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共和已死,人民共和萬歲!

──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47周年 1996年)

先驅社

 

 

今年的十月一日,是香港回歸祖國之前最後一次的國慶節,也就是港人不理香港政府的態度而自己紀念這個節日的最後一次。預料由於形勢關係,今年參加慶祝的人數會特別多。但是,今天香港的普羅大眾還有多少人像最初幾年的國慶節參加慶祝的人們那樣,對剛剛勝利的人民革命充滿敬仰和信心呢?今天還有多少人真心相信回歸祖國後普羅大眾得到生活的改善和自由的保障呢?

 

1949年所建立的新中國,不但要繼承和發展十九世紀末年以來中國革命志士所標榜的民族獨立和民主共和的原則,還特別標榜要由勞動人民當家作主,不讓地主和資本家操緃國家權力和社會的財富。因此,新中國當初的擁護者,主要是中國內外的勞動人民和願意同勞動人民結合的知識分子,而特權階層和帝國主義者強烈地仇視它。今天,那些參加國慶酒會的人,尤其是那些特別受到中國官方熱情招待的人,有誰是支持這種人民共和的立場的呢?中國的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還有誰相信中國是勞動人民的國家,而不是騎在人民頭上的官僚和富豪的國家呢?

 

四十七年前,中國人民打倒了那個極端反動又腐化透頂的國民黨政權。在最初幾年,新中國曾欣欣向榮,讓人民心中充滿希望。雖然執政的共產黨從頭起就限制了人民應有的許多自由,更沒有真正實行民主,但另方面確實為人民做了不少好事,主要有:打破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束縛,沒收地主的田地交給農民,把大規模的工商企業收歸公有,為滿足人民生活的需要(而不是滿足資本家發財的慾望)而經營。但是,隨後共產黨越來越驕傲自大,專制横蠻,經濟政策的嚴重錯誤越來越厲害,政治上越來越脫離群眾,終於變成中國進步的最大障礙。

 

鄧小平上台後的「改革開放」,糾正了過去一部份的錯誤政策,曾一度重新取得人民不小的信任。但是中共那種專制的傳統並沒有改變,而經濟改革逐漸走到了另一極端:從開放應有的個體自由走到了縱容剝削、化公為私,讓一批與官僚勾結的新富豪迅速產生出來。現在中國個人收入的不平等程度超過了美國。一方面全國平均每人每年收入不過三、四百元,有八千萬人連吃穿都成問題,另方面許多有「關係」、有辦法的人可以在兩三年內白手興家,發財到百萬元以上。現有家財過千萬,甚至上億元的很不少。農民始終是二等公民,沒有移居城市的自由。耕田最勞苦,收入最低。國營企業的工人成為經營不善的替罪羊,受到越來越大的失業威脅,而在業者也有不少連工資都領不到。知識分子今天仍舊沒有思想和言論自由,辛勤從事學術研究的知識分子仍舊是生活困苦,而且連發表研究成果的機會都很難得到。當初人民共和的原則已經被中共抛棄了。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過是中共一黨專政的遮羞布而已。

 

新中國最明顯的成就之一,本來是消滅了帝國主義者在中國橫行霸道的現象。但是今天,許多外資老板把中國工人當奴隸看待;而中國工人連組織工會的自由也沒有。日本帝國主義侵佔釣魚台,用武力驅逐中國漁民和保釣人士,中共政府連直斥其非都遲遲不肯做。大陸的保釣運動者和向日本索償者都受到政府強力壓制。

 

在這樣的現狀下,官方搞什麼慶祝人民共和國成立紀念日的活動,實際上只能有諷刺的意味。有人要向它表示抗議和鄙視,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認為,那些官僚和趨炎附勢者的循例活動,其實根本不值得我們重視。我們反倒應該趁此節日,同群眾一同認真檢查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幾十年來的得失,尤甚是找出失敗的主要原因和今後的出路何在。

 

不少人說中共一切錯誤與罪惡的根源是馬列主義的革命學說。其實,中共從來就沒有認真領會和奉行馬列主義,現在更早已徹底抛棄社會主義的目標,變成既把全中國視為它一黨的私有財產,又極力同中國新興資本家打成一片的私產黨了。但是,反過來,中國的普羅大眾,正在日益從親身的經驗中了解到:大多數人民的出路,不是資本主義,而是社會主義,是真正由普羅大眾當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制度。舊的、不徹底的人民共和制度已經死亡,但我們要建立新的、徹底的人民共和制度。

 

因此,讓我們高呼:

 

人民共和已死,人民共和萬歲!

 

1996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