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倫泰《新婦女論》再版序言
南產

此書是二十年代初柯崙泰在莫斯科某大學教授婦女問題時的講義,匯集成書後非常流行,曾譯成多國文字。在七十年後的今天,我們覺得它仍有提供廣大讀者閱讀的價值。
  婦女被壓迫是人類社會的不平等現象之中時間最長久、範圍最廣泛的一種。雖然自十八世紀末以來出現過不止一次婦女運動的高潮,但今天世界婦女的地位仍舊沒有根本改變,而且那種認為婦女的素質生來就比男子低劣,她們理應屈服在男性權威之下的謬論仍舊很流行。這本書以豐富的歷史材料駁斥了這種謬論,說明了婦女陷於被壓迫地位的歷史原因,特別指出婦女的地位由她們的經濟職務決定。這是本書一個顯著的特點和優點。可以說,這書不但敘述了婦女地位的演變史,而且是一部簡明的社會經濟史。雖然書中某些敘述或分析可能被後來的研究証明不盡妥當,但總的觀點始終是站得住的。像這樣全面描寫婦女地位的歷史演變的書,到今天還是少有的。這是本書值得重版的主要理由。
  作者柯崙泰是俄國社會主義革命家,她認為婦女運動應該和工人運動密切結合;婦女僅僅爭取法律保障同男子平等的權利和機會︵例如同工同酬、同等的投票權、就業權、受教育權等等︶是不夠的;必須實行全面的政治、經濟、文化的改造,廢除私有財產制,婦女才可以得到真正的解放。在她寫作這書的時候,俄國的蘇維埃工農政府剛剛成立,而且在內戰中取得勝利,雖然整個處境還十分困難,但總算站穩腳跟了,所以她和所有的革命領導人都充滿信心,認為全世界的社會主義革命事業已經由他們在俄國開始,不久將擴展到全歐洲和全世界。本書最後五章所論述的就是革命後俄國的社會改造和提高婦女地位的努力,表現出很樂觀的精神。今天的讀者,在蘇聯早已腐化、墮落而且最後崩潰了之後,讀到這部份的時候自然很容易覺得作者的觀點不合實際,甚至因此懷疑那種社會主義的婦女解放理論根本不正確。關於這個問題,在這本書裡當然找不到答案,因為這問題是在本書出版之後才發生的。
  社會主義,至少是馬克思、列寧那一派的社會主義路線,是不是已經被歷史証明行不通呢?這是個很大的問題,不是這篇簡短的序言所能解答的。但我們敢說,無論如何,主要根據這幾年那些共產黨統治下的所謂社會主義政府的紛紛倒台來証明社會主義行不通,在理由上是十分不充足的。如果一種主義、一種思想、一種運動可以這樣輕易否定,那麼,共和主義、民主主義和女權主義等等早就該被徹底否定了。多少先進國家在初次建立共和國之後又讓君主制度復辟?各國政制的民主化不是常常進一步退半步,甚至有時進一步退兩步嗎?女權運動何曾有過一帆風順的發展呢?至今又有多大程度的成功呢?早在一九八九年東歐和蘇聯發生急劇轉變之前好幾十年,已經有社會主義者︵以托洛茨基為代表︶指出了蘇聯墮落的事實,包括在婦女地位上的倒退現象,並且指出這一切都是新的官僚集團篡奪了工農的政權,違反社會主義方向的結果。因此我們絕不認為近年蘇聯和東歐的巨變証明社會主義道路︵包括社會主義的婦女解放道路︶錯誤。事實上,在這些國家唱著自由民主的高調恢復資本主義剝削制度後,婦女的地位比在共產黨官僚專制下更為惡化了。這恰恰反証了,只有真正實現社會主義,婦女才可以得到解放。
  本書的中譯本最初在一九三七年由日譯本轉譯過來,五一年再版時曾由原譯者羅瓊和沈茲九加以校訂,但內文仍有不少可疑的地方。我們找不到其他本子來校對,只能對一些明顯的錯誤加以修改。此外,譯文中有不少詞語與今天慣用的不同,例如發見︵即發現︶、生產能率︵即勞動生產率︶等,難以一一修改。只要是讀者大概能夠根據上文下理明白其意思的,就不作改動了。
  最後要介紹一下作者柯崙泰︵Kollontai , Alexandra Mikhailovna 1872-1952︶,她是俄國出色的革命家,革命後曾擔任過福利部長以及共產國際婦女書記處書記,也領導過俄共中央婦女工作部。有人認為她作為一位歐洲女權主義先鋒更重要。她是世界上第一位擔任政府部長的女性,也是首位女大使。
  她生於一個富裕優越的家庭,受過良好的教育。父親是沙皇時代的將軍,母親是芬蘭木材商人之女。她於廿一歲︵一八九三年︶時與一名當工程師的遠親結婚,並育有一子。據她本人說,一八九六年是她一生的轉捩點。當她參觀一間大紡織廠時,看見萬多名工人被奴役的慘況,對她產生震撼性的影響。隨後她離開丈夫,投身革命事業,並專門研究芬蘭問題。一九零三年出版過一部用馬克思主義觀點分析的巨著:﹁芬蘭工人生活﹂。
  她是最早反對蘇俄的官僚主義傾向的革命家之一,一九二零年參加俄國共產黨內的工人反對派,是主要領袖之一。但一九二一年工人反對派受到壓制後,她就停止了反對活動,並且一直擔任外交官。三十年代斯大林的流血大清黨放過了她。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