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须暴政「平反」                   

  吴萱人

 

当代我国民主运动自发轫以来,最「吊诡」的口号,该是「平反」一词。

   「平反」是现代汉语用词,又似乎跟随中共建史以来,不断犯错下的一股幽灵。甚么时候来了铺天盖地的政治运动,制造冤案冤狱,舆论便在等待这个暴政「良心发现」,施恩平反。因此,「平反」一词,实为中共祸国世代的专有政治安抚词汇。

    九七后恢复国土身分的香港,虽然仍以隔岸心态,「支持」所谓爱国民主运动,而不是挺进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救国民主运动,忧国民主运动,甚至解放民主运动。大家都躲在老掉大牙的「爱国」肉麻调调儿里,由得更肉麻的忽然爱国怪,祭起偷换了概念的「爱」字行头的迷魂大旛,打个落花流水,七零八落。

    如此早早定位于「爱」字头的一年一祭民主运动,喊了十五年「平反八九民运」,原本一直没够胆汁肯定当年北京全城以人命鲜血呼唤民主的大气磅礡之举,始终要暴政出面昭雪、开会平反?

    或许有人说,这是斗争策略而已。要中共俯首认错,停止对牺牲捐躯的死难遗属,进行政治迫害;又进而赔礼追封,官民和解。之后,「中央」派员与香港「民运领导」对话,发予《回乡证》,欢迎思乡游子,神州共叙天伦。云云。

    哦,原来轰轰烈烈的震撼当年全球的民运、支持者是焦急地祈求这般模式落幕?一家人,喜洋洋!不。民主运动与暴政之间,是没有共同语言,不可能平起平坐的。

    年年声嘶力竭地在台上叫喊五条口号的人,早已被有权者担保回乡探母,要求祇叙亲情,不及国是。那么,他在台上的道德操守往哪里找来检查?他的大口气力又是如何练就的?是否「战叫」愈响,方便愈多?

「民主运动,毋须平反」。我们是在开展一场长久的卫国保家之战,敌人不在外面来,而是腐生了超过五十年的庞大统治官僚集团。他们或许曾经扬过理想主义的旗帜,大名「共产主义」,但数十年来不断犯大错,不断残民以暴。这集团除了下台,再没有甚么生天可逃。

    但「民主潮流,浩浩荡荡」;民主的过程、民主的代价,都从没有不是以鲜血换来的。见不得血写的历史的人,不必强作硬汉,终于铁了心走民运道路的人,更岂可悲求敌人「平反」,而是把他们埋葬。

 

二千零四年六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