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說說我的感受吧,西藏
氈巴


2008
0317

 

(文章來源:http://chinaseries.blogspot.com/


雖然我並沒有經常在西藏,但是斷斷續續也因為工作原因住了好幾年,很多藏區都去過。我想先說一下,請xxxx憤青們都先搞清楚,「藏獨」和「信奉達賴喇嘛」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

達賴喇嘛,在藏傳佛教中的地位是崇高的,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都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的弟子,在藏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崇高的,這是幾百年來的傳統,並不是因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涉及到「獨立」問題藏族人才那麼信奉他,而是從始至終都非常信奉他。這是西藏問題的關鍵,如果不理解這一點,什麼討論都會失去公允性。

一提起達賴喇嘛,幾乎所有的人都罵聲不絕,把他作為藏獨勢力的頭頭,但是達賴喇嘛自從70年代開始,就放棄了「獨立」這兩個字,而改用「高度自治」來作為他的訴求。當然,作為政治人物來說,任何動作都可能隱藏著其他用意,憤青們當然可以理解為「見風使舵」之類的,但是,就我而言,我覺得他是一個相當偉大的人。當80年代末,拉薩暴亂之後,政治局勢趨於穩定,西藏不會再出多大亂子,這時達賴喇嘛沒有必要一再讓步,因為很明顯,我國政府絕對不會放棄西藏地區的控制權,他的任何「高度自治」的訴求明顯不會被接受,他大可以保持著受害者和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的身份,在世界各地訪問講座,絲毫無損於他的名聲。但是近年來,他連續多次嘗試和中央政府談判,希望能夠和平的解決西藏問題。就我個人認為,達賴喇嘛相當有誠意,為了自己的民族,一再的降低自己的底線,值得尊敬。

說到這裡,也許有兄弟就會罵了,「我們把西藏管得好好的,他算什麼,能有多大影響?」

他有多大影響?我舉個例子,05-06年中國各大藏區開展了焚燒珍稀動物毛皮的行動,並不是政府組織的,而是自發的。為什麼?因為達賴喇嘛在印度的法會上提到愈演愈烈的在藏裝上鑲嵌珍稀動物毛皮的行為,他表示很失望。結果,各藏區政府十幾年來屢禁不絕的珍稀動物毛皮走私活動銷聲匿跡,因為藏民都不穿了,燒掉了。有個青海的官員私下哀歎「我們嚴厲的法規和打擊行動,還頂不上達賴喇嘛一句話」。

以上是想說明,藏族的老百姓是多麼信奉達賴喇嘛,所以,他是解決西藏問題的關鍵。

而另一方面,幾乎全民信奉達賴喇嘛的藏族,有多少支持藏獨呢?

我敢肯定的說,沒有多少。

19
年前拉薩發生了暴動,那時候政治局勢並不穩定,大批對政府不滿的老百姓被煽動起來鬧事。而這次,我認識的所有在拉薩的藏族朋友,沒有一個贊成那些人的行為,經過19年的交融,大多數藏族漢族都深深地瞭解對方,很多藏族的朋友同事親人都是漢族,又怎麼會鬧得起來呢?誰不喜歡平靜的生活?只有極少數對社會不滿的人,才會躲在陰暗的角落裡惡毒的煽動。當然我這麼說可能還有人不信。不信,你自己去西藏轉一轉,交些藏族朋友,就什麼都能感覺到了。

那麼還有人會問了,為什麼每年都有人逃去印度那邊,難道他們不是想獨立麼?我告訴你,沒錯兒,確實每年有幾百人跑去印度的達蘭薩拉,那裡號稱小拉薩。但是,你們可以查一下,逃過去的人,是什麼人?有錢人?no no,幾乎都是窮人,僧侶,甚至有錢的僧侶都不會跑過去,為什麼?很簡單,好端端的日子放著不過,跑過去幹什麼?而據我所知,達蘭薩拉的日子也不好過,印度人對藏族相當排擠,認為他們搶了自己的飯碗,絕大部分過去的人也只能靠出賣勞力生活,去年還有國際報道稱,國際社會給與西藏流亡政府的援助,貌似有一半被噶廈的官員貪污掉了。

還有哥們問了,你說達賴喇嘛不提藏獨,怎麼有那麼多的「free Tibet」的小旗子飛來飛去?因為在中國之外,還生活著100萬藏族,相當一部分都沒有工作,甚至連英語都勉勉強強,他們對漢族抱著巨大的敵意。很多激進的團體甚至很早就提出了要進行恐怖活動。這種人,就是世界各地「藏獨」的主力,但是如果退一萬步講,真的「獨立」成功了,他們大多數人也不會放棄國外的生活回去的。虛偽,我個人這樣形容他們。

提到貪污,也不能不提我們偉大的黨治下的西藏自治區政府,就全國範圍來說,沒有人比他們更貪了,看得我真是毛骨悚然。在內地也見過貪污的,還沒見過這麼囂張這麼明目張膽的,現在基本全藏區所有的有利可圖的工程,你不塞個幾十萬是不行的,不論藏漢,貪得一個比一個厲害。我有幾個在林芝做工程的藏族朋友,前兩年想組建個工程隊把林芝八一地區的機場工程拿下,後來一問,別的不要提,先給塞200萬再談,當時就放棄了。還有我親眼見到拉薩一個廳長,有人求他辦事,拎了兩瓶人頭馬,結果人家還生氣了,氣得要死,說你拿這個算什麼,讓把酒放到引擎蓋上,給他的司機說,這種破玩意,你喝不喝?!很巧合,據說這幫碩鼠貪污中央給西藏的撥款,也是一半,呵呵,莫非是官場通例不成?

就這麼個自治區政府,幾乎各級官員都不做實事,整天吃喝玩樂,貪污受賄,中央一個都不管,為什麼?只要你政治穩定,貪破天我們都不管。結果呢?這幾年這幫子錢沒少貪,結果弄出這次的事情來。平時他們對於藏族的管理方法,只是一味的壓制,宗教方面更是壓得厲害,前年我去拉薩,聽說色拉寺僧人要修個廁所,結果還要宗教局的領導批准。一個離拉薩有一百多公里縣裡的寺院,在一個山腳下,要在門口的空地上修個廚房,還要給宗教局的人打報告,結果還沒被批准。這些行為大多數都是「援藏」幹部所為。本土的幹部呢,更是樂得逍遙,有事兒發生更好,只要能鎮壓住,發生越多對他們越有利。西藏解放後的那些元老,大都退休了,賦閒在家,但是去年一聽說中央和達賴喇嘛特使談判,馬上跳腳的跳腳,鬧上吊的鬧上吊,有人還直接將中央說「達賴要是回來,我們馬上上山打游擊去!」為什麼?因為如果達賴喇嘛真的能和中央達成一致,回到中國,那這些元老的子孫利益者們肯定大受損失。可以說,最不希望西藏問題和平解決的,就是這幫盤踞在西藏的貪官們,他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西藏問題懸而不決,時不時有些小麻煩,中央不管,他們樂得做自己的土皇帝。受苦的還是老百姓。這次的暴動中,那些藏族年輕人,也有相當一部分的因素是要發洩被壓制已久的憤怒。我認識的一位政協委員朋友昨天私下說,這次事件多多少少能夠讓中央警覺,西藏的官員無能到什麼程度了。

而對於西藏的老百姓來說,他們肯定是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回來,但是絕大多數人也不會為了什麼虛無縹緲的「藏獨」去行動。而且中央最好能夠在達賴喇嘛的有生之年解決西藏問題。根據藏傳佛教的規定,達賴喇嘛和班禪仁波切是互相認證的,即,一位圓寂了,另一位認證他的轉世,這樣互相認證。如果現在的達賴喇嘛去世了,那麼在中央控制下的班禪仁波切再認證個新的達賴喇嘛,藏族肯定不承認。也許更多的抱怨和反抗就會發生。

也許有的哥們說了,反抗有沒用,殺光了算了。是的,也許在你來看,中國的500萬藏族還不如你今天的晚餐重要,但是你想一下,當你是這500萬人中的一分子,你會有何感想?

對於今時今日的西藏,中央的政策是積極的,這也是愛藏人士和藏族所贊成的,然而在保存藏文化和發展藏區經濟方面,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作為一個對藏族稍微瞭解一些的人,我只是胡亂說說自己的看法,並不準確,但是是我的心聲,西藏現在需要的,是健康的發展和對藏文化的保護,以及西藏問題的和平解決,罈子裡這些喊打喊殺的兄弟,如果你們有一個真正的藏族朋友,也許你們就不會說那些話了,如果大家真的關心西藏,請你們多多瞭解西藏的歷史和現狀,相信你們會愛上她的。

至於那些僅僅是用「西藏歷史問題」作為你們詆毀中國政府工具的所謂民主人士,你們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文章來源:http://chinaseries.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