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关注成都云内动力有限公司职工罢工事件

 

林聪

 

说明:除了以“全体职工”名义发表的《成都云内动力有限公司职工罢工 领导班子大逃亡(记实)》之外,有关资料来源主要是:1、少数几篇境外媒体的报导;2、股吧(专门给股民用的网吧)上的发帖和留言,包括职工、股民和其它人发布的资料——这部份资料也很有价值。

 

 

成都云内公司的搬迁和改制

 

  四川成都云内动力有限公司(简称“成都云内”)前身是成都内燃机总厂,建厂于1957年,主要生产发动机,拥有在职员工和离退人员(包括临时工)总人数达5000多人,后为昆明云内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挂牌上市公司,股票简称“云内动力”,股票代码000903)所收购,并且改名。和多数国企一样,工厂在一任接一任蛀虫的把持下,从“一个当时在成都机械行业有一定声望的国营大厂”走向败落!……“成都云内动力有限公司的衰败就是国有企业资产流逝的典型反映!”[1]

  公司为昆明云内兼并时,资产评估约为3亿元,收购价仅为4000万。昆明云内还“争取到了很多的优惠政策,减免了各种税收,连在成都生产的机器销售发票都是云南的!成都内燃机总厂是连厂带人都送给了云内动力。”兼并事件的背后,自然猫腻多多。

  2004年,成都云内公司列入了成都市的东调计划,但高层对安置搬迁问题一拖再拖。从事件经过判断,公司很可能试图撇开“东调计划”的既定政策,更彻底地榨干职工。有网民以《黑暗的云内》为题发言,称厂内高层想要私吞搬迁安置款,但也有人分析是昆明云内在幕后主使。

  20073月,公司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党委书记、董事长承诺职工转换身份后再搬迁,并在9月前将方案交职代会讨论通过。

  但到了20077月,公司又出台一项有关决议,将工厂土地拍卖给开发商(全厂总面积220亩,每亩市价550多万元)[2],同时要大批工人“买断”走人,并且只按职工在本企业的“厂龄” ,而不计“国家规定的、调到现单位以前的工龄”来买断。这是对从部队或外单位调来的员工权益的剥夺。买断工龄本来按2600元/年计算,不到半个月后,又改为1800元/年,这激起了更大多数员工的强烈不满。822日,公司又绕过职代会,以党委文件的形式下令“停止职工转换身份的工作”。这意味着,搬迁后的工厂将不再有这些职工的岗位。

  急于把职工赶走的目的,据工人说,一个重要原因是“想把成内总厂这块地据为昆明公司所有”。而按照2001年《成府函200155号》文件,公司应“以现行土地出让价格的资金安置职工”。

  至于中层以上干部,“每年安置费比工人高2.5倍并奖给商品房一套”,还有分红及提成。总之,“解决得非常好”。

 

干部的高压淫威与职工的愤怒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成都云内动力的全体职工,终于把沉默了5年之久的所有委屈和不满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爆发出来了。”

  这愤怒“为了反对贪官,反对家长制的管理模式”而爆发……

  在外电报导和以全体职工名义公布的《纪实》中,几乎没有谈到这两点。有网民描述了成都云内及昆明云内公司的“管理模式”:

  “成都云内的领导班子的行为正是发扬和继承了昆明云内的领导班子的光荣传统。云内的企业文化已经确立为:为了效益,不择手段,通过压榨工人,赚取廉价劳动力来节约成本,而不是建立和采用合理的方案,系统地节约成本。在他们的心里,工人就是应该那样的,任劳任怨,甚至连畜生都不如。制度的不合理,重惩无奖,吹毛求疵,这些在云内已经习以为常。有一个可以对外说‘我们不容许工人在工作强度大,而福利待遇不够的情况下有任何怨言!’的张副总。有一个对于无意中违反公司‘制度’的员工骂爹骂娘、不讲任何道理的陆XX人事科长。有那么多不管工人利益,只知道对高层拍马献媚的主任……”

  许多职工控诉了厂内“贪污份子”:有的私卖厂内柴油机;有的到处收取回扣;有的“一天到晚只晓得吃退休工人的钱”;有的“四年就换了三台车,还在外面买了几套房”。至于工资奖金方面巨大的收入差距,[3]“全厂职工为完成任务顶着烈日加班工加点,高官和工会主席却去红原纯玩”,这类事情自然是家常便饭。总之,“成都云内已经是一个贪污腐化的窝点,更带坏了一批云南来的干部,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到最后,跟许多国企一样,“吃垮以后就卖厂”——卖地的钱,是最后一块大肥肉。[4]

 

  823日上午9点,全体员工罢工并包围了厂办公大楼。厂领导见势不妙,赶紧溜之大吉。没有逃脱的,被愤怒的职工抓回。数百名工人一拥而上,“再次演绎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批斗官僚主义的现场情景”[5]。工人的怒火,可见诸他们的描述:

  ——(职工们)将不管工人生存的党委书记杨晓川、董事长法人施总(施国健)、工会主席(黄彪)[6]等人打得满头是血,跪地求饶。现在跪地迟了!

  ——董事长施国建鼻梁被打断,据传是(因为)骂工人没文化。工会主席黄彪(云内的走狗),为自己利益出卖全厂工人,被一群娘子军打断肋骨,并被开水灌顶。公司书记杨小春(应为杨晓川),在公司内飞扬跋扈,一手遮天,被暴怒的工人打成了熊猫,并下跪求饶。

  ——(职工们)饱打了一顿昆明公司派到成都的两个狗腿子,就是“成都云内动力”党委书记杨晓川(这人以前在昆明的时候也因房屋分配被职工打过一次)和董事长施国建。还让其当场打电话给昆明公司董事长段华生,结果老段怕得以“人在国外”为借口,不敢去成都……

  这些最高管理层随后统统住进了医院。

  工人的愤怒夹杂着痛心。一位退休老工人含着眼泪说:这个厂是我们一手建成的,现被这些败家子败了好心疼!

  有报道称:“当天三千多名工人包围工厂,将工厂一些办公设备砸坏,工人并与保护工厂领导人的公安发生血流冲突,有三人受伤,随后数百名工人到成都市政府示威,要求‘买断费’达到原来水平,以及成立独立工会来维持工人利益。”[7]

  不过关于“独立工会”,需要指出,这只是工人就职工安置方案所提出的针对性要求,也是临时的要求,包括选举工会主席和职工代表,并组成监督小组。

  自此之后,公司高层领导就“消失”了。

 

工人的占厂和罢工斗争

 

  24日,工人在网上发布了有关罢工事件的《记实》,并要求合理的安置待遇、方案应由全体职工讨论并交工人选举的职代会通过,等等[8]。工人表示:公司领导层如再不进厂同职工商讨解决办法,罢工可能继续。全厂职工情绪激昂,口号是“用生命保卫国有资产,揪出贱卖厂的腐败份子,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工厂被占领,公司被迫停产。工人们在厂门口悬挂起横幅,摆放花圈,表示对管理层的灰心和抗议。上千名工人聚集在那里。但是据外电报导,厂内只有50名左右的员工驻守和值班,“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等候上级公司派人来解决问题”。保卫科人员却仍旧把守住工厂大门,并阻止工人与外界交谈。他们“反复要求工人不要把资料[9]交给外面,说是怕上当。”曾经和外界有联系的工人,“现在都是查找不到,已经没有去向了”。可见工人并没有完全控制工厂,反而受着在很大程度上受着“保卫科”的控制。

  记者称:“一些工人代表告诉我们,希望得到各界呼吁支持”。他们带记者进入厂区拍照。记者抄录了工人悬挂的几个标语:

 

  解放军保家卫国军龄不算?公理何在?公道何在?

  强烈要求成都市人民政府派人对我厂财产进行审计,保障国有资产不流失,维护职工的合法权利!

 

山雨欲来?

 

  829日,由于罢工仍在继续,事件也在网上流传开来[10],无法隐瞒。昆明云内只好发出“停牌公告”。30日,中国证券报发布的消息则声称成都云内公司的年净利润所占比例很低,因此基本不会影响“云内动力”的最终业绩[11],“昆明、成都两地政府及相关部门……高度关注和重视,目前正积极组织、协调处理此事。”另有知情网民于27日发布消息,指“昆明市国资委和昆明云内董事长段华生现在就在成都,正和成都市政府部门商讨具体的解决办法”。

  到了94日,高管们仍然避开员工。罢工在继续,“工人心绪很激动,事态越来越大”。

  95日,全厂职工联名致信成都市政府。6日,有消息说:上面的决定还是“按原来政策买断,只是把工龄重新算”。

  但这些仍只是传闻。不论企业高层、昆明云内的领导,还是当地政府,根本一点踪影也无。新闻媒体同样毫无反应。

  后果还难以猜测。工人是否组织起来了,有所讨论并做好准备?官商又会使出怎样出其不意的手段,比如突袭,暴力镇压,甚至“军管”?在四川和其它老工业基地的“改制”事件中,诸如此类的手段都一再使用过……官商的“失踪”和暂时平静的局面,看起来更像“山雨欲来”的前夕。

  我们呼吁各界进一步关注事件的进展,支持成都云内工人的斗争!

 

 

附录:“昆明云内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和昆明市的国企改制

 

  该公司生产多缸小缸径柴油机,是国家重点扶持的520户企业之一,1999127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股份,并于415日挂牌上市(门户网站为http://www.yunneidongli.com/)。

  据2007320日的云南日报称:“云内动力”已成为中国内燃机行业知名品牌。

  “昆明是云南国有企业最集中、深化改革任务最繁重、各种矛盾和问题较为复杂的地区。”当然,它同时也是官僚手中的一块块大肥肉。多年来,官员们“抓住大好时期”,喊着“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口号,不断“深化国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现代产权制度”。结果是:“经过三年深化改革,昆明市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数量已收缩到10多家,国有资本已从该退出的行业中退出。”云内动力也名列其中,经过一番“改革”之后,开始“走出去兼并重组别的企业”。[12]

  “云内动力”的业绩据说很好。工人则谈到:“那都是靠剥削工人换来的啊,工人整天风里来雨里去,挣到的也就几文钱,可当官的呢?年终奖就上万元,还不算那些见不得人的……云内的管理,混乱到了极至,完全没有人性!!!!!!”

 

 

 


 

[1] 未注明的引用皆来自职工或事件知情者在网上发表的讯息。

[2] 有网名分析,卖地款约十亿,购新厂房花了不到二亿。

[3] 一个公司的已离职员工说:“职工2004年的时候每个月辛辛苦苦才拿五六百”。高级管理层则以万计,年底奖金也上万。

[4] 网上有人分析成都云内高管试图卖地吞赃,与昆明云内无关;也有人分析昆明云内试图“低成本处理职工,将土地赚来的钱投入到铸铝等方面,……(以及)把钱玩到昆明去搞所谓的云内动力工业园区建设。”。

[5] 职工网上留言。

[6] 有网名称:“现工会黄飙,属非法主席,早过退休年龄,并未通过职工选举。”

[7] 《成都上市公司三千工人罢工砸厂示威》, 阿波罗新闻网2007-8-30

[8] 职工的详细要求见《成都云内动力有限公司职工罢工 领导班子大逃亡(记实)》

[9] 即所谓“维权资料”。

[10] 职工所发出的很多帖子先后被删除了。

[11] 有网友则认为:“成都云内绝对是云内的主要生产地,昆明的厂又老又小。”因此对“云内动力”的总体影响肯定是很大的。何况有多家采购商因为成都云内无法及时供货也给予了压力或“处罚”。

[12] 本段资料来源:《我省国企改革正逢好时机》2005419日云南日报网http://www.yndaily.com

 

 

全厂职工情绪激昂,口号是“用生命保卫国有资产,揪出贱卖厂的腐败份子,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工人在厂门口悬挂横幅,摆放花圈,表示对管理层的不满与抗议

昆明云内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成都云内动力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