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伦泰《新妇女论》再版序言
南产

此书是二十年代初柯仑泰在莫斯科某大学教授妇女问题时的讲义,汇集成书后非常流行,曾译成多国文字。在七十年后的今天,我们觉得它仍有提供广大读者阅读的价值。
  妇女被压迫是人类社会的不平等现象之中时间最长久、范围最广泛的一种。虽然自十八世纪末以来出现过不止一次妇女运动的高潮,但今天世界妇女的地位仍旧没有根本改变,而且那种认为妇女的素质生来就比男子低劣,她们理应屈服在男性权威之下的谬论仍旧很流行。这本书以丰富的历史材料驳斥了这种谬论,说明了妇女陷于被压迫地位的历史原因,特别指出妇女的地位由她们的经济职务决定。这是本书一个显着的特点和优点。可以说,这书不但叙述了妇女地位的演变史,而且是一部简明的社会经济史。虽然书中某些叙述或分析可能被后来的研究证明不尽妥当,但总的观点始终是站得住的。像这样全面描写妇女地位的历史演变的书,到今天还是少有的。这是本书值得重版的主要理由。
  作者柯仑泰是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家,她认为妇女运动应该和工人运动密切结合;妇女仅仅争取法律保障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和机会︵例如同工同酬、同等的投票权、就业权、受教育权等等︶是不够的;必须实行全面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改造,废除私有财产制,妇女才可以得到真正的解放。在她写作这书的时候,俄国的苏维埃工农政府刚刚成立,而且在内战中取得胜利,虽然整个处境还十分困难,但总算站稳脚跟了,所以她和所有的革命领导人都充满信心,认为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已经由他们在俄国开始,不久将扩展到全欧洲和全世界。本书最后五章所论述的就是革命后俄国的社会改造和提高妇女地位的努力,表现出很乐观的精神。今天的读者,在苏联早已腐化、堕落而且最后崩溃了之后,读到这部份的时候自然很容易觉得作者的观点不合实际,甚至因此怀疑那种社会主义的妇女解放理论根本不正确。关于这个问题,在这本书里当然找不到答案,因为这问题是在本书出版之后才发生的。
  社会主义,至少是马克思、列宁那一派的社会主义路线,是不是已经被历史证明行不通呢?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不是这篇简短的序言所能解答的。但我们敢说,无论如何,主要根据这几年那些共产党统治下的所谓社会主义政府的纷纷倒台来证明社会主义行不通,在理由上是十分不充足的。如果一种主义、一种思想、一种运动可以这样轻易否定,那么,共和主义、民主主义和女权主义等等早就该被彻底否定了。多少先进国家在初次建立共和国之后又让君主制度复辟?各国政制的民主化不是常常进一步退半步,甚至有时进一步退两步吗?女权运动何曾有过一帆风顺的发展呢?至今又有多大程度的成功呢?早在一九八九年东欧和苏联发生急剧转变之前好几十年,已经有社会主义者︵以托洛茨基为代表︶指出了苏联堕落的事实,包括在妇女地位上的倒退现象,并且指出这一切都是新的官僚集团篡夺了工农的政权,违反社会主义方向的结果。因此我们绝不认为近年苏联和东欧的巨变证明社会主义道路︵包括社会主义的妇女解放道路︶错误。事实上,在这些国家唱着自由民主的高调恢复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后,妇女的地位比在共产党官僚专制下更为恶化了。这恰恰反证了,只有真正实现社会主义,妇女才可以得到解放。
  本书的中译本最初在一九三七年由日译本转译过来,五一年再版时曾由原译者罗琼和沈兹九加以校订,但内文仍有不少可疑的地方。我们找不到其它本子来校对,只能对一些明显的错误加以修改。此外,译文中有不少词语与今天惯用的不同,例如发见︵即发现︶、生产能率︵即劳动生产率︶等,难以一一修改。只要是读者大概能够根据上文下理明白其意思的,就不作改动了。
  最后要介绍一下作者柯仑泰︵Kollontai , Alexandra Mikhailovna 1872-1952︶,她是俄国出色的革命家,革命后曾担任过福利部长以及共产国际妇女书记处书记,也领导过俄共中央妇女工作部。有人认为她作为一位欧洲女权主义先锋更重要。她是世界上第一位担任政府部长的女性,也是首位女大使。
  她生于一个富裕优越的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父亲是沙皇时代的将军,母亲是芬兰木材商人之女。她于廿一岁︵一八九三年︶时与一名当工程师的远亲结婚,并育有一子。据她本人说,一八九六年是她一生的转折点。当她参观一间大纺织厂时,看见万多名工人被奴役的惨况,对她产生震撼性的影响。随后她离开丈夫,投身革命事业,并专门研究芬兰问题。一九零三年出版过一部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的巨著:﹁芬兰工人生活﹂。
  她是最早反对苏俄的官僚主义倾向的革命家之一,一九二零年参加俄国共产党内的工人反对派,是主要领袖之一。但一九二一年工人反对派受到压制后,她就停止了反对活动,并且一直担任外交官。三十年代斯大林的流血大清党放过了她。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