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保自治,对外BDS

区龙宇

恶霸公安越境执法,自九七以来,罄竹难书。有时不只执法,更安插卧底。2007年,曾有一位国内维权者,被国保押解到香港,指令其接触香港团体,表示愿意建立协作关系,做国保的卧底(国保则乘机视察楼盘找寻商机)。现在,不过更进一步,越境虏劫其眼中钉。犹可幸者,港人高度警惕,全民声援被虏五人,同声共讨无耻亮星。但大家也感觉到需要更强烈而长期的抗争手段,才有希望抵抗恶霸政权的侵凌。

当年南非的BDS

有泛民议员计划向联合国有关机构申诉。这当然是一个办法。但联合国对于超强的恶霸政权,从来束手无策。何况,中国既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财大枪粗,这类申诉大都只有媒体效果。指望英美政府为港人真出头,更是不实际 促其出声,自然可以,但非主要手段。

港人需要更有效的手段。有效,就一定要令恶霸政权蒙受损失。香港虽小,仍然大有可为。其中一个方法,就是BDS,即针对恶霸政权,发起国际杯葛,促使撤资,和国际制裁(Boycott, Disinvestment and Sanction)。

在这方面,一定要从国际社会运动学习。南非的反种族隔离主义运动,便曾发起长达几十年的国际制裁南非政权运动,并且取得成功。制裁运动是全方位的:黑人民间运动与国际民间团体联合,迫使各国政府制裁南非政府,迫使各国大企业从南非撤资,在文化、学术、体育、艺术等一切方面杯葛白人政权及其下属机构。南非政府的对策,是促进自给自足经济,但是时间一长仍无力阻止经济衰退。白人政权的统治危机日益严重了。另一面,就是南非强大工运和青年运动促成了民众的激进化,开始出现革命形势。19924月南非工人举行总罢工,瘫痪了南非经济,才迫得白人政权终于同曼德拉达成初步协议。

巴勒斯坦针对以色列的制裁运动

也许有人说,南非黑人当时虽然受到压迫,但是是人口多数,较有条件抗争……不对的,因为,十年前,就有一个非常弱小的、被强邻侵凌几十年的地方,发起了杯葛,撤资和制裁运动(BDS运动),并取得初步成功。这个小地方,就是巴勒斯坦。运动是针对以色列的全球运动,因为以色列长期占领了巴人的大部分土地。2005年,171个巴勒斯坦非政府组织,联合发起针对以色列的BDS运动,以「各种形式的抵制,来反对以色列,直到它符合国际法规定的义务。」这个运动也是国际性运动,与各国民间/工会密切合作,包括以色列的进步团体和公民。

BDS运动的网站报导[1],一份联合国报告的作者指出,以色列的外国直接投资在2014年下降46%,而BDS是造成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同年,以色列的进口也下降了24%,世界银行指出,BDS也是背后的关键因素。各国的声援杯葛运动是民间运动,其行动方式百花齐放。例如,他们找出哪家超级市场出售以色列货品,然后发动杯葛那家公司,直到它答应不再出售以色列货为止。

法国企业巨头威立雅也变卖了以色列的所有业务。这是他们7年来针对威立雅的运动的结果。同时,英、美、爱尔兰和比利时有超过一千个艺术家公开支持杯葛以色列。2015年,240名比利时学者,1600名西班牙学者,300名英国学者,200名南非学者,先后签署BDS运动,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斗争。

港人有剑不自知

港人也有良好条件发动国际杯葛恶霸政权的运动。香港虽小,但国际知名,且其知识阶层有非常深厚国际联系。今天恶霸政权虽强,但其经济已完全融入全球经济,国际杯葛与制裁运动,能够对它造成深刻影响。其次,由于BDS运动是民间运动,而且往往为其自己的政府所厌恶(因为英美政府都是做生意凌驾人权的),恶霸政权根本不能指责香港的BDS运动勾结外国政府。

作为起步,香港的BDS可以首先针对恶霸政权的各国孔子学院。孔子学院早已臭名远播,所以,如果由香港学术界/文化界全力发动,至少可以做到警告恶霸:你不释放无辜书局五人,就要承受各国孔子学院蒙羞以至关门的责任。反过来,如果恶霸政权尚知收敛,立即放人,同时痛改前非,则BDS可以不急于升级。

同时,香港的BDS也可以针对最无耻侵犯人权的恶霸企业。例如,有报导指出,大陆被囚的维权律师,被迫为一些官商企业的产品加工,这些无耻企业,很多也在香港上市,所以理所当然要针对之。

本来,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是民主派全力奋斗争取真民主的时机,也是发动国际BDS的大好机会。可惜主流泛民,由于其既得利益及其天生懦弱,放过了大好机会,致有今日。现在,当恶霸政权已经动手消灭香港自治,尚不知对准其死穴施劲,则保卫自治之战,未启即败。万望尚未投降尚未灰心之有志之士,或者泛民,利用时机,在尚能发声之时,奋力反抗,则万事尚有可为。

201618

 



[1] http://bdsmovemen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