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朱进佳

 

本文刊载于马来西亚《独立新闻在 线》《左言起行》 专栏

2008
年奥运圣火的传递,因受到关注西 藏人权人士阻扰而全球瞩目;中国境内外华人则在狭隘民族主义的呼唤下搞了个什么护圣火,爱中华的动员。
自三月 以来,中国西藏首府拉萨市爆发僧人和平民抗议后,形成一股席卷境内外的抗议浪潮。奥运圣火也不能幸免,四处遭到声援西藏行动的阻扰, 国内社会矛盾日益加重的中国意欲借助2008奥运粉饰太平的计划,恐怕快要功 亏一篑。

奥 运的
传统

国际奥 运委员会(奥委会)以不干预政治为由,企图置身度外。过去奥运不干政的
传统,其实是在政治上合理化暴政存 在,对压迫的现实袖手旁观同时,还百般排挤异议。

惹人争 议的奥运已不是第一次,
1936年柏林奥运成为纳粹德国耀武扬威 的舞台,那应该是奥委会最不堪回首的一届奥运吧。

40年前,1968年墨西哥市奥运的前戏,是该城市 的进步学生遭独裁政府血腥屠杀,奥委会缄默不语。但是,当两名非洲裔美国运动员在同一个奥运会上赢得男子200米冠亚军,站在颁奖台上举起黑拳(黑权)敬礼以示对国内民权运动 的支持,却被奥委会驱逐出奥运。屠杀抗议学生没当作一回事,一个象征式的、和平的反种族主义手势却是奥运官方不能容忍的罪恶

当然, 有人还是希望中国主办奥运可以改善中国恶劣的人权纪录,但是事与愿违,这与奥运传统也可能有着莫大关系。北京市为了迎接奥运而清理市容,不仅清理了多少民 房,驱逐了多少穷人,反对强拆的维权分子还遭政府打压。同样的事情不是中国的专利,
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当地政府实 行了迫害流浪者的法令,将市区内的穷人赶走,让路给盈利丰厚的发展重建。

西 方媒体的伪善


西方媒 体大事报道西藏问题时,却可以忽略了中国境内维吾尔人同样遭中共打压的事件。新疆维吾尔人反抗中共强权统治的斗争,同样遭中国政府铁腕镇压;不过,由于维 吾尔人的抗争以回教为旗帜,所以不符合西方帝国主义的胃口。
恐回教症是自反恐战争发动以来帝国主义的主要宣传手 段,旨在取代冷战的反共宣传,以合理化西方对第三世界的侵略。

美国中 央情报局在冷战支持了西藏和新疆的武装分离分子,旨在打击威胁着西方帝国主义的斯大林主义阵营,以及围堵第三世界的革命运动。现在
反恐战争是美国帝国主义的重要一盘旗子, 所以形象圣洁的藏独可以继续用来 制约中国的同 时,东突伊斯兰运动却是华盛顿北京同仇敌忾的恐怖组织。在阿富汗,美国当年支持塔利班 这批自由斗士对付前苏联,现在自由斗士摇身变成恐怖分子

西方媒 体对西藏问题的眷顾,却不见得也同样体现在关于库尔德斯坦、巴斯克、车臣、淡米尔伊拉姆、巴勒斯坦等地解放斗争的报道上。很明显的,这些地区的民族解放斗 争,跟帝国主义的利益相左。


西 藏的
神话

西方媒 体和政客对西藏的关心,是伴随着冷战时期西方帝国主义编造出来的
神话,通过象好莱坞明星理查德德基尔 这样的热心人士,还有那个戴着诺贝尔和平奖光环的达赖喇嘛来当这个神话的宣传大使。这个神话就是被中共 解放前的西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桃源、精神天堂。

事实 上,解放前的西藏社会,是一个由神权贵族支配农奴的极为贫困的社会。什么世外桃源,不过是西方帝国主义意图染指这个处在中国和印度之间喜马拉雅山王国所编 造出来的神话。类似的神话,早在发现
新大陆的时代已经开始用在今天的拉丁美洲。

中国
1949年革命后,解放军进一步占据西 藏,尽管为当地人民带来了经济发展,并将当地人民从前资本主义的阶级压迫关系中解放出来,但是粗糙的、由上而下的解放,造成了对当地文化、语言和宗教 的破坏,无疑跟中共至今仍然奉为教条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中所倡导的民族自决,似乎格格不入。

中国在
1980年代改革开放让资本主义以红色外衣包装复辟 后,中国迅速融入全球资本主义的市场主导经济,这种让少数人富起来先(也就是让更多人穷下去)经济发展,加剧了西藏和新疆的族群紧张关系。中国沿海省份经 济迅速成长,新疆和西藏却远远被抛在后头。加上大批汉人向西藏迁移,支配了西藏和新疆两地的经济,让当地的人民更感到歧视和被边缘化。今天西藏人民潜伏着 对北京中央的不满情绪,并不是因为经济发展本身,而是当地人民被排挤在发展之外。加上文化上的压迫,肯定是火上加油。

民 族主义两刃剑


反对奥 运圣火传递的亲西藏示威,以及西方媒体对西藏课题报道上出现扭曲事实,也激起了海外中国移民和留学生的反示威。海外中国人示威的规模和愤怒的情绪,反映着 对西方媒体偏袒报道、扭曲事实和伪善表现所表达的强烈不满。


中国海 外华人,还有中国境内年青人什么
护圣火,爱中华动员,却充斥着一股令人难以窒息 的大中华狭隘民族主义情绪。这恐怕跟反帝 国主义的国际主义相去有一段大距离。

为反抗 帝国主义殖民、解放被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当然是具有进步意义。上个世纪二战后的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是进步的民族主义。今天中国作为全球资本主义主要玩 家,跟美国形成
浮士德联盟的时候,在国内呼唤起来的民族主义,恐怕就已经没有这种意义。两次大战期间要崛起的日耳曼德国,正是走向了民族主 义的另一极端。

因这种 大中华狭隘民族主义作祟,而对着被西方大财团控制的媒体摇旗呐喊时,到底多少人蒙蔽了双眼,无视中国境内国家官僚机器无孔不入地钳制媒体自由。当以中国工 人利益为出发的网站被关闭时,有多少人可以在中国境内站出来示威抗议?恐怕今天要以毛泽东思想的名义在中国成立一个政党也要被取缔。


一 场民族自决的抗争


西藏人 希望独立的意愿,反映着西藏人在北京集团统治五十年下的现实,那就是西藏人被贬为这个国家的二等公民。谈到二等公民,马来西亚的华人,又是否会感同身受?


民族自 决是西藏人民民主权利,也是世界各地其它被压迫民族的民主权利。


为西方 帝国主义效劳的政客和媒体,今天对西藏人民斗争的支持,并不是出于真心结束西藏人民所遭受的压迫,就像在冷战时期一样。冷战时期西方企图分裂中国,以打击 让第三世界所向往的中国革命,当然它们更希望中国成为欧美帝国主义在亚洲的后花园的。


不过, 今天的情况已经是跟冷战时期不一样了,一条衔接北京拉萨,比万里长城还要长的铁道,正把资本主义输入西藏。通过牺牲无数工农而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中国,现 在已经是全球化资本主义经济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样。

四分五 裂的中国,其实对目前脆弱的全球化经济来说并没有好处可言。西方帝国主义者需要一个强权的政府,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强加给中国。不过,西方帝国主义者还是 担心正在
崛起的中国过于强大,所 以需要一些课 题来制衡中国,确保中国乖乖就范地遵守由华盛顿指挥的全球资本主义游戏规则。西方的西藏代言人达赖喇嘛,也都不讲独立了,正是符合今天西方帝国主义的布 局,恐怕西藏境内外期望西方势力可以让西藏脱离北京专政的普通西藏人要扑一场空了。

西方媒 体对西藏人支持有加时,却不见得其它的人民的民族自决民主权利也受到同等重视,抗争多年的巴勒斯坦人民受到西方媒体的待遇可以佐证。西藏精神高尚的僧侣, 跟巴勒斯坦自杀式攻击的恐怖分子,都是西方媒体种族主义标签的成品。


西藏人 不用期待西方势力可以真的像救世主从天而降来拯救他们。西藏人争取正义的奋斗,其实也跟整个中国工农在资本主义复辟下进行反抗的命运牵连在一起。支持社会 正义的人,还是应责无旁贷地支持西藏民族自决的抗争。


2008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