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官僚和资本之后——四川双马工人抗争事件述评

林聪

 

  四川省绵阳市“四川双马投资集团”改制,从今年629日开始,引发了集团本部双马水泥有限公司三千多名工人的罢工斗争。这一改制丑剧,多年来一直在中国大地四处上演,至今仍上演着。国企亏空的历程,企业领导层和政府官僚的腐败凶恶,工人之被动挨打、被出卖,被冷酷地抛向绝境……也到处一样。当前工人斗争所达到的水平和要求的目标通常不高,获胜机会也很小,但仍然是宝贵的起点。工人阶级只能在抗争中提高意识、恢复士气、增进团结,获取必要的经验和自信。

 

从四川双马的历程看国企兴衰

 

  国企的衰落总体来说,是走资路线和恶性私有化的结果。四川双马的历程,和重庆特钢厂、重庆3043厂在本质上没有两样。

  四川双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属国有控股企业,绵阳市国资委持股89.72%,是实际控股人(其余10.28%由双马集团工会持有,名义上为职工产权)。集团前身是四川省江油水泥厂,建于1956年,名列“一五”期间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全套设备从德国引进,是当时亚洲最大的三家水泥企业之一。1998年双马集团以“优良的主业资产”组建四川双马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次年8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简称“四川双马”。双马集团持有66.5%的股份。

  此次爆发罢工斗争的,就是位于江油市的双马水泥公司(称为集团“本部”)。

  “股份制”、“上市”……曾被吹嘘为“促进企业转换经营机制和提高效益”的灵丹妙药。不过,四川双马正相反,上市后一直走着下坡路,最终“沦为一个生产技术落后、产能规模小、面对小区域市场的三线水泥公司”。[1]

  多数工人默默接受了官方和民间自由派所鼓吹的“国企低效论”。被抹煞掉的不只是对公有制或国有制的信心,阶级解放的前景,同时还有几代工人的劳动和奉献。往往只有在抗争的需要迫使工人深入揭发国企亏损的真正原因,进而搜集官僚们的罪证,刻画出他们的丑恶嘴脸时,工人们才同时记下自己几十年的辛劳与无愧的成绩。双马工人们也是这样回顾了企业创建至今的奋斗史——正是这些被嘲弄为“吃大锅饭(养懒人)”的工人,在人烟稀少的原始森林边缘“天当被,地当床,战天地,斗寒暑”,建立了当时全亚洲最大的现代化湿法水泥生产线,维持着超设计产量的老设备运转至今,后来又集资修建了多个水泥窑。[2]

  扩而言之,中国从“一穷二白”到打下较完备的工业化根基,凝聚了工人们几十年的血汗。[3]

  而在走资狂潮中暴富的官僚们,不仅比旧体制下的官僚拥有更大权力,享受更多特权,并且借助市场经济的大潮,迅速侵吞了几代工人的劳动积累。双马退休职工的公开信揭露:董事长唐月明的丈夫尽管没有任何经销经历,却掌管了全部供销领域,“把曾经是全市的利税大户,搞成今天的亏损企业”,公司则在几年间的四处收购活动中留下一堆亏损和烂帐。管理层不仅加剧对工人的压迫和剥削,还进一步敲骨吸髓,掠夺工人的活命钱:6800多万元的工资基金;被领导们用来修建豪华别墅的职工集资建房款;住房补贴;被挥霍一空几亿元工人集资款。至于上市的“职工股”,则被高层当作礼物送掉了。

 

兼并收购——跨国资本的进军路线

 

  双马的收购人是“拉法基中国海外控股公司”,该公司控股人是由法国拉法基集团和香港瑞安集团于20057月合资成立的“拉法基瑞安”公司,注册于赫赫有名的“逃税安全岛”——英属维尔京群岛[4]。同年11月,“拉法基中国海外控股公司”签署了《四川双马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报告书》。

  拉法基系法国资本,世界建材业巨头,1999年进入四川,在都江堰市开设水泥厂。此后步步为营,进军成都、重庆、贵州等地。四川省水泥协会秘书长杨渝蓉得意洋洋地分析道:收购双马之后,西南市场尽在拉法基掌握中(四川水泥市场原先主要掌握在金顶和双马两家手上),年产能将达3000万吨以上,下一步是向西北地区渗透,最后走向全国。[5]真是一脸的买办奴才相!

  早在20038月,拉法基就与香港瑞安集团属下的瑞安建业——拉法基在西南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整合,占据了西南水泥市场约17%份额。瑞安集团是香港的大财团,从事水泥、地产等行业。董事长罗康瑞于2002年月11月底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有“粉红色商人”之称,也是大陆各地方政府的座上嘉宾。瑞安集团很早就进军大陆,并发了大财。除地产外,集团主要在贵州、重庆等地开拓水泥市场。为减低竞争压力和风险,集团尽可能采用兼并收购国有企业、扩建水泥生产线的方式来扩张规模。拉法基,以及其它外资,正走着同样的路。双马公司改制与工人的斗争,不论在绵阳市当地,四川,重庆以至全中国,都不是单独的事件:“20046月绵阳市政府就……提出了包括长虹、双马集团、东材集团等8家国有企业在内的改制总体思路,并组成了一个由市长任组长的改制领导小组。”[6]——在中国政府和官僚的狼狈为奸、你情我愿中,外资兼并国企的狂潮方兴未艾。

  签订收购报告书的一年半多以后,2007713日,拉法基瑞安终获国资委、证监会、工商总局和商务部审批通过,取得四川双马集团营业执照,成为首家在中国A股借壳上市的外资水泥企业。审批进展缓慢,据说是因为涉及双马公司股改、集团改制问题,以及需要接受反垄断调查等。

  双马工人罢工,正好发生在收购方案审批通过的前夕。

 

对官僚层的憎恨和对改制的幻想

 

  工人阶级吃了一茬又一茬苦,受着一茬又一茬罪,领导层则是“明目张胆得寸进尺的贪腐”,在把国企整垮的同时,越活越滋润,“一个个富的流油”,又是花园别墅又是宝马奔驰(汽油当然是公家报销)。至于工资、奖金、住房补贴……吸血鬼们自然从不忘记拿大头。工人恨恨地骂道:“那些王八蛋(每月工资拿到)50000以上……”这些,我们早已司空见惯,官僚生活的腐化也不用多说。总之一句话:“他们好比是庄园主,我们就如同奴隶一样!”

  那么,工人得出的进一步结论又是什么呢?

  “国人何时才能享有真正的民主、公平!!!作为双马工人,我们坚决拥护改制,因为双马的领导把一个中国第一(58年)的厂搞得快要破产。”

  “我们双马的广大员工对拉发基的进驻是持欢迎态度的,之所以出现罢工的事件是因为长期以来双马普通员工的收入和领导阶层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7]

  ……

  有理由相信这些发言至少表达了一大部分工人的幻想。对官僚专权的极度失望和愤怒,同时也是对国企、对旧体制的极度失望,工人们于是寄望于“改制”,以摆脱这些腐烂发臭的官僚层。媒体和股市终于无法隐瞒罢工事件、被迫发出公告时,带着“松了一口气”的调门说:“工人矛盾焦点针对原大股东双马集团”……工人不反对,而且欢迎改制,所以只要“政府出面化解、资金又能到位的话,问题通常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圆满解决”[8]。官商暗地操纵而工人无权置喙的“改制”,会不会包藏着不利于工人的交易?买断工龄、安排部分职工“退养”的方案,究竟是官方送给拉法基的厚礼,还是拉法基自己提出的要求,甚至参与其事?我们姑且不去猜测,但至少可以问问:凭啥相信新老板会给工人“民主”与“公平”?拉法基也许不会让双马关门破产,而会“带来全新的技术和管理”,并且可能在两年内注入大笔资产,把双马变成“一个全新的水泥公司”……可它也从未应允过要提高工人的待遇呀,更不用说把“普通员工的收入和领导阶层”放到“一个档次”上了。

 

政府官员的颟顸无耻和工人的被迫抗争

 

  双马集团改制,是由绵阳市政府、国资委和双马集团领导一同策划和推动的,为此专门成立了“改制小组”。黑箱里的交易外人不得而知。但工人们所勾画出来的事件及官员嘴脸,足以揭示出他们是何等颟顸和无耻了。工人气愤地说:

  “第二任改制组长林新曾经是绵阳市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后下放安县做过一段时间县委书记,安县的县城搬迁就是他的‘政绩’,在下放期间曾和黑社会头子在OK厅争小姐,全安县无人不知……那件事曾经成为安县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你如果到安县说到林新,没人不骂他。”

  中华大地上,摆布着工农命运的,就是这样一些人物!

  收购报告书称:“双马集团于20045月开始进行改制工作,……由职工代表大会拟定并通过了企业改制和职工安置方案……”我们还不晓得当时的“职工安置方案”是怎样的。如果“职工安置方案”真是由职代会拟定通过,工人又何来不满?总之2007626日,收购案被审批通过前夕,工人们听到的是一个可怕的名词“买断工龄”,得到的是一个冷酷的结果:扫地出门,按工龄支付1380.40 元/年(其他工作满30年、女职工满40岁和50岁的在职人员安排退养)。[9]

  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工人算了算:“1380元一年,工作十年就是13800万元,如果是天天吃盒饭15元一天的话,工作30年的人15×3655475元,30×138041600元,4160054757.5年,也就是说天天吃盒饭,才只能吃七年,还不说穿衣,住房,养孩子……”

  面对工人的申诉,政府某领导人抛下一句话:“改制钱偏低,无法和其它子公司的钱一样,谁叫你们命不好?”

  官员预料到工人不会接受这个方案,所以当天,为了“在确保新企业家老板能够安全顺利地进入工厂并接管工厂的同时,坚决杜绝工人群体性上访事件的发生”,政府一边抛出买断工龄方案,一边调集警力——“驻双马水泥厂附近的二郎庙公安派出所民警全部出动,警力显然不够,为了增援,626日下午,江油市公安局已从治安大队、巡警大队等单位抽调了大批警力前往双马水泥厂增援,同时,也命令距双马水泥厂较近的一些公安派出所前往增援。”[10]

  三千多名工人的愤怒终于爆发了。629日下午7点,数百工人集会商议之后,拉闸断电,全面停产罢工。

  他们前往双马酒店围堵跟拉法基举办交接仪式的董事长唐月明(及绵阳有关部门官员),质问公司的资金去向。官员们最后在防暴警察的护送下才离开酒店。第二天,当一名据理力争的女工被官方抓走,愤怒的职工涌到双马办公大楼,把6名高层领导扣押在会议室,直到那名女工被释放。“接下来是老一套,晚上67点的双马广播,江油市公安局长亲自讲话,广播说:一小撮犯罪分子煽动利用不明真相的职工搞出了这次拉闸停电,导致停产罢工,呼吁工人回到工作岗位,坚持生产……广播一直翻来覆去的广播公安局长的讲话和检讨书(双马化验室某职工的检讨)[11],直到晚上8点。晚上双马电视台也一直在全程播放讲话和检讨书,被激怒了的职工(包括家属,退休老职工及其子女)在饭后全部涌向厂办公大楼,双马生活区第一次出现了109空的场景……”[12]

  双马内部的通讯被掐断。股市(证监会)一声不吭。镇上的网吧被勒令不得收发有关双马罢工的议论。打字、复印部不得给双马职工打印复印某些小字报。双马职工从到镇上的车站坐车外出,“必须出示身份证件并登记,注明外出理由方得放行!双马每日一次到绵阳的班车已经停开!呜呼!双马人已经被软禁了!”[13]

  接着是派警察占据工厂,并且摸黑偷偷抓走了四名职工。其中一名女工在厚坝派出所割腕自杀,被送往中坝市医院!政府被迫放人,但仍坚持原来的改制方案。由于事情在网络曝光,政府又抓走两名在网上发布事态进展的双马人,扣以“发布反动消息”的罪名。至于“唐氏管理层”,自始至终只有威逼利诱和哄骗,“企图把工人吓回来、骗回来恢复生产”。

  面对寸步不让的政府官员和企业领导,双马“全体退休职工贴出了一封公开信”[14],致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反贪局,纪检委,和省总工会,要求彻查领导贪污问题,并宣称“如果这封信被封锁,下一步将呈送中央”。

  一位当地网民说:其实绵阳所有“国企改制”都是这样进行的,买断工龄的金额大都一样(坚持抗争的企业稍高一点),如有抗争都会派出防暴车和防暴JC(警察)控制现场,领头的都会以煽动闹事的名义抓起来!如果掌握了官员借“改制”从中渔利的证据又当别论了!

 

丢掉幻想,坚持战斗

 

  “沉默的双马人”,也是当前国企工人的普遍形象:他们“纯朴,单一”,“双马人历来安份守纪,服从管理的素质是出了名的”。在层出不穷的群体抗争事件中,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呼吁“理性”,“千万不要过激”,等等。不过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抗争的人民一直就很“理性”,很难看到有什么“过激”行为或场面——过激者毫无例外总是那些老板,那些官员,以及他们派来的军队、警察、防暴部队、黑社会、流氓打手……在双马工人斗争事件中,情况也是如此。

  前面已谈到双马工人对改制所抱的幻想。还有工人说:

  “我们也是双马的一员。大家都是很欢迎改制的。……我们只是希望我们正当的利益可以得到保护。……现在连我们改制的安置费也大打折扣。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唯一可行的办法,‘积怨成疾’理性维权(罢工),我们是没有选择的!”有工人还说:“其实员工们更多的是想看到他们痛恨的贪官能被审查出来,那怕是没钱可拿……。”

  也就是说,工人所抱怨的只是改制结果本身的苛刻与不公正,而非改制本身。相反,他们幻想改制可以使他们摆脱贪官(但“改制”正是贪官们一手操办的)。“反腐”和“维权”成为他们仅能运用的少数武器。然而对资本(拉法基)所抱的幻想,使工人未能思考将来形势的严峻,并做好准备。

  是否“资本”比“官僚”好?且来看一看“世界500强”的拉法基的角色和所作所为。表面上,它和别的外企一样,并不出面主导改制过程,所以对改制和罢工事件似乎没有责任。有人还说“拉法基在入主四川双马过程中支付的股权转让费用涵盖了职工身份转换的费用”[15]。不过,所谓“职工身份转换”指的并不是简单地换一个老板,而是彻底失去岗位保障。拉法基声称自己将完全履行承诺,这个承诺是:“所有在职签约职工一律留用至少3年不解聘”[16],以及“保证他们至少拥有目前的雇佣条件”[17]。那么,让我们再看看它所保证的双马工人“目前的雇佣条件”是怎样的吧:

  这些“吃苦耐劳的劳动人民”、“一群善良、敬业、爱厂如家”的双马工人,“尽管为国家创造了10亿以上的利税,但自身的收入却低得离谱,自唐月明就任董事长10年以来,职工的工资水平基本处于停滞不前的状况,而社会工资水平在近10年来却是在快速增长,到了如今,绵阳市城镇工资水平已经达到1380.4元/月,普通双马职工的工资却仅仅500800元……如今许多在岗职工抚养儿女都要依靠退休的父母的帮助,这实在是耻辱……”、“一个工作十五年的工人,一个月的收入才600元”。而只拿到三四百元工资的职工亦不乏其人。

  也就是说,“在全球76个国家拥有2100生产基地和80000员工,2005年的销售额达160亿欧元”[18]的大公司,承诺给工人的就是如此黯淡的前景!

  事实上已有网民提醒双马的职工:“拉法基在重庆早就这样改制了。重庆第一大水泥厂——腾辉水泥厂(原重庆第二水泥厂)同样进行改制。由于要用先进生产线,降低成本,部分工人(正式)要买段工龄,就是拿钱让你下岗。大家都能理解从国家正式职工下岗对工人们意味着什么(特别是中年人)。……后来工人罢工,就动用了ZF(政府)的力量强行开工。最后还是步入正轨……”

  工人应当由此认识到:今天的老板和官员乃是拜把兄弟,坚固的利益同盟——两者都是工人之敌。

 

  为了现今与将来的生存保障,为了夺回被官僚侵吞的血汗,为了“讨还公道”,双马工人已经提出自己的要求[19],涉及退保职工保险金、为下岗工人办理失业保险金及《失业证》、索回职工集资款(公司属下德鑫实业公司的产权)和相应权益、住房补贴问题、要求把双马集团产权10.28%的职工股按实际转让所得支付给原职工产权持有人;等等。从各地工人抗争的普遍结果来看,工人提出的要求能得以实现的很少;前路艰难,需要有持久战的准备——这是阶级力量悬殊的结果。

  至于工人对资本(拉法基)所抱的希望,则会很快破灭。拉法基已进驻企业。但工人几乎没有想到,他们在原管理层统治下的恶劣处境和待遇,拉法基也并没有应允改善。而“目前的雇佣条件”,本来就被工人们视为“耻辱”。因此,双马工人应当做好与拉法基进行集体谈判、要求改善劳动环境、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以及防止拉法基随意裁员的准备,应当自己组织起来共同争取——正如工人所希望的——“民主和公平”。

  不仅丢掉对官僚“主持公道”的幻想,而且丢掉对“先进”资本家的幻想——这对工人来说至关重要。此外,也不能对上层政府、或网络寄望太多——扩大社会影响、获取舆论支持,只是工人斗争时的多种方式之一[20]。没有别的什么力量可以改变工人当前的处境,只有靠工人自身。而没有自我组织和阶级团结,工人就没有任何力量。工人斗争或“维权”,最迫切需要的,就是自我组织。此外,还要努力建立与相关工厂或附近其它工厂工人的团结和联络。从以往经验看,局限在单个工厂里的斗争,力量仍显得太不足。当然,不论是厂内的工人组织,还是厂外的工人联结,都必然要招致破坏乃至迫害——工人的这些最重要、也最基本的自卫武器,从来都被严厉地、毫不含糊地加以防范、压制、禁止、取缔。争取这些武器,本身就需要一场艰苦的斗争。

 

中国工人阶级的现状与斗争展望

 

  在罢工斗争中,双马工人们没有想到过,也不敢想像的,是自己团结起来接管生产,决定企业的经营……总之,不靠官僚,也不靠资本家,不靠它们一手操纵的“改制”,而是自己组织起来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的工人阶级的确还远未成熟,当前的抗争,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官僚专政的可悲后果、工人没有任何民主权利(但一度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和福利保障)——这是“公有制”、“计划经济”失败的症结,也是工人阶级意识混乱和低落的根本原因。双马工人在反抗官僚的斗争中对资本和改制前途所抱的幻想,也是工人阶级普遍缺乏经验的表现。不论是单个国企的改制,或是整个“改革开放”的路线,工人阶级始终没有发言权——正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于是,开放变为引狼入室,改革则是把工人当作牺牲品踩在脚底,或一脚踢开。

  中国的工人阶级多数仍深陷于迷惘和消沉中。迷惘加剧了消沉,消沉则堵塞了所有出路。官僚的独断专行、贪污和无能,国企半死不活的现状,都令工人不满并渴望着有所改变。但怎么改呢?问题在于:工人既无权利,也无经验,从未对如何改制提出过自己的要求。少数抗争者打出“毛泽东思想”的旗帜,曲折表达了保护工作岗位和待遇的合理愿望。而对多数国企工人来讲,市场经济的浩荡潮流里几乎没有回到旧体制的前景,更不用说他们是否真正希望回到旧体制了。多数工人寄望于“改制”,以为“总会比现在好吧”,但结局总是对工人的更深重的打击。当事到临头发现被冷酷地出卖,工人才被迫起来“维权”。严峻的政治环境,凶残的打压,并不是工人运动低落唯一的原因,阶级意识和阶级斗争意识、团结抗争经验的匮乏,对社会前途的迷惘……这些,才是最深刻的根源。

  有斗争,才能有收获,虽然未必一定有。但没有斗争,便只能被动挨打,任人宰割。不论为了斗争,还是为了维持斗争所取得的收获,都必须坚强和灵活地组织起来。否则,这些让步和收获也随时可能失去。二十多年来,在历次国企改革中,领导层往往先给工人一点好处,使工人感到“改革有奔头啊”,以此麻痹工人,接着就向工人下毒手,开始一轮接一轮的剥夺——这是工人阶级应当记取的惨痛教训。

  抛弃对官僚和老板的幻想,扎根于工人阶级的自我组织,继而踏上自觉的反资本主义之路,以工人阶级的集体力量剥夺和接管工厂,最终以工人民主取代官僚和资本家统治的社会,这是一条漫长的、但也是工人阶级唯一的征途。

 


 

[1] 《拉法基瑞安西南大重组 3.05亿收购四川双马》,21世纪经济报道,2007717

[2] 见《四川工人维权 双马停产惩腐》,2007-7-08

[3] 当然,其中还有农民、农业所提供的大量积累。

[4] 《四川双马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报告书摘要》(20051115日),来源:上海证券报

[5] 《拉法基瑞安西南大重组 3.05亿收购四川双马》,21世纪经济报道,2007717

[6] 《股改前夜全球最大建材企业拉法基抢筹四川双马》,200510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

[7] 未注明的引用,都来自网上的发帖,估计是双马职工所发。值得注意的是异地和其他工厂工人的声援:“哈尔滨人民支持你!”“双马的今天就是金顶的明天”等等。金顶是四川另一家大型国有水泥企业。

[8] 《四川双马:中长期拉法基入主质变趋势依旧》来源: 申银万国研究所,2007712日,作者:林珍

[9] 这是政府公布的2006年度绵阳市城镇职工人均收入。

[10] 《双马改制 数万工人遭殃》

[11] 这份“检讨书”究竟是官方或厂方炮制出来的,还是威逼利诱职工写下的,尚不得而知。

[12] 《双马改制,工人遭殃,为鸣不平,停产罢工(三)》

[13] 《双马改制,工人遭殃,为鸣不平,停产罢工(四)》

[14] 由于大陆的国企领导常常以下岗要胁、打击和报复工人,所以在抗争行动中,经常是退休工人出面。

[15] 《四川双马 停工事件得到解决》,证券时报,2007717

[16] “在职签约职工”的意思就是:买断者除外(林注)。《四川双马:中长期拉法基入主质变趋势依旧》,来源: 申银万国研究所,2007712日,作者:林珍

[17] 《拉法基瑞安水泥首席执行官华顾思在四川分公司成立庆典上的致词》,水泥商情网,2007711

[18] 《四川双马:西南水泥寡头拉法基中国蓝图开卷》,200766日,来源:申银万国

[19] 见《双马目前现状(工人和政府的分歧,62629日)》、《四川双马集团买断工龄职工基本要求》和双马退休工人要求彻查管理层贪腐的公开信。

[20] 关于双马工人斗争的网络消息,越来越多地遭到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