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十八週年談「中國崛起」與「和諧社會」

先驅社

 

  

  八九民運和隨後的六四屠殺已經過去十八年,而最近這十五年裡中國是全世界發展最快的國家,難怪仍然紀念六四的人越來越少了。今天人們對中國談論最多的,是「中國的崛起」和「建設和諧社會」。我們在此提出一種可算是另類的看法。

 

  中國已經崛起或者正在崛起,看來似乎已成定論。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平均每年增長達百分之十,私人儲蓄有數萬億人民幣,外匯儲備額世界第一,對美國的貿易出超也是世界第一,各國商人都爭相來中國投資,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的說法已經流行了好幾年,中國的武裝力量發展引起全世界矚目,越來越多的國際問題需要中國介入來尋求解決。不少中國人為自己國家的現狀感覺自豪,還有不少人指望著中國即將恢復漢唐盛世的大國地位。許多正直的外國學者也對中國近年的發展表示衷心的讚揚。中國政府似乎應該更是充滿自信和自豪。事實上,中國政府也常說目前是中國現代史上最好的時期,尤其愛說這個局面得來不易,證明十八年前那樣處理六四事件是正確的。

 

  不過,只要你用比較認真的態度來觀察中國的局勢,就一定會注意到:無論中國的民間還是政府,都並沒有太平盛世的感覺。什麼「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不用說了,這簡直是當今的祖國同胞難以想像的。相反,你倒無法避免感到層出不窮的壞消息不斷壓上你的心頭:就是那些極度不公平、不合理的肆無忌憚地剝削貧苦、欺凌弱小的事件,以及種種人為的災禍。教育和醫療一向是帶有清高慈愛意味的行業,在今日中國卻列入了公認最腐化可惡的三大行業。還有一行則是與房屋的拆建有關的。這方面不但充滿了腐敗貪污,而且不斷發生官商勾結,強拆民房,甚至害得居民家破人亡的令人髮指的事件。因此,不難了解到:今天政府強調建設和諧社會,並不表示中國社會正在走上和諧的道路,實在是因為社會矛盾太尖銳,戾氣太濃厚了,政府感到危機嚴重,所以才呼籲和諧相處。事實上,當那些受到歧視或欺凌的百姓稍有反抗行動,甚至不過僅僅是企圖「上訪」申冤的時候,所得到的,常常不是政府的關懷和公正處理,反倒是更進一步的迫害。祖國如此這般的崛起,能令大多數的下層人民覺得生活一天天好起來嗎?他們能相信明天會更好嗎?

 

  至於說,中國巨大的GDP數字,如果換算為平均每人的生產值,就仍然屬於第三世界的水平。況且,這個生產總值並不代表中國人的收入,其中很大部份是在華投資的外商的收入。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很大,積累起巨額的外匯,也不表示中國賺了美國很多錢,反倒是美商從中賺了大錢。同時中國拿手中的外匯買許多美國債券,等於不斷借錢給美國人去作負債的消費。中國多如春筍的新生工廠,並不是從事著高級、先進的生產工作,而是把先進國淘汰掉的所謂「勞動密集」的生產部門接過來經營。倒是今天中國一般工廠裡的工作條件,可以跟十九世紀英國作為世界工廠時的惡劣條件相比。許多工廠是為外國來料加工的,它們的收入比起委託加工的外商,少得可憐。關於這些方面的真相,早已有許多中外的研究者指出,用不著我們在此細說。至於最近瘋狂暴漲的大陸股票市場,不但越來越大的泡沫遲早要突然爆破,主要把那些小股民害苦,而且有識之士早已指出,這種與實際產業脫離了關係的金融市場,並不能代表真實的經濟成長。

 

  官方稱之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當今中國社會,其實早已背離了真正的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變成一種最醜陋、最野蠻的資本主義社會。它只能讓少數人不擇手段地暴富起來,同時大肆破壞自然環境,使經濟無法持續發展,而不可能給大多數勞動人民帶來幸福的生活。只有勞動人民自己來當家作主,集體而民主地掌握一切資源,為民生、而不是為個人發財,也不是為追求無限度的經濟增長而生產,才是人民真正的出路。那也就是好幾百年、甚至幾千年來人類最優秀、最可敬的思想家和仁人志士所設想和追求的真正的社會主義路線。為了同那已經被許多欺騙人民的野心家濫用過的名稱區別開來,這路線也許可以叫作新民生主義。

 

2007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