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社关于张汝泉、张正耀被判刑的呼吁书

 

           

中国资本主义复辟后,随着人民苦痛的加深,底层抗议日渐频繁(其中包括从左翼立场批判复辟的政治声音)。这些抗议之声一直受到执政当局的种种迫害,刚刚在郑州发生的张汝泉(笔名张纤夫)、张正耀事件就是最新例子。

 

据国内的有关报道,20049月上旬,张汝泉应张正耀恳请,写了一篇题目叫「毛泽东──我们永远的领袖」的文章(以下简称「永远的领袖」),并设法复制了这篇文章。99日上午10时,为纪念毛泽东去世二十八周年,张正耀在河南省郑州市紫荆山广场毛泽东塑像前清扫场地,并带去一些「永远的领袖」复印件分发,不久被警察带走。次日凌晨,郑州市公安局到张正耀家中搜查,抄走电脑和一批文字资料,同时宣布对张正耀实行刑事拘留。几日后,警方对参与复制的王占清采取了同样措施。1015日,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张正耀和王占清正式逮捕,对张汝泉和(张正耀妻)葛黎英实行监视居住。

1221日,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永远的领袖」一案,郑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该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情节严重」为由提起公诉,指控上述文章诽谤前两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已故)和江泽民(已退休)。20041224日,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以「诽谤罪」判处张汝泉三年徒刑,同案的张正耀也被判处三年徒刑。

 

先驱社认为,尽管我们不同意「永远的领袖」中对毛泽东和复辟前中国劳动人民政治地位的部分评价(「有毛泽东在,中国人民就是国家的主人,就享有神圣的民主权利,就过着舒心、向上而毫无后顾之忧的幸福生活」),但张汝泉等人无疑有行使言论自由的当然权利,有公开评论、抨击执政者政治活动的当然权利。「永远的领袖」一文对复辟进行了相当尖锐和直接的揭露,指出「在视金钱为神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们的社会地位是由拥有金钱的多少来决定的,有钱的人也就是有权的人」「由于整个国家都为资产阶级所统治、所拥有,所以这个‘国有’其实就是资产阶级所共有,劳动者已经不再是为自己劳动,而是为整个资产阶级创造剩余价值」。对上述评价,我们表示基本同意。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郑金检公刑诉[2004]1116号)一面承认「两人商量文章的主要内容写‘反复辟、反映郑州市工人阶级悲惨状况’」,同时却把定罪的重心放在所谓「诽谤」上面,把文中散落的片段[1]捏合在一处,一口咬定《我们永远的领袖》一文具有捏造「‘江泽民篡夺国家政权,对毛泽东及其事业疯狂发泄刻骨仇恨,对毛泽东极尽攻击、中伤和污蔑之能,继续干着当年蒋介石所干的勾当以及‘邓江之流’,代表帝国主义、资产阶级腐朽势力的利益,‘小丑’等内容和措辞」[2],我们认为,上述指控无非是为了转移视线,淡化文中对复辟和资本主义剥削压迫的揭露。

 

先驱社要求中国司法当局立即改正郑州当地部门的判决,无条件释放所有涉案人员;

我们要求郑州市司法当局确保张汝泉(已年过七十)等人的身体健康;

我们要求中国当局释放所有因行使言论自由权而获罪的无辜蒙难者。

 

                

                

 

 

  

 

           

              

 

    


 

[1]「以党内资产阶级为首的反动派,在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瓜分了国有资产的同时,他们对毛泽东及其事业,疯狂地发泄出刻骨的仇恨。他们作‘决议’,发文件,写文章,做报告,以红头文件与‘民主墙’相结合,官方舆论与小道谣言相结合,头面人物写《回忆录》与接受洋鬼子‘采访’相结合,公开叫嚣与指桑骂槐相结合的各种手段,对毛泽东极尽攻击、中伤和污蔑之能事,继续干着当年蒋介石所干的勾当」「那些以‘核心’自栩,以‘总设计师’自居,以‘三个代表’自我标榜的邓江之流,看看他们的历史表现和如今的所作所为,就可以断定,他们所代表的只是帝国主义的利益,只是占中国总人口不足百分之五的一小撮资产阶级和腐朽势力的利益。他们是一群开历史倒车的反动派,历史是不会认饶恕他们的」。

[2]  20041224日「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4)金刑初字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