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489172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处在最凶险的时刻

安那琪

2016/5/25

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革命进程正处于最凶险最严峻的时刻。过去数个星期来,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也日益恶化,而总统马杜罗领导的政府,也正不断面对来自国内外右翼势力的凶猛攻击。

马杜罗于2016513日颁布60天紧急状态令,以赋予总统更大权力去面对外来军事威胁及应付经济恶化和粮食分配的问题。委内瑞拉国内右翼媒体和国际媒体很自然条件发射地谴责马杜罗的做法,指控马杜罗搞独裁,还声嘶力竭要推翻“独裁政权”。委内瑞拉面临着随时发生政变的威胁。

随着巴西总统罗塞夫不久前被参议院弹劾而暂被停职半年,右翼势力虎视眈眈的委内瑞拉成为南美洲下一个“政权轮替”的聚焦点。

亲美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客毛里西奥.马克里于20151122日举行的阿根廷总统选举次轮投票中,以51.34%得票率胜出,结束了庇隆主义政治联盟“胜利阵线”的12年执政,昭示着右翼势力来势汹汹地在拉丁美洲复辟。自2003年开始在巴西执政的工人党为首的政府,也在过去两年来面对着种种丑闻及抗议浪潮,直至最近总统罗塞夫被弹劾,右翼势力夺权之势已难以阻挡。罗塞夫政府备受右翼势力的攻击,并非她领导的政府太过“左倾”,而是在落实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上不够落力;巴西的政治动荡,也并非右翼反对势力真的要把国家从贪污腐败的泥沼中拯救出来,因为联合起来弹劾罗塞夫以推翻工人党政府的政客们也都有着罄竹难书的贪腐记录。

委内瑞拉右翼反对派势力组成的“民主团结圆桌会议”(MUD),于2015126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击败自1999年以来一直控制着国民议会多数议席的玻利瓦尔革命阵营,拿下167个议席中的122席,其声势更加嚣张。

自已故查韦斯于1998126日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开展玻利瓦尔革命以来,委内瑞拉国内的经济寡头集团、右翼政治精英及美国为首帝国主义势力,就不断施展种种手段去破坏这个试图走出一条不同于全球资本主义道路的社会革命过程。反对玻利瓦尔革命的国内右翼势力,通过外交压力、经济破坏、散步谎言、制造动乱以至发动军事政变等卑劣的手段去破坏玻利瓦尔革命,目的是要恢复经济寡头与帝国主义势力因革命进程而被腐蚀的特权及利益,防止任何意欲取代全球资本主义秩序的替代选择得以实现。

委内瑞拉国内右翼反对派已发出呼吁要外国势力进行干预,还不断利用恶化的经济状况去挑起混乱,试图不惜一切手段去推翻马杜罗领导的玻利瓦尔主义政府。右翼势力控制的国民议会试图通过各种反动的法案(如公共房屋私有化、极具争议的特赦法案等),去破坏玻利瓦尔革命进程所取得的成果。右翼反对派也正积极发动(委内瑞拉玻利瓦尔主义宪法下所允许的)罢免总统的公投。

自查韦斯于1998年上台发动玻利瓦尔革命直到他于2013年逝世,委内瑞拉经历了一场改变了底层人民生活与命运的社会改革过程。主张玻利瓦尔主义的政府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计划,底层群众的生活不仅得到改善,也经历了政治激进化的过程。群众的积极动员,也进一步促使查韦斯推动更多玻利瓦尔革命措施,如公营企业重新国有化、工人接管工厂等,数以百万计的委内瑞拉底层人民组织起来去掌握并改变本身的命运,也成了推进革命的动力。积极投身在革命进程中的群众,在过去十多年来成功多次挫败右翼寡头势力打击革命进程的企图,也让玻利瓦尔阵营在选举中几乎战无不胜。但是,过去两三年来,形势却起了变化。

马杜罗取代过世的查韦斯当选为总统后,并无法将玻利瓦尔革命进程更上一层楼,除了执政集团内官僚主义的问题仍然严重之余,国际原油价格的剧跌也是一大因素。在玻利瓦尔革命开展的首十年,适逢全球石油价格高企的年代,原油价格于2008年去到每桶140美元的高峰后就开始剧跌,2008-09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时的油价一度跌至每桶32美元,后来于2011年又回升到超过每桶100美元的水平。过去两年来,原油价格一直走低,这对依赖石油收入的委内瑞拉政府来说是一大灾难。

高油价使到委内瑞拉政府可以动用大笔的石油收入去资助其改善底层生活的社会项目,如教育、医疗、房屋、粮食、退休金等。但过度依赖石油收入去落实社会福利措施的做法,也让有意深化革命过程的玻利瓦尔政府忽略了发展通过其它方法(如生产多样化)增加政府收入的替代选择,而劳动人民掌控生产资料的问题也没有被视为优先,这为后来的经济问题埋下伏笔。

当油价剧跌时,委内瑞拉陷入了严重的经济衰退。2014年的油仍然有每桶88美元的水平,到了2015年已减少一半至每桶44美元,而2016年的油价更创下每桶24美元的十年新低,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火上加油。政府为了支付粮食津贴等社会项目而不断印钞应对,却反而加剧了通货膨胀。就算是委内瑞拉政府多次提高最低工资也无补于事。

委内瑞拉政府过去多年来尝试落实好些规管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措施,如防止资金外流的外汇管制、确保贫穷人民有能力购买的粮食价格管制等。但是,规管自由市场的改良主义政策,并无法制止盈利至上的资本家集团不择手段地牟利。不甘受到管制的经济寡头和资本家开始用种种欺诈的手段,避开规管去继续累积财富,将钱财疏通到黑市或转移到岸外银行户口。控制粮食生产与供应的资本家也进行囤积活动,导致粮价暴涨,此举既可以打击他们所厌恶至极的玻利瓦尔主义政府,又可以从中套取厚利,对经济寡头集团来说真的是一举两得。

规管价格的物品严重短缺,导致委内瑞拉人民转向以更高的价钱向黑市购买日需品。从刻意囤积货品到出售到黑市,当中涉及到反玻利瓦尔革命的资本家集团之幕后操控,导致人们排长龙购买日需品的情况愈来愈普遍。由过去数个星期来的状况更加恶化,好些原本支持玻利瓦尔革命的民众也开始满腹怨言,这的确在动摇着玻利瓦尔主义政府的群众支持根基。

委内瑞拉正面对的所谓“经济战”,正是因为资本家们的“本性难移”,他们拒绝任何规管自由市场的措施。敌视玻利瓦尔革命的资本家集团进行经济破坏的手段,既可动摇底层人民对革命的支持,又可牟取经济恶化所致的暴利,何乐而不为呢?

国际商业媒体煞有其事地将委内瑞拉的经济乱局归咎于“社会主义”的失败,无非是在重复强调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是“不可取代”的政治宣传。实际上,今天委内瑞拉的问题,正反映着在资本主义经济架构下的改良是行不通的。资本主义经济是规管不了的,要摆脱困境只有终结资本主义经济,以劳动人民自主掌控生产与分配的民主管理经济取而代之。

今天委内瑞拉的危机,的确是跟马杜罗政府“管理不当”有关,因为这个举起“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旗帜的政府仍然对资本家存有幻想,以为对资本主义经济进行改良及落实规管市场的做法就能够摆脱经济困境。目前马杜罗领导的政府正岌岌可危,右翼反对派的攻势不到“政权轮替”不罢休,16年的玻利瓦尔革命进程将面对随时被腰斩的威胁。

摆在委内瑞拉人民面前有两条路:一是让右翼势力夺权得逞(无论是通过罢免公投或军事政变),恢复资本主义经济的“常态”,牺牲底层人民及葬送玻利瓦尔革命的成果去为当前的经济危机买单;另一条路则是坚持玻利瓦尔革命的路线到底,让资本家去为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危机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