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针锋相对的斗争回答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分子的狂妄叫嚣

蔡广业

 

  美帝国主义的喉舌《华尔街日报》于十月九日刊登一篇令全世界有正义感的人们都会愤怒的奇文《回答恐怖主义?――殖民主义》!该文称应将“恐怖国家”殖民地化。最令人发指的是引用一百年前德国皇帝的话,称对待恐怖分子应象八国联军对待中国人一样,“决不宽恕,决不赦免。格杀毋论!一千多年以前,匈奴人爲他们自己建立了一个人们至今还尊重的名声,你们要使德国的名字成爲中国人的记忆,今后一千年里,没有一个中国人,无论是否睁眼,都不敢擡头看德国人。”

  他们是何等的嚣张,是何等的疯狂!

  帝国主义和老牌殖民主义分子没有忘记历史,企图重温殖民主义的旧梦,企图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他们对劳动人民的统治和压迫,善良的人们就更不能忘记历史,一部现代资本主义发展史,即世界近代史是什麽?是资本主义向全世界扩张的血腥史,是西方资产阶级强盗对全人类的犯罪史,是一部资本的吃人史,是一部人类屠杀史。
  美洲大陆的发现带给印地安人带来的是什麽?不是幸福,不是文明,而是灭顶、灭种之灾!西方殖民主义者带给非洲人民的是什麽?不是幸福,不是文明,他们根本不把黑人当做人看待,强盗以强盗的逻辑和罪恶的手段杀捕黑人,而后贩运卖到美洲大陆充当奴隶和牲口,大发横财!

  西方殖民主义分子所到之处,无恶不做,无所不爲,无所不至,在美洲对印地安人的屠杀丝毫不逊色于德国法西斯、日本法西斯的暴行!今天,印地安人在哪里?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声息,他们也早已失去了自己的家园,他们在西方殖民主义恶棍设置的保留地里呻吟着、叹息着。在十八世纪的印度,英国殖民主义对当地的人民进行疯狂的掠夺和残酷的奴役。英国议员威廉・富拉登曾这样描述东印度公司掠夺孟加拉国的情景:“以前孟加拉国是各国的谷仓,是东方商业财富和工场手工业汇萃之地,……在短短的二十年内,这里的许多地方都已呈现沙漠的景象。田地荒芜;广大地面长满野草;农夫被掠夺,手工业者受压迫,饥荒一再发生,随之而来的是人口减少。”

  我们更不能忘记西方殖民主义分子以罪恶的鸦片毒害和掠夺中国的人民,以坚船利炮打开中国的大门,以血腥的屠杀、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他们妄图实现在中国的彻底的殖民化。

  这个帝国主义的疯子说:是法国人采取了合乎逻辑的步骤。1830年,法国人不仅用狂风暴雨般的轰击战争了阿尔及利亚人,而且征服了整个国家。那麽就让我们看看法国人在1830年代是如何“采取了合乎逻辑的步骤”的。从一八三0年到一八三二年,法国殖民者用惨绝人寰的方法征服了(非洲)米蒂贾和沿海地区。一八三二年四月六日,法军开出阿尔及尔,突然袭击酣睡中的艾尔乌菲亚人。出征归来时,人头挂在长枪的一端,女人的手镯还戴在砍下来的手腕上,耳环还粘着一块一块的肉!这些带血污的掳获品卖掉以后,赃款在杀人者之间瓜分了。
  他们做着白日梦,“他们不仅要用军队占领,而且要管理冷酷无情的恐怖主义国家”,最好的中期解决方案将是恢复旧国际联盟的委任托管制,它在两次战争之间可以作爲受尊重的殖民主义形式。”其殖民主义的叫嚣是赤赤裸裸,疯狂的。
  但是,帝国主义的狂热分子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切殖民地的受压迫与奴役的人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反抗,

  印地安人悲壮的反抗失败了,但是人们不会忘记殖民主义对人类犯下的滔天罪行!
  中国人民进行了不屈不挠的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斗争,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使得西方殖民主义的在远东的中国碰了钉子。是封建清王朝的昏庸腐败,是黑暗反动的统治阶级与殖民主义相互勾结使得中国人民的反抗同样遇到了失败,中国就这样走上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道路!
  这个疯子没有忘记对人民反抗的污蔑,对人民要求解放和独立进行了恶毒的攻击。阿尔及利亚人民通过自己的坚决斗争,把殖民主义者赶出了家园,这是被压迫人民和民族的解放和胜利,而这个殖民主义狂人站在罪恶的法国殖民主义立场上,爲法国殖民主义在人民的反抗面前失败大唱挽歌,爲意大利殖民主义分子的失败大唱挽歌。
  资本主义、殖民主义使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日益严重,被压迫与被剥削的劳动人民和民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全世界的受殖民主义剥削与压迫的劳动人民和民族不堪忍受日益深重的剥削与压迫,与资产阶级和殖民主义者进行了殊死的、不间断的斗争,给万恶的殖民主义分子给沉重的打击。近代世界历史是资本主义的血腥扩张史,是殖民主义的罪恶史,更是劳动人民的反抗殖民主义罪恶的伟大斗争史。
  但是,殖民主义统治下的劳动人民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殖民主义的根源是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根本问题是阶级斗争问题,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才真正给世界的劳动人民和被压迫民族指明了解放的道路,尤其是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劳动人民真正开始当家做主。苏联东欧和中国相继建立起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使全世界的劳动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看到了自己解放的希望,他们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援助之下,纷纷起来斗争,“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时代迅速遍及整个西方统治下的殖民地。二十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殖民地纷纷独立,腐朽的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在个星球上的统治摇摇欲坠,在勇敢地奋起斗争的全世界人民面前呈现出纸老虎的本来面目。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分子不得不重新披上“民主、自由”的漂亮外衣,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恶毒攻击劳动人民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反抗。
  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以美国爲首的西方国家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在朝鲜,美帝国主义肆意射杀平民,在中国的东北使用生物武器,在越南,美帝国主义更是用地毯式轰炸屠杀越南人民,他们使用生物枯黄剂使得植物枯黄死亡,越南人民至今仍然蒙受美国使用生物武器带来的恶果。
  也正是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朝鲜人民和越南人民在社会主义的中国人民的坚决支持下,给予帝国主义的侵略迎头痛击,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在朝鲜人民、越南人民和中国人民面前尝到失败的滋味,使得他们每每提起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就使他们害怕得发抖,成爲他们的无法逾越的障碍,成爲他们时时都要发作的恶梦,使得整个西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世界就是这样地按照自己的辩证法规律变幻着,修正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取得了优势之后,帝国主义又找到了自己的走狗,通过走狗达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使得苏联东欧复辟了资本主义,使得自称爲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质上走上彻底资本主义化的道路。如此,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分子及其走狗感到时机又成熟了,已经没有什麽可以顾忌的,没有什麽力量可以反对自己了,他们在世界范围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争掠夺,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帝国主义对弱小国家的欺侮,巴拿马、海地、格林那达、伊拉克、南斯拉夫和今天的阿富汗,他们使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杀人武器,对弱小民族和人民进行惨无人道的杀戮。
  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要对劳动人民实行残酷的统治与压迫,革命的人民就要奋起反抗。九一一”事件不管真相如何,都是对帝国主义在全世界压迫和剥削的有力打击。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相反,我们赞美他,因爲他是弱小的民族和人民反抗帝国主义残酷压迫和统治的壮举,他给全世界人民面前又一次展现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不过是纸老虎的本质,给全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斗争以鼓舞。
  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今天这仍然是颠扑不破真理!
  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分子说要用殖民主义回答恐怖主义(帝国主义对人民反抗的污蔑),我们要说:世界的受压迫的人民和民族一定会用针锋相对的斗争回答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
  帝国主义是腐朽的,垂死的,整个资本主义世介面临着深刻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他们企图用侵略战争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企图用战争挽救他们的危机和他们必然灭亡的下场,他们这是垂死的挣扎。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仍然是当今这个帝国主义时代的主旋律,一切被压迫和剥削的人民和民族终究要起来反抗,终究要由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终究要彻底埋葬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整个资本主义。
  让我们坚定地站在世界劳动人民和革命的人民一边,坚定举起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大旗,同一切反动派及其走狗进行不屈不挠的、针锋相对的斗争,反动派一定会被彻底埋葬,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革命的人民。

  让我们再一次高呼:用针锋相对的斗争来回答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分子的狂妄叫嚣!

  试看未来世界,必是赤旗插遍全球!

 

下岗工人泪两行

二00一年十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