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將毒奶慘劇歸咎民族性

 

                                   作者:黃偉國(新聞工作者)

                                  

 

(編者按﹕本文曾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現徵得作者同意﹐轉載於本網。)

 

    中國毒奶慘劇震驚世界,也讓不少沉溺於北京奧運熱的人清醒點,思考一下舉國體制能泡製出奢華舖張的萬人操開幕禮,但無法讓嬰孩喝一口清潔安全牛奶,意義何在?在貧窮專制的毛澤東時代,集中舉國人力物力不也建造了宏偉的長江大橋嗎?

 

在眾多追究責任的評論中,很常見的一種說法是歸咎於中國人民族質素差,自私自利不講道德。這種「文化DNA論」客觀上讓統治階層和利益集團得以缷責:中國人就是偽冒造假不講良知的嘛,有甚麼好說?更惡劣的更是一批幫閒馬屁精,還會用「民族質素低」,拉扯到中國不搞專制就不能「穩定大局」。

 

一位慣性附和建制的友人,每談到香港政制發展就總是三句:「港人質素低不能實行民主。」「反對董建華的人都是低下階層,受民主派煽動上街搞亂香港。」「人要知足常樂,沒有民主不也有飯吃嗎?」而年前的「雍正皇朝熱」、「英雄熱」,沸沸揚揚販賣的無非是:只有大興文字獄的雍正和殺人盈野的秦始皇才能穩定大局,那中國共產黨呢?觀眾們自己想想看了。

 

但是,作家孔捷生分析毒奶慘劇成因卻指出,中國政府為了保持城市「穩定」,對農產品實行嚴格的價格限制。肇禍的三鹿奶粉僅售十八元一包,由純牛奶生產的奶粉,僅成本也不止十八元了,而奶農養一頭奶牛,每天也要三十六元!為了不致虧蝕,奶農和生產商往奶裡滲水,再添加蛋白粉、蛋白精等,以求在質檢中過關。而蛋白粉、蛋白精等,出廠時早就含有三聚氰胺、尿素等化學品,慘劇遂產生。地方政府為了稅收和政績,有縱容企業做假嫌疑。但中央政府呢?推出令農民和企業喘不過氣的格價管制,難道竟沒預見民間有各種造假手段嗎?

 

無疑,城市動亂比農村動亂危險得多,保持城市穩定遂成為政策重中之重,有需要時便犧牲農民。這也是建國以來的主流政策:五十年代的經濟建設有所謂的重、輕、農(投資比重依次序是重工業、輕工業、農業),政府快速發展工業,依靠的就是以統銷統購,壓低農產品價格和犧牲農民,以維持城市食品價格和工業成本低廉,支援工業化。

 

大陸的農產品價格限制,也讓人聯想起歷史學家吳思的《潛規則》如何解釋明朝的官吏貪腐:明朝財政困難,官吏人數卻泛濫成災。一名縣太爺實領月薪只有相當於今天約四千五百元新台幣,還要花費孝敬上司、打點關係、上京朝覲。吳思說,這政策就好比牧羊人養狗,每天只餵碩大的牧羊狗喝兩碗稀飯,這方法早晚會把牧羊狗變成野狗,或一隻披著狗皮的狼。

 

不錯,明朝的吏治政策是迫官為盜。今天的農產品價格政策,也是在迫農為盜!

 

指責中國人,尤其是指責中國農民文化質素低,毫不困難。但中國人為甚麼文化質素低?當舉國體制耗費數以百億元計打造奧運金牌工程,貧困山區學童還須要港人捐款辦希望工程才能上學;四川地震震塌了無數豆腐渣校舍;農民父親因為付不起兒子上大學學費服農藥自盡。中國人文化質素低?或許是事實,但原因是甚麼?

 

學者焦國標在《回望農民》一書中指出,農民每天經歷的就是糧管所打白條、工商所亂罰款、鄉長亂攤派、派出所亂抓人,官方行事從沒有準則,這種環境能培養出信譽良好的老百姓嗎?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