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5最新解密:
历史学家汤普森1956年狠批英共

文:Ian Cobain  译:Chuh Andrea Melody

1956年克鲁晓夫公开鞭尸史太林,揭露其罪行。英国军情五处MI5最新解密透露,英国共产党领袖曾于冷战高峰时期就史太林之罪行误导普通党员,而当时是党员的著名历史学家汤普森因此写信谴责他们。

本文原载于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原文网址: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6/sep/28/historian-ep-thompson-denounced-communist-party-chiefs-files-show

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历史学家之一E.P.汤普森(E.P. Thompson)曾于冷战高峰时期撰信,大力谴责英国共产党领导层,相关信件被军情五处中途截查,一直未有外泄。

汤普森指,党领导层极权专制,言而无信,若能获取权力,必然把长久备受珍重的政治自由通通扫走。

1956年,苏维埃领袖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首次开腔批评当时已故三年的史太林(Joseph Stalin),及后汤普森便撰写相关信件,当时其为共产党员。

信件复本被军情五处存留于为汤普森特置的档案中,其中五份现已被解密,并送往位于伦敦西南部基尤的国家档案馆。

汤普森信中清楚表示对当年英国共产党领袖的彻底失望与问责,指领导层明知史太林所作恶行,却刻意误导普通党员,二十年来不断散播「欠缺批判性且不尽不实(甚至会被对家指为刻意扭曲和隐瞒真相)的政治宣传」。

他又写道,党的行政委员「行为有如大司祭般去诠释和肯定来自史大林的圣言,而非来自无数马克思主义者一直努力创建的独立分析。」

「我唯有能说的是,感激上帝没使这些行政委员有任何当权的机会:因为他们定必一个月内摧毁英国人民用了三百多年争取的思想、良心和言论自由,而且还会以包装美善的安全阀和自以为是的信念,装作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而这样做,仿如他们能神圣地诠释工人阶级利益。」

打开并复制信件后,军情五处让它继续送往原定收件人,一名约克郡区域党官的手上。

复本曾于军情五处内部传阅,其中一份更被寄给管理当时英国外交部秘密冷战宣传组的资讯研究部门,后来任职军情六处首长的John Rennie。这份则由军情五处高级官员附上说明寄出,并指「我们透过秘密且精巧的方法,获见英国共产党最著名知识分子之一所写,对共产党领袖长篇而合理的谴责。」

汤普森后来发起了共产党内的异议刊物《新思考者》(The New Reasoner),并于年终苏维埃镇压匈牙利起义后离开共产党。

送到基尤国家档案馆的汤普森文件年期,可追朔到他由1943年从军时开始被军情五处注意,直至1963年,当他最具影响力的作品《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出版时。档案包含了寄给和寄自汤普森的信件复本,以及官员曾在安装了麦克风的共产党伦敦总部,对他作出评价的录音。

至于军情五处是否于1963年后继续监视汤普森,则是未知之数。

不少英国共产党内被称作历史学家群组(Historians Group)中人,都曾被军情五处严密监视。当局有关另外两位相当有名的历史学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和希尔(Christopher Hill)的档案,两年前才刚被解密;而第四位受监视的群组成员希尔顿(Rodney Hilton),也有专属档案与汤普森的文件一同被送到基尤。

希尔顿是二十世纪出众的中世纪历史学家之一,并于1937年起被军情五处注意,当时他正于牛津大学当学生。希尔顿的档案透露他于二战从军时,指挥官曾被要求报告他的行踪,而二战结束后警察亦曾协助军情五处监视他。他的电话通话被录音,邮件被打开,甚至连他的第二任妻子格温(Gwyn)也同被监视。

1952年,希尔顿曾发现邮件中途被动过手脚,并向当地邮政部门投诉。军情五处档案中有纸条指因「避免嫌疑」而停止邮件截查。然而翌年,希尔顿作数次电台广播后,当局写信告知英国广播公司BBC指「我们知悉希尔顿自1937年起已是共产党的活跃党员」。

像汤普森一样,希尔顿于1956年离开了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