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视野中的中国之一:环境危机、农业危机与能源危机

 

作者:巡夜

 

发信站:天益社区(http://bbs.tecn.cn),版面:马克思主义研究

本文链接: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219549

 

 

 

全球化视野中的中国

 

全球化的速度之快、程度之深和影响之大,可能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十年前的预料。现在,世界上除了几块狭小的区域暂时还没有那么全面的融合到目前这个资本主义的全球化之中去,整个世界已经越来越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了。离开了这个事实去谈论中国的事情,已经彻底丧失了任何意义。中国受到全球的制约,全球也受到中国的影响——双方都已经越来越深刻的感觉到了这种相互作用的巨大力量。现在,已经没有了中国的危机,只有世界的危机;同样,世界的危机,也就是中国躲不开的危机。

 

 

一、环境危机、农业危机与能源危机

 

  地球越来越不适合人和多数生物居住了。7月东欧的持续高温,使匈牙利有500人丧生。保加利亚森林火灾。英国大雨,军队展开和平时期最大规模救援行动。冬天的时候欧洲不下雪,莫斯科不封冻。8月中旬热浪席卷美国。中国的事情我们就更熟悉了。去年四川重庆大旱今年大水;年均月均气温一次比一次高。中央电视台报道过河南棉鞋产业面临破产的事情。如今长江中下游的梅雨季节不下雨,冬雨也越来越少了。

  气象机构的报告称,地球气候的异常变化基本可以肯定是由人类活动引起的。而引起气候异常变化的人类活动,是资本主义工业化的直接后果。温室气体大规模的排放和增加,是庞大的工业体系疯狂扩张造成的。英国外交部负责气候变化问题的官员阿什顿指出,不应把全球废气排放增加归咎于中国,发达国家应该作出榜样。大多数的温室气体都是发达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排放的,发达国家应当承担起主要责任。事实不仅如此,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形成的出口主导型经济,相当大部分的产品是供应发达国家的。虽然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气体排放国,但是中国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还不及发达国家的一个零头(中国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3.5吨,而英国人的人均排放量接近10吨,美国则为20吨),而且相当一部分排放还应当归结到发达国家产业的转移和对廉价商品的需求上去。

  温室气体的大量排放使气候异常,气候变暖的趋势明显。由于高纬度地区变暖幅度大于低纬度地区,使大气环流受到严重影响,干旱的地区愈发干旱,多雨的地方降水更多。同时,冰川和两极冰盖迅速消融,海平面上升,河流供水来源减少,生态系统紊乱。虽然苏维埃政府在20年代就宣示过对北极海底的主权,但是日前俄罗斯突然旧事重提,也与此有关。因为北极冰盖的融化使新航道的开辟成为可能,也使北极海底资源的开发成为可能。俄罗斯的举动刺激了北极附近大大小小的国家,使这些疯狂的国家全部投入到北极的争夺中来。对他们来说,北极熊的生存和气候变化,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问题。

  温室气体还只是工业体系副产品之一。土壤的退化和水的污染同样惊心动魄。今年夏天无锡、巢湖、滇池、吉林的蓝藻事件,只是水污染的极端表现。中国水的污染在这二十多年中从来没有间断过,而且越来越严重。加上气候的异常,很多地方的河水断流,水质低劣。中国大部分城市的供水都有问题。而土壤的污染、退化,同样触目惊心。东北的黑土已经所剩无几,而且严重板结。化肥的大量使用,给土壤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而在世界上,缺乏洁净饮用水和基本卫生设施的人口,在总人口中还占有相当的比重。

 

  还不仅如此。工业体系需要大量的化工原料,若没有严格的生产管理和监督制度,将给人类的健康造成严重威胁。今年国外对中国产品安全性的大量报道只是这方面问题的暴露,而且这样的问题也决不仅仅限于中国制造。今年4月,因为美国有16起猫狗死亡的个案被怀疑与受污染饲料有关(虽然至五月初,美国食物和药物安全局已经收到约4000个怀疑宠物进食后中毒死亡的报告),加拿大宠物食品公司“菜单食品”(Menu Food)回收6000罐装和袋装的猫狗饲料,随后回收更多的猫饲料。美国食物和药物安全局(FDA)调查发现饲料受到工业化学物质三聚氰胺的污染,这些饲料含有的麦麸来自徐州安营生物技术开发公司。据美国食物和药物安全局统计,已经有约6000头猪和310万只鸡食用了受污染饲料。徐州生物技术开发公司一名经理声称,他们仅是中间人,购进麦麸后卖给另一家贸易公司。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58日确认,江苏徐州安营生物技术开发公司和山东滨州富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出口的部分小麦蛋白粉和大米蛋白粉违规添加了三聚氰胺。由此,拉开了中国出口食品安全危机的序幕。很快,美国陆续发现猪饲料、鸡饲料以及鱼饲料也受到三聚氰胺污染。在过去几年中,在工业中使用的溶剂二甘醇被以糖浆名义掺入到各种药物中,比如咳嗽糖浆,感冒药,以及注射剂等药物。有毒糖浆在海地、孟加拉国、阿根廷、尼日利亚以及两度在印度造成了严重的中毒事件。去年,某中国公司出口了46桶号称为纯度为99.5%的甘油,实际上是二甘醇。这批有毒糖浆途经三大洲的三个贸易公司,但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对这批货物商标上所称的成份进行检验。有关货物成份的文件几经改动,制造商以及货物主人的名字也被抹掉。这样,购买货物的一方都不知道货物源自哪里。最后,巴拿马政府官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实为二甘醇的“糖浆”掺入了26万瓶感冒药中。结果,据报有365名病人在服用该批药物后死亡,其中100例被确认为中毒死亡病例。同时,中国出口到巴拿马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卓越”(Excel)和“酷先生”(Mr.Cool)两个品牌的牙膏由于有毒物质二甘醇含量过高而被禁止销售。和使用无毒的三离醇或甘油作湿润剂相比,使用二甘醇可以大幅降低成本。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表示,将对所有来自中国的牙膏产品进行有毒化学物质的检验。中国是对美牙膏出口第二大国,仅次于加拿大。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711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出《关于禁止用二甘醇作为牙膏原料的公告》,与此同时,建议国内销售的含有二甘醇的牙膏不必下架!目前正在上演的是以儿童为受害主体的玩具事件。美国玩具制造商美泰(Mattel)旗下的费雪公司82日宣布将全球回收96.7万件中国生产玩具,称这些玩具“含铅量过高”。后来中国质检总局调查发现玩具含铅量超标,是因为油漆供应商用假冒的无铅色粉加工油漆,并提供给生产该批商品的利达公司使用。813日,佛山利达玩具有限公司的香港厂主张树鸿在工厂的仓库内自杀身亡。814日美泰再次宣布在全球召回近2000万个中国磁铁玩具,其中包括在美国召回900多万个玩具。美泰公司在声明中说,至少有3名儿童因吞食玩具上的松动磁铁而受伤。这种玩具上的磁铁如果被吞食,磁铁将会相互吸引,有可能造成肠穿孔、发炎和梗阻,产生致命危险。根据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的说法,这些玩具都是在中国制造的。810日,秘鲁警方没收超过60吨由智利走私入境的中国玩具,并表示相信这批玩具带有铅等有毒物质。秘鲁卫生部门称,化验显示这批玩具含有高浓度的汞、铅和镉,同时表面颜料色调奇怪,用手就可以擦掉,且释出化学品的气味。据秘鲁当地大学的调查数据,中国产玩具在秘鲁的市场占有率已经从2000年的56.5%增加至目前的78.1%

  这种“表面颜料色调奇怪,用手就可以擦掉,且释出化学品的气味”的玩具,我小时候就玩过。这种玩具,目前在中国的某些市场上也还见得到。中国的农村市场和欠发达地区市场,是各种劣质商品的集散地。几年前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如今这种劣质商品飘洋过海,去占领外国市场了。国外媒体针对中国有毒玩具掀起了轩然大波,不过,《金融时报》说了一句公道话:在这些媒体为有毒玩具愤怒的时候,却只字未提那些在有毒环境中从事生产的中国工人。没错,在所有那些害人害己、只是使少数商人中饱私囊的事件中,受到伤害最大的,正是中国工人和中国消费者。今年5月,厦门居民为了抗议由台商投资的海沧PX石油化工项目,发送了成百万的短信,揭露该项目将给厦门人民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并号召人民于61日游行抗议。在这种局面下,530日厦门市政府决定缓建投资达108亿元人民币的该项目,“因为厦门市政府认为有必要扩大该项目的环境评估”。事实上,这个项目根本不需要进行“环境评估”,因为它的严重后果早已是尽人皆知的。厦门海沧PX项目生产的对二甲苯属于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癌率,而且严重影响海洋的珍贵物种。可是,该项目中心地区距离厦门市中心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鼓浪屿均只有7公里,距离拥有5000名学生的厦门外国语学校和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仅4公里!今年的全国政协大会上,已经由六位中科院院士和百位政协委员联署提案,对这个项目紧急叫停并要求迁址,成为此次政协会议的头号提案。厦门市政府一定对这个项目恋恋不舍,仅仅是“缓建”而不是“停建”。因为该项目建成后,有望成为中国最大的PX生产企业,并为厦门市增加800亿元的工业产值,而厦门市2006年的GDP1126亿元。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好处更加吸引人?

 

  环境危机直接带来了农业危机。异常气候使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威胁,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有因气候变暖导致粮食大幅减产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已经是一种现实性。生物学家史蒂夫.朗在伊利诺大学尚佩恩-厄巴那分校负责的一个叫做the SoyFACE的研究项目,按照2050年的气候条件(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为大约百万分之五百五十份),进行了5年农作物试验,试验结果表明,虽然实验田里的庄稼长势强壮,但产量比预期低50%,而且害虫大量繁殖。比如,西方玉米根虫产卵的数量是过去的两倍。虽然也有某些人声称二氧化碳浓度的增加为植物光合作用提供了更多的原料,可能促进植物的生产和提高农产品产量,但是更多人相信,即使不考虑气候变暖导致的干旱等问题,单是土壤中的化学成分也不足以支持植物的快速生长。

  今年2月,中国科技部、气象局、科学院、外交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环保总局等六部门共同公布了中国第一部有关全球气候变化和影响的《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报告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随着经济的发展急剧增加,造成中国气候变化速度加快,未来5080年的平均温度可能要升高摄氏23度,内陆河流的蒸发量将增大大约15%,旱涝等灾害的频率会增加。气候变化将严重影响中国的农业生产,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将对中国未来2050年后的粮食安全产生重大影响。具体来说,小麦、水稻和玉米等主要农作物可能将减产37%

  在印度,依靠雨水灌溉的谷物产品今年将减产18%

 

  严重的能源危机使得农业危机雪上加霜。由于全球产业结构的调整,大量产业资本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导致了能源使用效率从90年代以来不断下降,其中的表现之一,就是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速加快。而且,传统的石油、煤炭能源不论按照最乐观的还是按照最悲观的预计,都将在不久的将来消耗殆尽,这对人类的未来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一方面,对资源的争夺已经成为各主要国家角力的战场,比如,欧洲、美国、中国、日本都在设法在非洲大陆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另一方面,各种能源、环保标准不断出炉,引发了更多的贸易摩擦和利益集团的斗争。比如,今年上半年欧盟制定汽车排放量的新标准,不得不对汽车厂商做出了让步。

  新能源的开发迫在眉睫。

  而新能源开发的最大阻碍就是资本。在传统能源的供应和使用上,发达国家庞大的资本集团有着巨大的现实利益,这种利益大到足以使资本忽略任何其它事物的地步。不光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资本集团同样有着自己的利益。在这样严重的能源危机和空气污染面前,中国的汽车制造业和汽车消费市场可以疯狂扩张。毫无疑问,在金钱利益面前,什么都可以牺牲。由于在汽车排气系统中铂是不可替代的成分,近些年对铂的需求飞速上升。铂全球储量的90%在南非,一些大公司,都急切的盯上了南非。为了开采那里的铂矿,人们被从世代生活的土地上驱赶开。如果他们为此而斗争,便被骚扰、逮捕和殴打。矿主们已经得到了ANC(非洲民族会议)政府的许可,允许他们清除所有妨碍他们尽可能快的攫取铂的障碍。当LimpopoMothlohlo地区的妇女们组成人墙来阻止Anglo Platinum在他们的庄稼地里打桩时,这家公司指示推土机司机把大量的泥土扬到妇女们的身上。那里大约6000人被从土地上驱走,10000多人在随后的几个星期内面临搬迁。在南非西北省份Rustenburg附近一个有大约20000居民的叫作Luka的村庄,有世界上最大的两座铂矿。那里的居民非常关注矿山给他们带来的影响。它们带来了大量的废物,有些日子到处都是灰尘,覆盖了所有的东西。他们确信水源和土壤都已经有毒,他们的村庄被矿井作业所破坏。在有的地方,甚至能听到矿工在房屋下干活的声音。当你开着私家车享受兜风的快感时,你应该意识到,你这点小小的可怜的幸福与其他人所受到的苦难比起来,完全是一种罪恶。而当你开着私家车堵在公路上的时候,最好想一想,在所有被付出的代价中,你牺牲的时间其实是最微不足道的!

 

  作为世界的工厂,中国自己的资源是不足以支撑这个地位下去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重要的各种资源的进口国。中国占全球经济的5%,但是它每年消耗全球20%的铝和铜,大约30%的钢材、铁矿和煤炭以及45%的水泥。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家罗纳德.麦金农说,中国对资源的巨大胃口给很多国家带来了好处。他说:“它已经使东亚国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它在全球市场上对初级产品的购买给拉美带来了实惠。像智利、阿根廷和巴西这些国家正在大量向中国出口原材料。因此我们看到拉美最近没有出现任何经济危机。”麦金农还说:“他们的借贷在政治上更加中立。他们在那里修建道路、发电厂和新的港口,因为他们希望得到原材料。他们不过问当地政府的政治。这就是为什么非洲人不介意中国的投资而且对中国的投资要比很多西方政府的投资感到更加舒服。”

  这样,在经济上,中国成为了一个介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加工厂,中国的进口拉动着拉美和非洲的经济,而发达国家的进口又拉动着中国的经济。在这一过程中,发达国家贡献的是消费,中国贡献的是庞大的人口,廉价的劳动力,其他国家贡献的是资源。从政治上,中国成为了介于“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的一个灰色地带,前者和后者可以通过中国打交道,而不承担政治风险;同时,不论前者还是后者都对中国即满意又不满意,充满了矛盾。

 

  可是,新能源的开发毕竟还是有利可图的,特别是,对于科技实力雄厚的发达国家来说。我们看到这方面最领先的其实还是美国,因为美国的实用主义传统使它热中于见效快的“新技术”,这就是所谓的生物能源,乙醇燃料。而和美国人的许多好主意一样,乙醇燃料是个害死人的新技术。美国总统布什主张大力促进生物燃料的发展,以应付不断增加的对能源的需求。可是,美国需要8亿英亩的土地来种植玉米才能满足用乙醇来替代10%的汽油的要求。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农业部官员说,2007年美国乙醇行业的玉米需求量将比上年增长10亿蒲式耳,玉米价格将会上涨,鼓励农户提高玉米播种面积。随着玉米价格的上涨,美国中西部玉米产区的土地价格也随之攀升。美国爱奥华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的土地平均价格分别上升了13%14%。一年前每英亩4500美元的土地售价最高甚至会上涨到每英亩6千美元。正是在乙醇燃料的作用下,世界范围内的粮食价格急剧上涨。在匈牙利,食品价格已经比一年前高出13%;在中国,食品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6%;而德国、意大利和英国的食品价格也有所上扬;在美国,今年2月份粮食价格指数比上月上涨了4.6%,食品价格比一年前上涨了3.1%。中国的玉米储备现在大约为3千万吨,而在90年代末期,中国的玉米储备高达1亿吨。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的所长范布伦说,粮食的价格正在上涨,可能会继续上涨很多。他说:“用来做面包的粮食的价格可能上涨30%50%,豆类和植物油种子可能上涨60%80%,全世界大约有15亿人每天只能花费一美元,其中一半以上是用来买食物,如果食物的价格上涨50%80%,你不必怎么计算就可以知道有很多人将会陷于饥饿。”

  我们中国人都已经体会到了粮食价格上涨和随之而来的全面的通货膨胀,这种事情在中国,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在发展中国家,人们用于食品的消费支出占了总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所以食品价格的任何变化都对人民生活有着重大影响。在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2007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专门辟出一个专栏来讨论“核心通货膨胀”(剔除粮食和能源价格变动的通胀指标)数据的不足,虽然中国并没有公布核心通货膨胀指标。世界范围内关于“喂人还是喂汽车”的问题已经展开了激烈辩论,在气候异常使农业生产遭到严重威胁的今天,乙醇燃料和生物能源的大规模开发,无异于谋财害命。上周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的世界水会上,人们警告生物能源的生产会消耗掉更多的水,使农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受到更加严重的影响。并且,有研究显示,乙醇燃料并非安全清洁,它的广泛使用可能会导致一些呼吸系统疾病发病率上升。

 

  著名气候变化科学家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主席帕乔里指出,气候变化的影响将主要发生在健康和农业方面。他说,穷人将受苦最深。他说,热浪将在世界各地导致人类生病,许多人将因此死亡。这种情况在贫穷国家里会特别严重,因为那些国家缺少在高温气候中保护人民所必要的基础设施和财力。帕乔里还说:“就全世界来看,在最大的国家或者人口最多的国家中,我们将发现粮食储存量会减少。实际上,这个现象已经开始出现了。它的结果是粮食价格上涨,而严重伤害最贫穷的人。”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对于美国来说,眼前的利益才是真正的利益。有出色的美国科学家研究得出结论,绿化并不一定有利于气候,因为高纬度地区的冰雪覆盖使大量太阳辐射被反射,如果种植树木,绿色反倒会增加热量的吸收。这种说法的荒唐与无耻,很难找到可以相媲美的例子。了不起的美国人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利用太空计划中的技术来吸取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并如何把二氧化碳灌入海底,“由于在海底的二氧化碳密度超过海水,既使有任何震动,二氧化碳也不会喷出海面。”对于发达国家来说,他们更热中于碳交易,伦敦的交易商们从中获得了巨额的利润,而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从中获得的利益,却少得可怜。

  如果说19世纪的资本主义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并且确实差点就被消灭掉,那么,21世纪的资本主义准备的却是全人类的掘墓人,需索无度的资本主义要先消灭人类,再消灭自己了。在这样严峻的局面下,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呢?现在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两个前景,要么是和资本主义一起灭亡,要么是抛弃资本主义获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