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券制是教育上的劫贫济富

刘宇凡

把学券制说成能够加强学生及家长的选择权,提高教育质素,减少公立教育浪费等等,是彻头彻尾的神话。

种族主义者爱上学券制

从前,许多国家的公立教育,都是由政府直接拨款给公立学校。而所谓学券制,就是改变这种拨款方式,把教育资源,通过一定金额的学券,直接拨给学生而不是学校,再由学生自行挑选入读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

要了解学券制的好坏,最好首先是从它的历史去了解,而不是首先从抽象的学理(什么「市场万能论」、「个人选择」论等等)去了解。

当美国右派经济学家佛利民在五十年代提出学券制的时候,最初只有白人种族主义者支持。一九五六年乔治亚州通过了不容许种族隔离的政策,因此公立学校再也不能实行种族隔离。白人种族主义者为了能够避免把子女送入公立学校就读,于是就想借学券制来发展实行种族隔离的私人学校。

另一批学券制支持者则是右翼基督教势力。他们一向主张要在公立学校实行强制的圣经教育。可是,基于政教分离的宪法规定,他们一直无法成功。于是他们就想借学券制来削弱公立教育,同时增加宗教学校的势力。

第三批学券制支持者就是右派。右派一向仇视公立教育。例如硅谷的亿万富翁Tim Draper 指责公立教育形同社会主义,因为公立教育不分种族、性别、宗教信仰、学习能力,一视同仁地给予一切学生均等的教育机会。在他们眼中,这样做是浪费教育资源在一些不值得培养的人身上;他们认为教育资源应该要按照能力分配,学习能力强的多得,学习能力弱的少得。公立学校的成绩往往不好,没有理由得到政府的固定拨款;私立学校的成绩往往比较好,却得不到拨款。这是不公平的。应该在公私营学校之间引入市场竞争,让市场的那种奖勤罚懒的机制发挥作用,这才算公平。

从上述历史可以知道,学券制一直是美国右派和种族主义者的主张,并且一直受到中下阶层、有色人种、民主党主流、自由派、教师工会及左翼的反对,所以学券制几十年来难而落实。

教育变成发财商机

最近十多年来,有更多资本家支持学券制,因为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加深,投资机会不断减少,因此一年高达六千亿美元的教育部门就成为他们新的商机。他们要发展这种新商机,首先就要打破公立学校「垄断」教育部门的现实。所以他们一直主张教育部门的私有化。而学券制就是一种巧妙的私有化工具,因为它表面上不是为教育资本家服务,而是为学生和家长的「选择权」着想。另一方面,公立教育由于拨款不足(这又同资本主义危机所造成的财政赤字有关),所以公立教育质素不断下降,使越来越多家长舍公立学校而取私立学校。连一些中下阶层甚至黑人的家长也开始支持学券制。

九十年代以来,已经有一些州实行学券制。但以下例子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一位叫 Tenasha Taylor的女黑人,在Milwaukee一间私立中学就读。有一次在课堂上她批评学校存在种族歧视。学校立刻要她退学。她不服,并根据自由言论的原则告上法庭。但是法庭的判决却说,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原则并不适用于私人学校,它只适用于公立学校。

公立学校受制于种种限制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法例,而私立学校则不受限制。怪不得那些右派那么仇视公立学校了,更怪不得他们那么支持学券制了。

有钱有选择,没钱没选择

美国一些低下阶层的家长本来以为学券制可以使他们的子女转去优质的私立学校。在经过一些州的实践之后,才发觉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他们所拿到的学券,金额根本不足以入读优质的私立学校 (政府之所以支持学券制,本来就是为了省钱,所以学券的金额当然不会高) 。除非自己再拿出一大笔钱,否则他们根本不会因有了学券就可以让子女成龙成凤。真正获得学券制的好处的,是富有阶层的家长,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金钱。其次,一些贫穷地区的公立学校,在实行学券制之后,经济能力或学习能力较好的学生走了大半,只留下比较贫穷和学习能力比较弱的学生,学校时刻面对着关门的危机。而那些优质的私立学校由于吸收了很多额外学生而不断扩充,使投资者大发横财。所以人们批评学券制劫贫济富,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学券制的要害就是通过「钱跟学生走」的机制,把公立学校的资源转交给私立学校。有人说,私立和公立学校互相竞争,不正好迫使二者竞相提高教育质素吗?有竞争才有进步呀!这种论调把竞争的好处无限夸大,根本就是错的。竞争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恶性竞争就是坏的。军备竞争也是坏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所涉及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竞争,不是像下棋那种智力上的竞赛,而是市场竞争市场竞争同一般意义上的竞赛的分别在于前者纯粹关乎金钱势力的竞争,谁的钱多,谁就占上风。其次,市场竞争下的教育机构必然也要采取金钱化及其它量化的经营标准(例如学生成绩有多少个 ’A’,有多少人可以上大学),可是单靠这些标准本身就有害教育质素,因为教育质素最难量化,最难用金钱衡量。考试成绩是一种量化的标准,但教育的本意不是考试成绩,而是人格和潜能的全面发展,而后二者恰恰是最难量化(一个学生在教师的悉心安慰下恢复了自信。但你能够把学生的这个进步量化吗?)。硬把市场竞争引入教育根本就是破坏教育。

说学券制可以增加学生和家长的「选择权」,这个所谓好处同样也是无比夸大的。不排除会有个别人由于学券制而使子女进入比较好的学校。可是,学券制所引发的恶性竞争和对公立教育的破坏,长远而言却限制了中下阶层子女受教育的机会。毕竟,大多数中下阶层的家长不会负担到昂贵的私立学校。他们的子女最终仍然要留在公立学校,又或只能选择差劲的私立学校。不论哪一种情况,对公立教育所造成的破坏对他们都是弊多利少。其次,学生家长所得到的那种「选择权」,相当程度上是虚幻的。在垄断资本主义下,跨国公司全知全能,而一般消费者耳聋目盲,根本无法知道产品是否有毒,是否破坏环境,资本家有没有牟取暴利等等。如果消费者对一般消费品都如此无知,那么,对于无法用金钱或者表面成绩来衡量的教育,他们就更加无知了。这种所谓个人选择论,不过是右派用来蒙骗不知底细的家长罢了。

2003/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