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風暴下的信任危機和西西里化
 

作者:黃偉國(新聞工作者)
 

大陸奶製品含有毒化合物三聚氰胺,至今已釀成至少二萬名嬰孩患腎石,有嬰孩死亡。剛過去的十一黃金週,大批大陸家長湧到香港購買進口奶粉。上水、粉嶺等鄰近邊境市鎮出現缺貨,一些店舖須要限制顧客只准買兩罐。一片中華騰飛盛世聲中,國民不僅集體對國產商品投不信任票,連進口奶粉也擔心曾遭人滲假偽冒,須要遠赴特區香港購買。在中國,虛假就是正常,誠實變成怪異!

看大陸家長來港搶購奶粉的新聞,想起兩年前到廣州採訪的一段經歷:在珠江邊,問一位正在游泳的中年男人,政府說珠江水質污染近期改善了,你同意嗎?他答:「企業非法排污猖獗,官方說用了多少十個億改善水質,根本沒有人信;每次領導人視察,當局便引入上游水沖淡珠江,沒幾天便再度混濁。」再問那你為甚麼還在這裡游泳?他答:「醫療費太貴了,而且所謂的藥物完全不可信,吃藥還可能會有反效果,因此我們要鍛鍊身體,絕不能生病。以前我到會所泳池游,但每年要一千八百元,我下崗五年,付不起了。」

這一分鐘對話道出了大陸不少社會問題:生計不穩、階級分化、基層民粹、信任危機。民眾不相信官員、醫生等大多數社會視為權威的人物,不相信產品質素,憤怒無奈,只能自求多福。

不錯,在民眾眼中,醫生開的藥隱藏危險竟然比污水更可怕!這背後,有無數醫院為了多收費虐待病人的真實個案,包括濫替病者注射、電療等,令受害人病情壞上加壞,家庭經濟陷於破產。

從街市肉檔的一塊牛肉到黨國領導人的人民大會堂講話,都讓人懷疑當中滿滲了「水份」。誰敢說中國社會沒有信任危機?互信關係薄弱,又會將中國社會帶往那裡去?

北京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在《九十年代中期以來中國社會結構演變的新趨勢》一文中,警告說中國有可能走向「西西里化」,即社會信任嚴重缺失,形成了以不信任為基礎的社會結構。這種環境遂造成黑社會政府化或政府黑社會化,以強凌弱和暴力行為泛濫。

眾所週知,意大利西西里島犯罪組織黑手黨猖獗。有學者指出,由於當地人普遍缺乏信任,即使彼此有益也不願合作,甚至用互相損害的手法來競爭。在這種自私和互不信任的社會,人們無法用正常和諧手段來達到目標,爭奪便變成了傷害對手。黑手黨的特點是暴力、排外、盡可能壟斷一切資源,以不信任他人為機制,這種組織和行事方式無疑最能適應信任缺失的社會環境,因此,西西里島黑手黨猖獗,不外是對信任缺失狀況的反應。

孫立平舉例說,大陸近年來多個地方發生物業管理公司毆打業主;開發公司在城市遷拆中頻密使用黑社會力量;有縣鄉級政府招聘類似流氓人員,以執行諸如計劃生育、強收攤派等棘手任務,形成基層政權流氓化。這種種現象已是制度性地以強凌弱,屬典型的信任結構缺失後現象。

有學者歸納,傳統西西里人特徵包括:民眾順從統治、貴族貪圖享樂、將個人利益置於公眾利益之上、普遍的欺騙狡滑和偏袒。這一切,在今天大陸又是否似曾相識?

孫立平教授提出大陸社會有可能西西里化,能說他只是危言聳聽嗎?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