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啥要說

 

吳季


我沒有感到什麼悲傷。
我認為世界只能是這個樣子的,要麼更糟。
不用告訴我什麼是罪惡。
孩子嘶啞的哭聲我從未聽見。
為什麼你非要我看一看那些麻木的臉憤怒的臉?
我沒有女兒被賣去做雞,
沒有兒子被弄到礦井或磚窯裏。
我理性,克制,
緊守住自己清白的良心。
我沒啥要說。
當然每個人總得先解放自己。
當然我也希望別人都過得好啊。
除了這個我沒啥要說。
我的父親沒有上吊母親沒有下崗。
我沒有爺爺住在搖搖欲墜的危房裏沒有奶奶在揀垃圾。
我討厭暴力我痛心疾首我忍了忍
才沒有罵出口那些
造反的斯巴達克思活該被吊死……
我的哥哥不是包身工。
我沒有姐姐在提心吊膽地擺地攤。
我剝削誰了嗎你少來這套。
這個世界總會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不是嗎?
難道我就沒有一本難念的經?
我們的法律還不夠完善這個你也知道。
反正我不會有一個
上不起學的弟弟失業的弟弟不會有
手指被機器夾斷的
淚流滿面的妹妹。
我沒啥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