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黑鍋自己背

廖化

全球金融危機已經開始影響中國。由於中國極度依賴出口,它一旦放緩,加上原本股市及住房泡沫已經爆破,那麼中國經濟出現危機是難免的,雖然程度如何還是未知數。

各地企業之前一直在抵抗勞動合同法的執行,現在更拼命把危機轉嫁給工人,大量裁員。有些企業不受影響,也趁火打劫,加強剝削工人。有些官府則趕忙附和資本家,把造成經濟危機的責任推卸給工人。社會保障部在1117日發出通告,為了幫助企業渡過難關,“暫緩調整最低工資” ,即凍結最低工資。接著,廣東省總工會下發通知,對經營困難的企業,停止其工資集體協商,以便職工與企業主“共度時艱”

1119日廣州日報有篇文章〈共渡難關需要各方承擔〉叫工人認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企業面臨的困難也是全社會的困難,企業倒了,員工失業,生活只會更加困難,社會失業率增加,整個形勢只會更糟糕。難關當前,我們有必要重提‘顧全大局、同心協力、共渡難關’的大局意識。”也就是說,只有幫助企業家渡過難關,重振經濟,工人才有工作。

救了經濟不等於救了工人

另一方面,最高當局提出救市方案,拿出四萬億元來擴大內需,目的是“保八” ,即保持經濟增長在8%,以及增加就業機會。方案包括了擴大基本建設、民生工程和支持技術創新等等。

拿出的錢的確不少,可是究竟所創造的就業機會能否抵消不斷消失的工作,才是問題。當今資本主義下,經濟增長與就業的關係根本不成正比。全球皆然,中國尤甚!雖然1990-2002年中國經濟增長年均都有9%,可是只帶來不到百分之一的就業增長(見下表) ,是亞洲主要國家中最低的一個![1]怪不得高增長率與高失業率並存。[2]如果在經濟增長期,就業增長還那麼少,那麼,到了經濟危機時,更大規模的失業和更低的工資就難以避免。所以即使最後經濟得救,也不表示工人的就業機會一定顯著好轉。

 

中國經濟增長與就業增長(%)

 

不論榮衰,工人都是輸家

經濟振興不僅與就業增加沒有關係,它同工資增加也沒有關係。過去三十年,中國的經濟翻了三番。但工農所創造的財富主要都落進剝削階級口袋。在新創造的財富中,利潤的比重越來越高,而工資的比例卻相反,步步下降。這就是相對貧困化。這是一般資本主義國家的規律,連歐美發達國家的工人也不能避免。在中國則額外嚴重。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中國的工資佔國民收入比例,從1998年的53%下降到2005年的41.4%[3],而利潤就此消彼長,說明了這段時期社會急速兩極分化。

但是25千萬工人不僅相對貧困化,而且是絕對貧困化,就是說,工資的購買力在過去二十年持續下降,幾乎只能糊口(維持勞動力的再生產)了。近年來,在珠三角,最低工資普遍都增加了。但是並沒有顯著帶來生活的好轉,不僅因為物價也趕上來了,而且因為從頭到尾最低工資就定得太低,低到沒有保障意義。

經濟季度報告,20072月,世界銀行北京辦事處

國外的最低工資往往是平均工資的五到六成(泰國和美國是五成,法國是六成)。可是,我們的最低工資一般只有平均工資的三成多[4]。所以,即使近年來提高了最低工資,最多只是追上物價(其實仍然追不上) ,對工人來說談不上是什麼顯著改善。事實上,工資佔國民收入的份額,從2005年起還是不斷下降,到2007年只剩下39.7%了。[5]

20年來經濟高速增長,官商的利潤水漲船高,可是工人的實際工資反倒一直往下掉﹔而一旦經濟放緩,官商立即轉嫁危機,還要工人認命。就是說,官商永遠要做贏家,工人永遠做輸家。這哪裡是什麼大局?分明就是一小撮貪官和奸商的小局!

 

惠民項目中看不中用

表面上振興方案也有提高普通人民的收入或者福利的一面。早在美國爆發危機之前,當局已經覺得中國那種國內需求不足、過分依賴出口的模式很有問題,所以提出要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促進經濟增長從主要依靠投資、出口拉動向依靠消費、投資、出口協調拉動轉變” 。美國危機全面爆發後,當局更覺得“出手要快,出拳要重” 了。

可是,由於毫無透明度,當然更沒有民主監督,人民根本不知道惠民項目究竟佔四萬億元的多少,項目的實際內容又是什麼。不論中央口頭上講得多好聽,但是,它能否落實,並不決定於文件,而是決定於社會各階層的力量對比,即組織力量的對比。現實情況是:一面是有權有錢的官商聯盟,另一方面是一盤散沙,毫無公民權的勞動人民。在這樣一種形勢下,以為那些惠民項目可以充份落實,簡直是妄想。

連〈法制日報〉1114號的評論也說,中央政府的投資必定引發地方政府對投資項目的激烈爭搶,可能會損害到中央投資總體目標的實現和公平性,因為大工程背後必有大腐敗。[6]事實上,北京發改委附近的豪華酒店已經住滿各級官商,爭著送禮送酒來搶奪項目了。所以,四萬億元最後多數仍然是落進官商口袋,或者浪費掉。當然最終都會有部份錢變成有用的鐵路、醫院,但是成本一定高得不得了,而質量則低。財富則繼續朝官商階級集中,貧富懸殊繼續擴大,反過來加強國內需求的不足。

1123日〈經濟觀察報〉報導,發改委主張“逐步使工資收入佔的比例提昇至45% 。這明顯同社會保障部的立場不同。不過我們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這只是建議,而且也缺乏細節。逐步云云,究竟是分攤成十年還是二十年?其次,這個比例連1998年的水平(53%)也遠沒有恢復,仍然太低,根本沒有老實地把欠帳還清。

有個叫王練利的學者計算過,如果2005年的利潤與工資之比能夠恢復到1990年的比例,平均工資水準就可以翻兩翻。所以如果最高當局真的照顧民生,那麼,不只不該凍結工資,反而應該把工資提高一倍,工時再減半,也絕不為過。

有人說,在經濟危機時不凍結工資,反而增加工資,那豈不是讓更多企業關門嗎?要記住“企業倒了,員工也失業” 啊!這些人忘記了,官商繼續聯合壓低工資,造成消費不振,結果不是一樣嗎?凍結或降低工資對於個別資本家是良藥,對於整體資本主義市場卻是毒藥!

 

凍結工資適得其反

資本主義的矛盾在於,它一方面要拼命剝削工人才能讓企業家發財,資本主義才有動力;另一方面,它又需要工人有足夠多的收入來維持“大眾消費” ,才有錢去買資本家生產的東西 。光靠上層社會的奢侈消費是不行的,是一定帶來更嚴重的經濟危機的。全球皆然,中國為甚。因為中國工農特別窮,私人消費特別低落。低到什麼程度?從英國到南韓再到印度,私人消費都占一半,投資率很少超過30%。可是,中國私人消費占國民生產總值,15年來不斷下降到2006年的36%(見上表) ,同期投資卻彼消此長,節節上升到超過40%,是全亞洲最高的國家,比急速工業化時的南韓還要高幾個百分點[7]。如果考慮到私人消費中的貧富差距,那麼中國工農真正是被壓迫到連生存都成為問題了。可見那些官商階級為了積累資本,毫無人性到什麼程度!但是這種掠奪也早晚走到自己的反面﹕官商越是對工農敲骨吸髓,國內消費越是不振,越是導致中國各行各業幾乎無一不生產過剩或者設備過剩。為求出路,資本家只好再爭奪更多國外市場,賺更多的美元外匯。可是世上哪有讓你白賺外匯的事呢?尤其是美國霸權主義?所以你得把美元用來買美國的債券,而不是用來提高中國普羅百姓的生活水準。就這樣,中國更深地被美國套牢,並且給它拖進今天的全球經濟危機,蒙受雙重損失:一方面是出口下降,另一方面是美元資產貶值。結果中國經濟就無可避免會出現危機。如果在這個時候還要凍結工資,那麼原來不足的國內需求就會更形萎縮(如下圖)

高積累、低工資 → 國內需求不足 → 生產過剩 → 拼命出口 → 用外匯買美國債券,支撐美國消費 → 美國信貸泡沫爆破,經濟危機 →  中國出口減少,美元資產貶值 → 中國經濟放緩 → 凍結工資→ 經濟更差

 

集體奮鬥爭取生存和發展

就這樣,打工族一方面因為官商轉嫁危機而受損,另一方面又無法分享中央的惠民項目,或者最多只能撿到殘羹剩飯﹔再者,中央的拯救方案的錢將來還是要靠舉債來支持,而償還國債的重擔往往落到普通百姓身上,真正是三重損失。

中央的方案最多只是希望把現行的、那種縱容官商掠奪勞動人民和自然環境的發展方式稍微調整,從不可持續變為“可以持續” 而已。這根本不是為了工農的翻身,而是為了官商自己的長遠利益。然而,即使是這麼微小的改良,它能否落實也是很大的疑問。

勞動人民如果不想坐以待斃,就只有起來奮鬥。目前的危機是統治階級剝削成性而弄出來的禍,應該叫他們自己負責,不該叫工人背這個黑鍋。如果企業主或者官府說沒法承受工人享受基本的就業及生活保障,那就叫他們滾蛋好了。事實上,勞工的反抗不斷發生,取得局部勝利的也不少。當局近年之所以開始多講照顧民生,也只是因為自發反抗越來越多而已。沒有這種反抗,他們連丁點改良也懶得做。所以,決定勞動人民命運的,不是什麼最高政策,而是統治者與被統治人民之間的較量。

很多工人已經在過去十多年的嚴酷的剝削與壓迫中得到教育,都多少明白抗爭的需要。同以前相比,一般工人已經較多注意法定的勞動權益,也較為敢於維權。尤其近五年,各地的自發罷工此起彼落。可是,自發行動畢竟效果有限。面對著經濟危機的來臨,這種臨時行動越來越不夠了。現在更需要長期的組織力量,以便為國民收入再分配進行持久的較量。工人要麼打破一盤散沙的局面,由工作單位開始,一直到整個行業,整個階級地團結起來維權,扭轉30年被盤剝被犧牲的趨勢,要麼就難免陷入赤貧,連下一代也被剝奪了希望。

20081125

 


 


[1] The Challenge of Job Creation in Asia, ERD Policy Brief,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pril 2006.

[2]實際失業率超過10%。官方的4-5%失業率根本是假的。

[3]同期美國高達57%。西欧又比美国高。

[4]以深圳为例,2007年最低工资是810元,而当地平均工资是2450元,前者只是后者的33%

[5] 1123日〈經濟觀察報〉。

[6] http://fuxing.bbs.cctv.com/viewthread.php?tid=11934201

[7] Rebalancing China’s Economy --- Modeling a Policy Package, World Bank China Research paper No. 7, p.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