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易,撼毛澤東難——評托派份子柴榮和紅草的謬論

袁史駑

來源: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701/14147.html


毛澤東在世的時候,托派難有作為,他們在人民群眾中的一切活動影響很小很小,不論是的影響還是壞的影響,小到可以忽略不計。托派的後繼者們,很想在毛澤東逝世後,重整旗鼓,有所作為,無奈毛澤東在人民群眾中的印象太深刻了,幾乎沒有插足的餘地。為什麼毛澤東能在人民群眾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呢?因為現實是最好的老師,它使人民受到了永生難忘的教育。今天的工農勞苦大眾,豈止是就不了業,買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學,他們實際上已經成為資本家的雇傭奴隸,變成了只能為資本家創造財富的牛馬。而這一切,已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所完全證實。所謂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毛澤東影響的存在,成為托派不可逾越的鴻溝。於是,托派為了消除毛澤東在人民群眾中的影響,開闢自己的陣地,便用造謠、歪曲的手法,在毛澤東的著作上做文章,企圖利用年青人缺乏歷史經歷,缺乏理論修養,對他們進行矇騙,與我們爭奪群眾。

比如有個筆名叫柴榮(還有紅草)的人,他把毛澤東於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二日至十四日在六屆六中全會上作的題為《論新階段——抗日民族戰爭與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發展的新階段》的報告貼在網上,並在文前特別提示,編入毛澤東選集第二卷的,有一篇文章,題目為<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只是<論新階段>其中一個小節而已。”“很少人知道,在收入(時)是經過大量竄改的(紅草稱之為篡改)。還說“1949年以來,<論新階段>一文列為機密,即使是近年出版的毛澤東文集,雖然發表了許多從未發表的文章,可是<論新階段>始終沒有發表。”“大家看了(《論新階段》的)第三節的第十八小節題為<國民黨有光明前途>,以及第四節第二小節的,題為<擁護蔣委員長,擁護國民政府>,就會明白為什麼<論新階段>一文會長期被毛澤東和中共列為機密了。並煞有介事地說,到今天為止,大陸的歷史教科書在提到1938年10月的毛澤東的報告的時候,總是說他的報告是強調共產黨在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地位,反對王明所提倡的「一切經過統一戰線」。可是,任何人如果讀過(《論新階段》中)<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的原文,就會知道當時毛澤東的立場基本上同王明沒有差別。在這篇報告之中,毛澤東說「在統一戰線中,獨立性不能超過統一性」這句話在收入選集的時候已經刪去了。同時刪去的還有好多。他的這些特別提示,分為四個層次,想要說明什麼意思呢?他是要證明,毛澤東跟王明一樣,都是主張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也是實行的右傾機會主義路線,並不是什麼一貫正確。而且更為惡劣的是,毛澤東為了裝成一貫正確,幾十年來都在隱瞞事實真相。這才是托派柴榮所要達到的目的。

事實真的如托派柴榮說的那樣嗎?否!柴榮是在造謠,是在歪曲,是在欺騙。他們的手法雖不如李志綏、張戎那樣下作,但是確實是夠卑鄙的。為了說明《論新階段》一文是如何產生的,我們不能不從時代背景說起。

毛澤東在延安時打過一個比方。他說,陝北的毛驢馱著東西是不肯上山的。要讓毛驢上山,就得一推二拉三打。他的這個比方,講的就是蔣介石。蔣介石是什麼人?他是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代理人。他對共產黨恨之入骨,一九二七年他發動反革命政變,舉起屠刀殺向共產黨人。其後又了十年的,恨不得把共產黨人斬盡殺絕。九一八事變發生時,他命令張學良不抵抗,要張把部隊開到蘇區去剿共。他的方針就是攘外必先安內。面對強敵,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說,寧可亡於日本人,不可亡於共產黨。亡於日本人還有亡國奴可做,亡于共產黨連做亡國奴的機會都沒有。國難當頭,我們黨的方針是隨著時局的變化而變化的。開始是反蔣抗日,中間是逼蔣抗日,後來是聯蔣抗日。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變化?因為日本大舉侵略中國,民族矛盾上升到主要地位,階級矛盾退居於次要地位,全國人民都主張停止內戰,一致對外。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實行兵諫時,何應欽要發兵攻打張、楊,派飛機轟炸西安。宋美齡托端納帶信給蔣介石,說南京戲中有戲。蔣這才知道,親日派大有人在,兒皇帝的位置也不是那麼好坐的。所以,毛澤東對蔣介石就採取了對付毛驢的辦法,一推二拉三打,推要推得有力,拉要拉得合適,打要打得恰到好處,讓他也加入到抗日的行列中來。

党的六屆六中全會是在什麼情況下為了什麼而召開的呢?有人說,蔣介石這個人,外戰外行,內戰內行。其實,他根本就不會打仗,特別不善於戰略指揮。五次反圍剿如果是毛澤東指揮,結果肯定是另外一種結局。抗戰初期,老蔣東北不打,華北不打,忻口戰役也不好好組織指揮,卻調動六、七十萬人搞什麼凇滬會戰,那個地方你又沒有海空優勢,而且又是在你床邊上打,睡覺都不安穩,打的時候又不在要地設防,明朝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不知道,日本人在金山衛一登陸,包你的餃子,弄了個全線潰逃。結果不成了,日本人一下子沖進南京,三十萬人無辜被日本人屠殺。更要命的是這一下打掉了士氣,國民黨的兵,從此見到日本人就倉皇逃竄。在武漢失守之前,有兩個問題亟待解決。一個是亡國論甚囂塵上,弄得人心惶惶;一個是王明的右傾投降主義,他極力主張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我以為,六屆六中全會就是為解決這兩個主要問題而召開的。破除亡國論,這是全國軍民各黨各派都要解決的問題,所以需要公開進行;解決王明的右傾機會主義,這是黨內的事情,只能在黨內解決,不能公開。

毛澤東的《論新階段》說了些什麼呢?一、大家不要過於緊張,日本國小、兵少而且分散,只能佔領大、中城市和交通要道,國民黨還有雲、貴、川這個大後方,共產黨可以到敵後去開闢抗日根據地,交通要道兩旁廣大區域國民黨軍可以作為正面戰場與敵周旋,國際援助正在朝有利的方面轉化,敵人猶如強弩之末,其攻勢即將達到頂點,相持階段必將出現——這就是毛澤東科學論證的可望而又可及的即將到來的抗日新階段。這是一顆定心丸,有了這顆定心丸,就可以穩定軍心、民心,穩定老蔣等上層人物的抗日意志。二、抗戰具體怎麼抗?除了五月間發表的《論持久戰》,這次從政治、經濟、文化、軍事、後方工作等等各個方面都詳加論述,拿出了共產黨抗日的各項主張和辦法,等於給各黨各派,特別是給國民黨制定了一套路線、方針、政策。共產黨為什麼要給各黨各派制定路線、方針、政策呢?因為中國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國家,中國的資產階級從娘胎出來就帶有搖擺性、妥協性、依附性,他沒有能力領導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必須由無產階級領導才能成功。我們常常說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新就新在無產階級領導上。毛澤東代表中國共產黨提出的這一套路線、方針、政策,別的階級、黨派就不可能提得出來。這就叫高屋建瓴,這就叫主動權。老蔣常常擺出一副領袖的架子,要別黨別派服從他的領導。領導權是要得到的嗎?空喊領導權是不行的,你得拿得出正確的行之有效的主張和辦法,毛澤東就拿得出來,就做到了這一點。三、《論新階段》從兩個方面講了今後發展的新階段,一個是從抗日民族戰爭講的,一個是從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講的。講統一戰線不是只從共產黨一個方面講,而是從參加統一戰線的各黨各派講。講各黨各派都要維護統一戰線的原則,講了各黨各派如何處理統一性與獨立性的辨證關係。

我為什麼要從大的方面講這個問題呢?把大的方面的問題講透了,托派柴榮矇騙人的東西就好破解了。

一、毛澤東的〈論新階段〉解放後就見不得人,就成了機密嗎?

抗戰期間,毛澤東的這篇文章,是作為指導抗戰的重要文獻發表的,流行了各種各樣的版本,我們黨惟恐播之不遠,竭盡全力加大發行量。就我所知的版本,就有〈解放>五七期( 一九三八.一一.二五),〈新華日報(重慶)〉( 一九三八.一二),〈 新群眾叢書〉二十二(新華日報社 一九三八.一二),〈中國革命戰爭指導理論之四〉(新民主出版社[香港] 一九四八),〈文獻卷之三.四〉( 風雨書屋 一九三八.一二—— 一九三九.一),〈中國共產黨的六中全會文獻〉( 重慶新華日報館 一九三九),〈論新階段(單行本)〉(解放社一九四二年四月出版)。這篇文章版本如此之多,當時在解放區、國統區甚至海外發行量如此之巨大,這個機密解放後如何保守 柴榮先生難道不覺得造謠造過頭了嗎?其次,這篇指導抗日的文獻,當時大量發行確有必要,解放後事過境遷,再去廣泛發行,柴榮先生又會有什麼說道呢?再次,柴榮先生怎麼知道解放後就沒有印製過這個文獻呢?老實告訴你吧,就我所知,文化大革命以前,中央曾經印製過六屆六中全會的所有文獻(其中就有〈論新階段〉),發到黨內所有中高級幹部進行學習、討論;再一個就是縣以上黨史研究部門,基本上都有黨史文獻彙編,其中就有〈論新階段〉。另外,如果柴榮先生願意的話,請你打開電腦,上網搜索,網址是:http://news3.xinhuanet.com/ziliao/2004-11/30/content_2276573.htm ,看看是不是《論新階段》?如果有,請你扇自己一個耳光,提醒自己以後別再造謠了,行不行?再提醒一下,《人民網》也有。

二、毛澤東竄改篡改)了自己的著作嗎?

本來,作者修改自己的作品是常見的事情。《著作權法》並未將作者修改自己的作品視為違法,學界有一門學問叫版本學,專門研究版本內容的差異。而柴榮先生提出的問題,不是作者能不能修改自己作品的問題,他是從道德層面提出這個問題的,他懷疑的是作者的動機,他要誅心,他認為作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即毛澤東並非一貫正確,修改的目的是為了掩飾錯誤——不然,為什麼將《論新階段》列為機密,解放後始終沒有發表,已發表的只有其中一個小節而已,而且經過(了)大量竄改(或篡改。我們怎麼看這個問題呢?柴榮先生並非大老粗,而是一個典型的知識份子,他把毛澤東修改自己的著作這種常見的事情拿出來做文章,其目的就是為了歪曲,就是為了誤導。為什麼這麼說呢?毛澤東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思想家,可以說是著作等身。他在世時之所以只出版〈毛選〉四卷,是因為此前各地方曾經出版過幾種不同的版本,體例頗為雜亂,文字亦有錯訛,有些重要的著作又沒有收進去,而且都沒有經過本人審查,所以才有此舉。出不出全集,理應是後人考慮的事情。至於為什麼不全文發表〈論新階段〉,這是屬於體例的問題。從〈論新階段〉的副標題就可以看出,一個是民族革命戰爭,一個是民族統一戰線。五月發表的〈論持久戰〉,全文講的都是民族革命戰爭,毛澤東出選集的目的不是為了賺稿費(〈論新階段〉六萬多字,稿費的確很多),有什麼必要重複呢?至於民族統一戰線,選集所選的〈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和〈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都講到了,這種編排技巧,還有懈可擊嗎?說到〈論新階段〉中的一個章節,即〈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把它作為一篇獨立的文章,毛澤東確實是花了很大精力修改過的。為什麼要這樣改?〈論新階段〉是整體,〈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是局部,為了前後照應,在別的章節中說過了的,在另一章節中就不必重複,完全可以不說。例如,〈論新階段〉一文的第五章(長期戰爭與長期合作)第五小節,講的是長期合作的組織形式。如果實現了第一種和第二種組織形式,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有何不可。否則,一切服從統一戰線,就是服從國民黨和蔣介石。這就是馬克思主義和右傾機會主義的分水嶺。馬克思主義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一切應以時間、地點、條件為轉移。托洛茨基主義為什麼在世界上行不通,因為它的思想方法是形而上學的,而不是辨證唯物主義的。又例如,毛澤東在〈論新階段〉中說過,在統一戰線中,獨立性不能超過統一性,而是服從統一性。他說這個話的時候,是對一切階級一切黨派說的。共產黨的獨立性不能超過統一性,國民黨和其他黨派的獨立性同樣也不能超過統一性。他說,不論是國民黨也好,共產黨也好,其他黨派也好,都是一樣。解放後,將這一章節獨立城篇,因為事過境遷,其物件只限於中國共產黨,請柴榮先生平心而論,毛澤東是不是應該那樣修改呢?

三、不可以為老蔣捧場嗎?

柴榮先生故作驚訝地指出,大家看了(《論新階段》的)第三節的第十八小節題為<國民黨有光明前途>,以及第四節第二小節的,題為<擁護蔣委員長,擁護國民政府>,就會明白為什麼<論新階段>一文會長期被毛澤東和中共列為機密了。你看看,毛澤東對原來不共戴天的有著血海深仇的生死冤家竟然如此吹捧,那還了得!柴榮先生堪稱一流的煽動家。好吧,那我們當時就應當按柴榮先生說的辦。西安事變張、楊不是抓住了老蔣嗎?這個機會實在難得,為了報仇血恨,咱們趁機把他幹掉豈不更妙。或者象譚余保不滿意陳毅動員他合作抗日那樣,把毛澤東抓起來,用旱煙袋敲他的腦袋,看他還右傾右傾。請問柴榮先生,這樣做了,高興的是誰呢?我看只能是日本人,或者是投靠日本人的漢奸。應當懂得,在民族矛盾上升為國內矛盾的主要地位的時候,我黨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是十分正確的,也是完全必要的。須知,當時只有兩個大黨,即國民黨和共產黨,有武裝力量的也只有這兩個黨。而這個統一戰線也只能是以國共兩黨為基礎。如果不捐棄前嫌,時時心存芥蒂,統一戰線還能鞏固得了嗎?柴榮先生提出的還只是字面上的,毛澤東的文章中還有實質上的讓步,當年要紅軍把軍帽上的五角星換成狗牙齒(國民黨徽),戰士們的牢騷說的更難聽。可是奇怪得很,沒有多久,延安成了老百姓心目中聖地,成千上萬的革命人民,冒著各種危險,不顧一切地投奔延安,共產黨、八路軍、新四軍一下子由三萬發展到三十萬。上面說的只是聯合的一面,鬥爭的一面,毛澤東在文章沒有機會說,柴榮先生也絕口不提。關心這段歷史的朋友們,請你們自己去網上搜索吧。

四、毛澤東的立場基本上同王明沒有差別嗎?

在說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不能不聯繫到史達林。史達林是一位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他也十分關心中國的事情。但是,他對中國的情況並不瞭解。他以為國民黨的勢力很大,共產黨經過長征後力量十分弱小,好象自身都難保。所以他就按照法國共產黨的路子,要中國共產黨實行什麼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方針。王明這個人有領袖欲,他就拿著雞毛當令箭,用這個東西回國來爭党的領導權。毛澤東偉大就偉大在敢於堅持真理,他認為,在民族鬥爭中,階級鬥爭是以民族鬥爭的形式出現的,這種形式,表現了兩者的一致性。在實際鬥爭中,始終堅持了獨立自主精神。在這方面,是有經驗教訓的。福建出了個何明事件,一千多人,因為未能堅持獨立自主,全部被國民黨吃掉了。湘鄂贛的遊擊隊,得到周恩來、董必武的指示,獨立自主靠山紮,就得到很好的保存。柴榮先生只顧找岔子,不認真研究六屆六中全會解決什麼問題。就是在同一個會上,毛澤東作了結論,其中就講了《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見《毛選》二卷五○一頁),嚴肅批判了王明的一切經過統一戰線一切服從統一戰線。那時,共產國際已經得到任弼時報告,認定王明缺乏實際工作經驗,不應爭當領袖。在各種因素的作用下,全會通過了《中共擴大的六中全會政治決議案》,批准了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央政治局的路線。

以上說的這些,都是有史實佐證的。不知道柴榮先生有何話說。毛澤東是偉大的,人民認可他。他將永遠屹立在人民心中。撼山易,撼毛澤東難。所有的托派,包括柴榮先生在內,請不要自不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