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記憶與遺忘之爭

 

                                           作者:黃偉國(新聞工作者)

                                           waikwok_wong@yahoo.com.hk

(編者按﹕本文曾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現徵得作者同意﹐轉載於本網。)

 

    每年六四,總叫人不願回憶,不敢忘記!今年,是民建聯主席馬力首先勾起血腥記憶。他與傳媒茶聚,不滿有教師授課時將六四事件稱為六四屠城,聲稱沒有這回事,因為死的人還不夠多。馬又表示不相信坦克曾將抗議者輾成肉餅,挑戰說可以拿隻豬去輾輾,看會否變成肉餅。馬力言論引起傳媒嘩然,一份報章以「馬力冷血」大字標題形容。他事後退讓,承認用詞輕率,民建聯則聲稱願意道歉。

 

    讀這段新聞,我是憂心多於憤怒。民建聯對六四的態度一向是迴避,這次為甚麼會主動出擊?俗稱「左派」的親北京人士是對形勢有新的判斷,認定港人早已足夠麻木苟且,不再有熱血了嗎?

 

    六四翌年,中秋佳節前夕市面熱鬧。我和一位友人趁人流暢旺,在街上派傳單呼籲大家毋忘六四。派著派著,友人竟迷惘起來了:「人家一家大小開開心心逛街,六四像已遠了。我們是否很討厭,在破壞別人的平靜生活呢?」

 

    不錯,回憶鮮血不會令人快樂。因此,十八年來無數人轉向,有些是因為與現政權有種種政治經濟聯繫,轉向可得到利益;但更多人倒是毫無實利,只為既改變不了外在世界,就扭曲自己的內在思維去遷就:要打倒鄧李楊集團不容易,相反地將是非對錯模糊,讓自己接受六四鎮壓不無道理則容易得多。一旦接受,也就可以安心去按摩唱K打麻雀了。

 

    但是,魯迅曾經寫過人為甚麼要有痛苦的感覺。他說,如果人感受不了痛苦,那天身上出現一個傷口也不知道,鮮血流盡時,便會頹然倒地死去了。這種死,也讓人無法不想起他那著名的在密封鐵屋中無聲無息死去的比喻,更想起他筆下一群圍觀同胞遭侵略者砍頭殺戳,仍然神情麻木的中國人。

 

    米蘭•昆德拉說:「人與強權的鬥爭,正是記憶與遺忘之爭。」強權統治者總是希望我們忘記,因為不斷忘記歷史的人,永遠無法學習和前進。因此,馬力這類人不可怕,「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可怕的倒是我們不再對十八年前的鮮血和眼淚感憤怒。邪惡的勢力總是得寸進尺,你退一步它會要你退兩步,你低頭它會要你跪下。馬力這次主動評六四是一次測試水溫,他們開始在想,港人恐怕已足夠麻木苟且了,且試試看是不是。請告訴我,他們猜對了嗎?

 

    今年六四,你我相約到維園,讓我們點起千萬枝臘燭,告訴全世界我們是會憤怒會流淚,更懂得痛苦的人!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