利益的。
3)关于中共中央两项决议及全国人民的热烈反应
  自去年七、八、九月起,邓小平掀起的右倾翻案风,就受到全国批判和唾弃,邓小平路线的实质经过多月来人民群众的揭露和批判,充份暴露,而天安门事件更加让人民看到邓小平是代表小部份要求特权者的利益的,使人民大众更加理解「回击右倾翻案风」关乎中国发展的前途和命运,所以中共中央两项决议受到全国亿万人民的支持。从千千万万的人民进行示威,就是最好的证明。
4)祖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与所谓「违宪」及「民主」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条,及第十六、十七条;中国共产党党章第四条第九条,说明中共中央两项决议并无违宪,而当我们讨论宪法,更应从我们社会主义制度及我国宪法的精神和实质去看。这个宪法是百多年来中国人民实践的总结和成果,是保护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大法,如果不从中国的国家性质去理解宪法,就必然得到错误的结论,关于「民主」问题,真正的自由和真正的民主,目的在于维护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愿望,与会大多数代表认为「民主」如果回避了社会的制度,回避了必须反对少数人骑在广大人民头上这个根本问题,实际上就是容许少数人利用抽象的「民主」的旗号而干出违反人民利益的勾当。……

学苑,197653日,载于《香港学生运动回顾与检讨》,1978

 

 

中国工农有权干预国家大事
一九七六年四月七日
十月评论

 

 

  正当中共内部斗争激烈进行之际,四月初,尤其是四月五日,在中国首都──北京,连续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众示威行动。先是,群众为了悼念死去的周恩来,在人民烈士纪念碑周围放置花圈,既悼念周氏,更悼念为革命而死难的杨开慧,他们同时张贴大字报,这些大字报,反映群众对中共目前处理党争的方法和方式,抱有极大的不满。其后,在四月五日,据传由于群众所放置的花圈被移去,因而大大地剌激了群众,引致千千万万的人群聚集于天安门广场,进行示威和抗议,并且推倒焚毁三辆汽车,冲入据传为公安部门办事处的建筑物内,搬出建筑物内的文作并加以抛散,以此发泄对高高在上者的不满。据外电估计,集结的群众人数接近十万。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大规模的、自发性的斗争行动。
  毫无疑问,中国的工农革命群众,已开始了新的觉醒。
  这反映广大工农群众已认识到,他们必须以自己的努力,干预中共内部党争,和进一步干预国家大事。
  北京当局怎样对待群众呢?它动用军队和「民兵」驱散人群。北京市长吴德,在广播中宣称这次群众行动是由「一小撮」人煽动的。而四月六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则强调「要把斗争的锋芒对准党内那个不肯悔改的走资派」,「要防止阶级敌人散布谣言,制造事端」。这社论同时强调,「一小撮阶级敌人,制造政治谣言,蛊惑人心,攻击和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严加追查,坚决打击」。
  这反映以毛泽东为首的北京党局,完全对群众闭起眼睛,不理会广大群众的不满和要求,不许群众起来干预国家大事,如果群众要加以干预,就是「制造事端」,要「严加追查,坚决打击」。据外电报导,示威后,首都已有数百人因此而被拘捕了!
  但群众的斗争行动决不会因此而被吓倒。事实上,北京的统治已因内部分裂而根本动摇了。可以预见,今后,群众必然会机智地和勇敢地利用种种形式继续进行战斗。纵使毛泽东一派以中央名义指令「不要搞串连,不要搞战斗队,不要拉山头」,纵使他们对群众拼命加以箝制,但只要中共党内纷争不停息,只要国家矛盾未解决,广大工农群众就不得不起而干预。
  广大工农群众的干预,是解决目前政治危机的唯一办法,因此,我们号召:
  中国工农起来!更大规模地、全面地站起来!为履行当家作主的权利和义务,不懈地进行斗争,如果官僚们胆敢对大家镇压,大家就以加倍的力量给予反击!
  兵士们,民兵们,无论现在或将来,都不要镇压群众,站在群众一边吧,只有他们是你们的兄弟姊妹,是你们的亲人,而享受特权的官僚则是工农的公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