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1%统治99%的世界

安那琪

2016/1/20

拜新自由主义经济所赐,全球经济不平等及社会不公“再创巅峰”!

全球经济不平等已经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乐施会(Oxfam)于2016119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召开之前所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当前全球最富有1%人的财富,已经超越世界上其余99%人之财富的总和。

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已经完全失控,全球最富有62人的财富,相当于全球最贫穷一半人口(约36亿人)的财富总和。这个数字(相等于全球一半最贫穷人口财富的富豪数目)呈现着快速下降的趋势,2010年有388人,到了2015年已经跌到80人,而今年2016年“再接再厉”再减18人。这数字的下跌,表示着财富向上集中的程度愈来愈严重。

若这62名超级富豪的财富平均起来,一个人的财富多过5806万人的财富,难道这些富豪的“才干”、“工作能力”,还有其“需求”,是一般人的5806万倍?5806人接近我国马来西亚人口的两倍,比南非整个国家的人口还要多!南非在全世界人口排名第25位。)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拥有等于全球一半人口财富的富豪,从一架飞机可载完的数目,在短短5年间减少到只需一辆巴士就可载完!

最贫穷的一半全球人口(36亿人)之财富,自2010年以来减少了1万亿美元,下跌了41%与此同时,最富有62人的财富却增加逾5420亿,增幅高达44%,目前已达到17600亿美元。全球最富有62人俱乐部里头,只有9个富豪是女性。

自迈入21世纪以来,全球一半最贫穷人口,只获得全球财富总增长的1%。全球财富增长的一半,都流入最顶层1%富豪的口袋里头。在冷战结束后的过去25年来 ,全球最贫穷10%人口的平均年收入仅仅每年增加3美元,他们每天的收入仅仅增加不到1分钱!这可是后冷战时期新自由主义经济肆虐的“繁华盛世”写照呀!

资本主义经济体制下财富与权力的向上集中,是贫富之间差距的根源,也为日益动荡的全球政治与社会经济提供了充足的火药。

尽管全球政治领袖不断高谈阔论如何解决经济不平等的问题,但是贫富之间的鸿沟却仍然日益扩大,显然世界各国资产阶级政府在全球资本主义繁衍不公的事实面前,不是无能又无助,就是空口说白话。

全球的避税天堂网络,让世界各地的超级富豪们通过岸外户口匿藏高达76000亿美元可征税的财富。2000年至2014年期间,避税天堂的企业投资增加了四倍。如果政府可以向这些富豪的财富征税,每年可为全球政府带来190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跨国公司的逃税做法,让发展中国家每年损失1000亿美元。估计全非洲的30%金融财富流出岸外,让这个大陆每年流失约140亿美元的税金,这笔钱足够去支付非洲母亲及儿童的医疗,每年可拯救400万名儿童的性命,并且可聘用足够的教师去让每一位非洲儿童都可以上学。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乐施会报告中所揭露的经济不平等背后的另一个重大趋势是,在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及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工人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下降,顶层精英与底层工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日益扩大。这当中最受影响的是女性,因为女性占了世界各地低收入工人的大多数。

乐施会提出三管齐下的措施去逆转不平等的趋势:一、打击逃税;二、投资更多在公共服务上;三、给低收入者更高的工资。乐施会也主张当务之急是关闭世界各地的避税天堂。避税天堂的存在,让富豪和财团轻易逃税,导致世界各国政府失去可以用于消除贫穷及解决社会不平等的资源。

世界各国政府高喊消除贫穷多年,但总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要真正消除贫穷,就必须解决经济不平等的问题。全世界的社会经济不平等,是资本主义经济的结构性症结,而在过去三四十年来的新自由主义经济肆虐下更加恶化。不平等衍生了种种问题,是饥饿、犯罪、战乱、恐怖主义的温床。

今天世界各地所面对的问题,不是经济蛋糕做得不够大的问题,因为做得再大的蛋糕(也就是更高经济的经济增长),只是让最顶层的富豪吃得更多,底层人民却愈分愈少;当前的问题,是如何更平等地进行财富分配。金融去管制化、实行消费税、公共服务私有化、贸易自由化等新自由主义经济的措施,都只会加剧社会不平等,结果是富豪财团袋袋平安,底层人民生活难堪。

社会财富不断向上集中,是资本主义的特征,也是今天全球危机的祸根。我们只有直指问题的根源,也就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进行彻底的社会改造,才有可能扭转世界日益不平等的趋势,并一劳永逸地解决贫穷问题。要做到这,肯定不能依靠那些为富豪财团效力卖命的政治精英,而是须要打造更强大的、以阶级斗争为基础的群众运动。

只要资本主义一天未成为历史,贫穷和社会不公就会继续滞留当下……

 

相关日志

马来西亚真的需要TPP吗?

TPP的前世今生:自由贸易协定是全球资本主义的救生艇?

候正义刻不容缓

德国:25人上街反对TT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