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的都市(组诗)

吴季

(这组诗的第三、四首曾发表过。后来我稍作修改,并写完了整组。) 

 

 


晨光

 


我想说,逝去的晨光还要再来
眼泪,叹息,和满布
灰尘的时间空间,那些
挥舞着“必然性”的
权力的手,蛊惑者的笑
那些孤单的群体,被陶醉
切割,被出卖的人
折断的钥匙,撕裂的旗……
我想说,平静的平静的日子
悠闲的小径,窗棂
篱笆,和屋前
屋后的桃李
顺着山坡滚下的雷
劈啪飘打的巾幡,我想说……

 


在这里

 


在这里,太阳是不容易理解的
河流很臭,而且很没意思
即使偶尔它变得不臭,或不那麽臭
市民脸上有一张巨大的空白
尤其当迎面走来的时候
有钱人多辛苦
买保险,按按钮,飞来飞去
在这里,钞票、运气和力气是有用的
在这里怨气是没有用的

 

围墙太高,里面全是肮脏,全是痛苦
每天每天,神经拉紧了又崩断
广场中央和四周围种满鲜花
以及不知道给谁看的草地
每天每天,它们,跟我们一样地需要洒水

 

大哥,这时在火车站的窗口行骗
二哥刚撬开谁家的房门
三哥年前结婚了,生下一个黑孩子
四哥在那边砖房里输掉最后十块钱
五哥被保安轰出来,从很远的
地方朝他们骂娘,吐唾沫
六哥的工资拖欠了多少个月
(这没用的,唉声叹气的老实人)?
夜里他们喝酒……没有明天

 

街道越来越宽,越来越亮
西装越来越便宜,还附送领带
那让人绝望的,超市里堆得满满的货架啊
而在你掉头不看的,灰暗的角落里
好日子像一阵阵冷风,追逐穷人的风

 

大姐一年要上三百六十五天班
二姐不哭,虽然刚被机器轧断了手指
三姐会读书写字,那又怎麽样?
四姐跟了个有钱人,过得还不坏
最小的姊妹俩就不说了吧
一个站在街对面,不知道做什麽
另一个早已没了下落

 

在这里只有太阳是不那麽粗暴的
在宿舍楼和厂房之间
只有雨和雪是不那麽冷酷的
在废墟和工地之间
有人在电视上唱歌,不停地
笑,笑了又笑,还拍手
有人跟着笑,好像很好笑似的……
而不管怎样我们必须活下去
一点不奇怪的是今年冬天会这麽冷
就像我们家乡,那撂荒的
一望无垠的土地……

 


贫穷的都市
——当仿佛有什麽在狂跳着而终于没有

 


在秋风中读信,读远方,读未来
在南方偏南的气候里
他们抢走了我们的星期六
一声不吭,又抢走了星期日

 

直到愤怒像拔掉的牙,不再喊痛
星星用我那乌黑的嘴唱情歌
恐惧顺着街道,翻上屋顶
我走向你眼睛的荒凉的戈壁

 

贫穷的都市——太多的
命令句,以及太多的祈使句
用意念逮住黄昏的鸽子
寄给母亲的信已在半路折回

 


这就是斗争

 


这就是战争
满街满街都是
西西弗斯
推过来推过去
磨破了手,砸伤了脚
这就是生活
掉光了牙齿的生活
没有脸的生活
学着广告牌笑一笑的生活

 

这就是命运
像秋天的草一样
容易着火
容易熄灭
再着火的命运
这就是明天我要去信的上帝
他教我信他
教我忍耐
没别的

 

这就是腐烂
一边发展一边享受
这就是牢狱
一边赞美一边忍受
赞美冷冰冰的经济
昏昏欲睡的
道德,哲学,文艺
饭后服用
一天三次
以及剧毒的政治

 

这就是战争
满街满街都是
地雷,都是
尸体,都是
慰安妇,雇佣兵
都是谋略
和挥舞着现钞的将军
这就是竞争
上来一个下去两个
有时三个四个五个

 

这就是我的
略有盈余的钱袋
全世界都在高呼
消费,啊消费
这就是报纸
这就是电视
这就是生活
这就是斗争

 

这就是我的被生活
抹掉的特征
这就是牢狱
这就是斗争

 


逝去的晨光(变奏)

 


就在今天,此刻,我想说……
以闪烁的言辞,从容的
态度,提醒你
(逝去的晨光还要再来)
那久久被忘却的
明暗对比(眼泪,叹息
和满布灰尘的
时间空间),要你明白
在银行大楼,警察局
和下水道之间,横亘着
一个怎样的未来(那挥舞着
必然性的权力的手)
要你认出一个起码的
道理(蛊惑者的笑
那些孤单的群体),以及
那小心翼翼存放在
鸽棚中的另外一个……
因爲我们全体都是(被陶醉
切割,被出卖的人)相爱的
个体,在一艘
巨大而傲慢的沈船上……
而我们的一切所有
(折断的钥匙,撕裂的旗……)
必须交付给年轻的命运
当逝去的晨光
在地平线背后悄然浮现……

 

那就是自由抖落了汗水的一刻
(我想说),那就是
(平静的平静的日子
悠闲的小径,窗棂)
信号手额头上那紧张的沈寂
我要告诉你(篱笆
和屋前屋后的桃李)
幸福,究竟攥紧在谁的手里
要你倾听,那交驰的
岁月的云朵
(顺着山坡滚下的雷
劈啪飘打的巾幡)
让逝去的晨光
从你的眼中浮现
就在今天
此刻

 

是的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