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潛水代表甚麼?

 

                                             作者:黃偉國(新聞工作者)

                                           waikwok_wong@yahoo.com.hk

 

(編者按﹕本文曾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現徵得作者同意﹐轉載於本網。)

 

    民建聯主席馬力發表「六四」死人不夠多論後,輿論嘩然。但馬沒有留港堅持立場或爽快認錯,而是消失於公眾視線之外。據民建聯稱,馬已北上廣州治療直腸癌。

 

    病人總容易得到同情,但這個病男弱者可憐蟲,在北上治病前一天還剛以強人姿態聲稱「六四」死的人不夠多,變身真是何其敏捷!這種敏捷,只會令人聯想到海盜們總是上岸姦淫搶掠一番,立即揚帆遠遁。更會想起魯迅數十年前已提醒我們說,狗的落水並不代表洗禮。

 

    或有人說,對一個癌症病人窮追猛打,總是過份涼薄。那麼,公眾從此把馬力定位為病男弱者可憐蟲,又是否馬本人願見呢?民建聯宣傳口號是「一個有前景的政黨」。民建聯成員,不像民主黨人政途到立法會議員便止步,而是在中央扶持下,政治舞台可以擴闊至行政會議、人大政協,未來更可能會晉身為司局級官員或行政長官。這樣「一個有前景的政黨」,須要以疾病悲情為賣點嗎?有前景的政黨,又適宜由一個病男弱者可憐蟲擔任主席嗎?

 

    馬力先強悍後可憐,正代表了本地不少政治人物的性格:快閃文化、機會主義、專走精面、缺乏承擔。馬力在闖禍後,固然沒有站穩民建聯領袖立場,把他心目中香港應該推行的國民教育推行到底。而民建聯也沒能把「六四」作為嚴肅問題辯清大是大非。副主席劉江華僅說,馬言論引起不必要的爭議,民建聯願意道歉。劉含混其詞,仿佛是說六四已不再值得討論了。他最積極的,反倒是搶先在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之前召開記者會,越俎代庖代政府宣佈兩鐵合併後兩年不加價,造成像是民建聯爭取成功的假象。民建聯這種遇事兩頭望,最擅抽水佔小便宜的表現,又怎不教它「尾巴黨」、「實惠黨」的形象更深入民心?

 

    再拉闊點說,民建聯也許命定只能有這種表現。民建聯成立,目的正為整合香港民意以支持中央和特區政府。因此,它要爭取港人民意支持,但更重要是追隨中央意願,即所謂的「一國先於兩制」,或二十三條爭論期間的「沒有國那有家」。當港人民意和中央意願不一致時,民建聯往往先是含混迴避,間中會有限度站在民意一方,但一旦中央對問題定案,又必然會全力支持中央。從對「六四」的觀點含糊善變,到將爭取零七零八雙普選列入政綱其後又沒有下文,再到蔡素玉力主保留皇后碼頭最近又投棄權票,民建聯從來就是依偱這條軌跡走。如果說民建聯有甚麼是向來一致,也就是這種「不一致」。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