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易,撼毛泽东难——评托派份子柴荣和红草的谬论

袁史驽

来源: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701/14147.html


毛泽东在世的时候,托派难有作为,他们在人民群众中的一切活动影响很小很小,不论是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托派的后继者们,很想在毛泽东逝世后,重整旗鼓,有所作为,无奈毛泽东在人民群众中的印象太深刻了,几乎没有插足的余地。为什么毛泽东能在人民群众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呢?因为现实是最好的老师,它使人民受到了永生难忘的教育。今天的工农劳苦大众,岂止是就不了业,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他们实际上已经成为资本家的雇佣奴隶,变成了只能为资本家创造财富的牛马。而这一切,已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所完全证实。所谓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毛泽东影响的存在,成为托派不可逾越的鸿沟。于是,托派为了消除毛泽东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开辟自己的阵地,便用造谣、歪曲的手法,在毛泽东的著作上做文章,企图利用年青人缺乏历史经历,缺乏理论修养,对他们进行蒙骗,与我们争夺群众。

比如有个笔名叫柴荣(还有红草)的人,他把毛泽东于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二日至十四日在六届六中全会上作的题为《论新阶段——抗日民族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的报告贴在网上,并在文前特别提示,编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的,有一篇文章,题目为<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只是<论新阶段>其中一个小节而已。”“很少人知道,在收入(时)是经过大量窜改的(红草称之为篡改)。还说“1949年以来,<论新阶段>一文列为机密,即使是近年出版的毛泽东文集,虽然发表了许多从未发表的文章,可是<论新阶段>始终没有发表。”“大家看了(《论新阶段》的)第三节的第十八小节题为<国民党有光明前途>,以及第四节第二小节的,题为<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就会明白为什么<论新阶段>一文会长期被毛泽东和中共列为机密了。并煞有介事地说,到今天为止,大陆的历史教科书在提到1938年10月的毛泽东的报告的时候,总是说他的报告是强调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地位,反对王明所提倡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可是,任何人如果读过(《论新阶段》中)<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的原文,就会知道当时毛泽东的立场基本上同王明没有差别。在这篇报告之中,毛泽东说「在统一战线中,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这句话在收入选集的时候已经删去了。同时删去的还有好多。他的这些特别提示,分为四个层次,想要说明什么意思呢?他是要证明,毛泽东跟王明一样,都是主张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也是实行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并不是什么一贯正确。而且更为恶劣的是,毛泽东为了装成一贯正确,几十年来都在隐瞒事实真相。这才是托派柴荣所要达到的目的。

事实真的如托派柴荣说的那样吗?否!柴荣是在造谣,是在歪曲,是在欺骗。他们的手法虽不如李志绥、张戎那样下作,但是确实是够卑鄙的。为了说明《论新阶段》一文是如何产生的,我们不能不从时代背景说起。

毛泽东在延安时打过一个比方。他说,陕北的毛驴驮着东西是不肯上山的。要让毛驴上山,就得一推二拉三打。他的这个比方,讲的就是蒋介石。蒋介石是什么人?他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他对共产党恨之入骨,一九二七年他发动反革命政变,举起屠刀杀向共产党人。其后又了十年的,恨不得把共产党人斩尽杀绝。九一八事变发生时,他命令张学良不抵抗,要张把部队开到苏区去剿共。他的方针就是攘外必先安内。面对强敌,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宁可亡于日本人,不可亡于共产党。亡于日本人还有亡国奴可做,亡于共产党连做亡国奴的机会都没有。国难当头,我们党的方针是随着时局的变化而变化的。开始是反蒋抗日,中间是逼蒋抗日,后来是联蒋抗日。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变化?因为日本大举侵略中国,民族矛盾上升到主要地位,阶级矛盾退居于次要地位,全国人民都主张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实行兵谏时,何应钦要发兵攻打张、杨,派飞机轰炸西安。宋美龄托端纳带信给蒋介石,说南京戏中有戏。蒋这才知道,亲日派大有人在,儿皇帝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好坐的。所以,毛泽东对蒋介石就采取了对付毛驴的办法,一推二拉三打,推要推得有力,拉要拉得合适,打要打得恰到好处,让他也加入到抗日的行列中来。

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是在什么情况下为了什么而召开的呢?有人说,蒋介石这个人,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其实,他根本就不会打仗,特别不善于战略指挥。五次反围剿如果是毛泽东指挥,结果肯定是另外一种结局。抗战初期,老蒋东北不打,华北不打,忻口战役也不好好组织指挥,却调动六、七十万人搞什么凇沪会战,那个地方你又没有海空优势,而且又是在你床边上打,睡觉都不安稳,打的时候又不在要地设防,明朝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不知道,日本人在金山卫一登陆,包你的饺子,弄了个全线溃逃。结果不成了,日本人一下子冲进南京,三十万人无辜被日本人屠杀。更要命的是这一下打掉了士气,国民党的兵,从此见到日本人就仓皇逃窜。在武汉失守之前,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一个是亡国论甚嚣尘上,弄得人心惶惶;一个是王明的右倾投降主义,他极力主张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我以为,六届六中全会就是为解决这两个主要问题而召开的。破除亡国论,这是全国军民各党各派都要解决的问题,所以需要公开进行;解决王明的右倾机会主义,这是党内的事情,只能在党内解决,不能公开。

毛泽东的《论新阶段》说了些什么呢?一、大家不要过于紧张,日本国小、兵少而且分散,只能占领大、中城市和交通要道,国民党还有云、贵、川这个大后方,共产党可以到敌后去开辟抗日根据地,交通要道两旁广大区域国民党军可以作为正面战场与敌周旋,国际援助正在朝有利的方面转化,敌人犹如强弩之末,其攻势即将达到顶点,相持阶段必将出现——这就是毛泽东科学论证的可望而又可及的即将到来的抗日新阶段。这是一颗定心丸,有了这颗定心丸,就可以稳定军心、民心,稳定老蒋等上层人物的抗日意志。二、抗战具体怎么抗?除了五月间发表的《论持久战》,这次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后方工作等等各个方面都详加论述,拿出了共产党抗日的各项主张和办法,等于给各党各派,特别是给国民党制定了一套路线、方针、政策。共产党为什么要给各党各派制定路线、方针、政策呢?因为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中国的资产阶级从娘胎出来就带有摇摆性、妥协性、依附性,他没有能力领导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才能成功。我们常常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新就新在无产阶级领导上。毛泽东代表中国共产党提出的这一套路线、方针、政策,别的阶级、党派就不可能提得出来。这就叫高屋建瓴,这就叫主动权。老蒋常常摆出一副领袖的架子,要别党别派服从他的领导。领导权是要得到的吗?空喊领导权是不行的,你得拿得出正确的行之有效的主张和办法,毛泽东就拿得出来,就做到了这一点。三、《论新阶段》从两个方面讲了今后发展的新阶段,一个是从抗日民族战争讲的,一个是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讲的。讲统一战线不是只从共产党一个方面讲,而是从参加统一战线的各党各派讲。讲各党各派都要维护统一战线的原则,讲了各党各派如何处理统一性与独立性的辨证关系。

我为什么要从大的方面讲这个问题呢?把大的方面的问题讲透了,托派柴荣蒙骗人的东西就好破解了。

一、毛泽东的〈论新阶段〉解放后就见不得人,就成了机密吗?

抗战期间,毛泽东的这篇文章,是作为指导抗战的重要文献发表的,流行了各种各样的版本,我们党惟恐播之不远,竭尽全力加大发行量。就我所知的版本,就有〈解放>五七期( 一九三八.一一.二五),〈新华日报(重庆)〉( 一九三八.一二),〈 新群众丛书〉二十二(新华日报社 一九三八.一二),〈中国革命战争指导理论之四〉(新民主出版社[香港] 一九四八),〈文献卷之三.四〉( 风雨书屋 一九三八.一二—— 一九三九.一),〈中国共产党的六中全会文献〉( 重庆新华日报馆 一九三九),〈论新阶段(单行本)〉(解放社一九四二年四月出版)。这篇文章版本如此之多,当时在解放区、国统区甚至海外发行量如此之巨大,这个机密解放后如何保守 柴荣先生难道不觉得造谣造过头了吗?其次,这篇指导抗日的文献,当时大量发行确有必要,解放后事过境迁,再去广泛发行,柴荣先生又会有什么说道呢?再次,柴荣先生怎么知道解放后就没有印制过这个文献呢?老实告诉你吧,就我所知,文化大革命以前,中央曾经印制过六届六中全会的所有文献(其中就有〈论新阶段〉),发到党内所有中高级干部进行学习、讨论;再一个就是县以上党史研究部门,基本上都有党史文献汇编,其中就有〈论新阶段〉。另外,如果柴荣先生愿意的话,请你打开电脑,上网搜索,网址是:http://news3.xinhuanet.com/ziliao/2004-11/30/content_2276573.htm ,看看是不是《论新阶段》?如果有,请你扇自己一个耳光,提醒自己以后别再造谣了,行不行?再提醒一下,《人民网》也有。

二、毛泽东窜改篡改)了自己的著作吗?

本来,作者修改自己的作品是常见的事情。《著作权法》并未将作者修改自己的作品视为违法,学界有一门学问叫版本学,专门研究版本内容的差异。而柴荣先生提出的问题,不是作者能不能修改自己作品的问题,他是从道德层面提出这个问题的,他怀疑的是作者的动机,他要诛心,他认为作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即毛泽东并非一贯正确,修改的目的是为了掩饰错误——不然,为什么将《论新阶段》列为机密,解放后始终没有发表,已发表的只有其中一个小节而已,而且经过(了)大量窜改(或篡改。我们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柴荣先生并非大老粗,而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他把毛泽东修改自己的著作这种常见的事情拿出来做文章,其目的就是为了歪曲,就是为了误导。为什么这么说呢?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思想家,可以说是著作等身。他在世时之所以只出版〈毛选〉四卷,是因为此前各地方曾经出版过几种不同的版本,体例颇为杂乱,文字亦有错讹,有些重要的著作又没有收进去,而且都没有经过本人审查,所以才有此举。出不出全集,理应是后人考虑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不全文发表〈论新阶段〉,这是属于体例的问题。从〈论新阶段〉的副标题就可以看出,一个是民族革命战争,一个是民族统一战线。五月发表的〈论持久战〉,全文讲的都是民族革命战争,毛泽东出选集的目的不是为了赚稿费(〈论新阶段〉六万多字,稿费的确很多),有什么必要重复呢?至于民族统一战线,选集所选的〈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和〈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都讲到了,这种编排技巧,还有懈可击吗?说到〈论新阶段〉中的一个章节,即〈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把它作为一篇独立的文章,毛泽东确实是花了很大精力修改过的。为什么要这样改?〈论新阶段〉是整体,〈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是局部,为了前后照应,在别的章节中说过了的,在另一章节中就不必重复,完全可以不说。例如,〈论新阶段〉一文的第五章(长期战争与长期合作)第五小节,讲的是长期合作的组织形式。如果实现了第一种和第二种组织形式,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有何不可。否则,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就是服从国民党和蒋介石。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和右倾机会主义的分水岭。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一切应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托洛茨基主义为什么在世界上行不通,因为它的思想方法是形而上学的,而不是辨证唯物主义的。又例如,毛泽东在〈论新阶段〉中说过,在统一战线中,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而是服从统一性。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是对一切阶级一切党派说的。共产党的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国民党和其它党派的独立性同样也不能超过统一性。他说,不论是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其它党派也好,都是一样。解放后,将这一章节独立成篇,因为事过境迁,其对象只限于中国共产党,请柴荣先生平心而论,毛泽东是不是应该那样修改呢?

三、不可以为老蒋捧场吗?

柴荣先生故作惊讶地指出,大家看了(《论新阶段》的)第三节的第十八小节题为<国民党有光明前途>,以及第四节第二小节的,题为<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就会明白为什么<论新阶段>一文会长期被毛泽东和中共列为机密了。你看看,毛泽东对原来不共戴天的有着血海深仇的生死冤家竟然如此吹捧,那还了得!柴荣先生堪称一流的煽动家。好吧,那我们当时就应当按柴荣先生说的办。西安事变张、杨不是抓住了老蒋吗?这个机会实在难得,为了报仇血恨,咱们趁机把他干掉岂不更妙。或者象谭余保不满意陈毅动员他合作抗日那样,把毛泽东抓起来,用旱烟袋敲他的脑袋,看他还右倾右倾。请问柴荣先生,这样做了,高兴的是谁呢?我看只能是日本人,或者是投靠日本人的汉奸。应当懂得,在民族矛盾上升为国内矛盾的主要地位的时候,我党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十分正确的,也是完全必要的。须知,当时只有两个大党,即国民党和共产党,有武装力量的也只有这两个党。而这个统一战线也只能是以国共两党为基础。如果不捐弃前嫌,时时心存芥蒂,统一战线还能巩固得了吗?柴荣先生提出的还只是字面上的,毛泽东的文章中还有实质上的让步,当年要红军把军帽上的五角星换成狗牙齿(国民党徽),战士们的牢骚说的更难听。可是奇怪得很,没有多久,延安成了老百姓心目中圣地,成千上万的革命人民,冒着各种危险,不顾一切地投奔延安,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一下子由三万发展到三十万。上面说的只是联合的一面,斗争的一面,毛泽东在文章没有机会说,柴荣先生也绝口不提。关心这段历史的朋友们,请你们自己去网上搜索吧。

四、毛泽东的立场基本上同王明没有差别吗?

在说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不联系到斯大林。斯大林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也十分关心中国的事情。但是,他对中国的情况并不了解。他以为国民党的势力很大,共产党经过长征后力量十分弱小,好象自身都难保。所以他就按照法国共产党的路子,要中国共产党实行什么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方针。王明这个人有领袖欲,他就拿着鸡毛当令箭,用这个东西回国来争党的领导权。毛泽东伟大就伟大在敢于坚持真理,他认为,在民族斗争中,阶级斗争是以民族斗争的形式出现的,这种形式,表现了两者的一致性。在实际斗争中,始终坚持了独立自主精神。在这方面,是有经验教训的。福建出了个何明事件,一千多人,因为未能坚持独立自主,全部被国民党吃掉了。湘鄂赣的游击队,得到周恩来、董必武的指示,独立自主靠山扎,就得到很好的保存。柴荣先生只顾找岔子,不认真研究六届六中全会解决什么问题。就是在同一个会上,毛泽东作了结论,其中就讲了《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见《毛选》二卷五○一页),严肃批判了王明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那时,共产国际已经得到任弼时报告,认定王明缺乏实际工作经验,不应争当领袖。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全会通过了《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批准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政治局的路线。

以上说的这些,都是有史实佐证的。不知道柴荣先生有何话说。毛泽东是伟大的,人民认可他。他将永远屹立在人民心中。撼山易,撼毛泽东难。所有的托派,包括柴荣先生在内,请不要自不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