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悲哀高爾夫

 

                                           作者:黃偉國(新聞工作者)

                                           waikwok_wong@yahoo.com.hk

 

(編者按﹕本文曾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現徵得作者同意﹐轉載於本網。)

 

 

    早前廈門大學將高爾夫列為多個學系的必修課,引發了大陸社會反對和支持兩方激辯:「這是勢利教育還是精英教育?」在海南省,也進行著另一場有關高爾夫發展的爭論,主題是:「應否建造高球之島?」

 

    事緣在八月份的泛珠三角經貿洽談會上,海南官員提出要大力發展高爾夫產業,將海南打造成「高球之島」。海南現有十八個高爾夫球場,數量已居全國省市第四位,但單是海口一個城市,按規劃便會在未來五年建造二十個高球場。省政府一些官員認為,高爾夫遊客可帶動酒店、餐飲、購物等消費,要超越孤島概念,全球有多大,市場就有多大。

 

    但是,質疑官方樂觀看法的,恰恰是高爾夫產業經營者。據了解,海南十八個高球場中,尚有十五個處於長期虧損。有經營者表示,發展必須與需求相適應,在目前海南高球場經營困難下,政府應該控制球場數量,避免無序競爭,盲目興建球場只會搞垮高爾夫行業。一些評論者則指責說,發展高球產業非常短視,會破壞海南環境和大量耗費土地、用水資源。

 

    高爾夫這種不少人眼中的時尚健康活動,在中國發展為何會面對重重爭論?

   

    首先,在高爾夫的發源地蘇格蘭,本就是地勢平整、草幼,略有小丘、沙池,如同天然高爾夫球場,因此不必大肆刨地破壞環境。相反,中國大量土地坡度陡斜,草種亦不宜打高爾夫。一些大陸高球經營者強行削平山坡,增加了建造成本和破壞自然地貌。另外,又從國外引進草種,為了讓外來草種不自然生長,以及人工化造成「完美翠綠」,絲毫沒有蟲咬痕跡,不少高球場大量使用化肥和除蟲劑。年前,廣東兩名球僮在球場工作時中毒,一死一傷,已對經營者響起警報。諷剌的是,這類球場愈是外觀翠綠,傷害人體的化學毒素便可能愈多。但高球愛好者中,多少人會欣賞天生枯黃的草色、自然起伏的山坡?

 

    其二,大陸社會貧富差距嚴重,大規模發展貴族遊戲,難免會激起知識份子批判和基層民眾反感。中國高爾夫球協會副秘書長李剛曾試圖化解說,高爾夫其實費用不貴,在深圳某球會,打一場高爾夫只花費三百元。但《工人日報》一篇評論反駁說,打一次球每人消費三百元還不算貴?這已是最便宜的例子,但對許多人來說可不是小數目呢;而且中國最需要是普通運動設施,建一個高球場的資金可建多少個學校運動場?

    其三,有人說高爾夫可培養高尚品格,恐怕也只是一廂情願。高爾夫的特點是極少數人佔用大量資源,包括有限數目會員擁有比公園面積更大的草地;一個十八洞球場每天灌溉用水達三千立方米,相當於一萬五千人一天用水量,對水資源缺乏的中國來說可謂觸目驚心!但,說穿了,這正是高爾夫的最強賣點:讓顧客享用最大量的土地或人力資源,愈是浪費,愈能獲得優越感和成功感。這種遊戲文化能培養出甚麼樣的品格?恐怕,只會加劇部份國人誇富炫豪、刻意「媚雅」反而顯得格外惡俗勢利的心態,具體來說就是:「魚翅比雲吞麫貴,因此必定比雲吞麫好吃。芭蕾舞在豪華劇院上演,因此必定比街頭舞高雅。他有博士學位,因此品格必定比中學生高。」

 

有關發展高爾夫的爭論,潛在的問題其實是:改革是繼續強調產值經濟,放手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還是改革已到了危險的臨界點,需要阻遏投資失序、貧富懸殊和環境污染?鄧江路線傾向前一套思路,胡溫新政則傾向後一套。高爾夫爭論,背後,實質是兩條路線、兩種意識形態的鬥爭!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