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青年社基本立場

19782

無產階級革命和共產主義

我們這個時代,是從資本主義轉變到社會主義的過渡時代,也就是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

1917年俄國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是無產階級革命的第一個果實,雖然,後來蘇聯的工人國家機關發生官僚主義的墮落,但是無產階級革命的主要成果(國有財產制)仍然保存著,並且在官僚專制的種種弊害之下,仍然促進了經濟文化的巨大發展。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歐亞美三大洲上又陸續出現了十三新的工人國家(包括新中國),儘管這些新興工人國家都帶有官僚主義變態,但它們之陸續產生和繼續存在這情況本身,就表明了馬克思主義所指出的全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的歷史趨勢是不可抗拒的。現世界的一切巨大弊害(世界大戰、殖民地主義、經濟危機、通貨膨脹、飢荒、種族迫、人民無權、婦女受壓迫、個性遭束縛、環境被染污等等),其最後根源都是社會主義革命的進展太遲緩,太多波折。這一方面讓過時的資本主義制度苟延殘喘,另方面使新興的工人國家發生官僚主義的變態。因此,我們要負起時代的任務,為促進全世界的社會主義革命而奮鬥。

我們瞭解社會主義革命的含義是:首先由無產階級領導一切勞動人民和被壓迫者,把政權從資產階級手中奪過來,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然後利用這個勞動人民的革命民主專政,然後利用這個勞動人民的革命民主專政把主要的生產資料從資本家手中奪取過來,收歸國有,按勞動人民的利益實行計劃經濟,並且逐步地在社會經濟,文化各方面實行全盤改造,最後達到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目標。在共產主義真正實現了的社會裡,資本主義和一切剝削制度所造成的種種黑暗現象都被徹底掃除,人人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現代科學和技術的發展水平和趨勢,充分證明這樣的幸福社會決非幻想,而是不難實現的。所欠缺的主要條件就是社會革命。反過來,倘若全世界的社會主義革命再長久不實現,主要的生產資料繼續掌握在少數特權者手中,讓他們利用來謀取私利,則科學與技術的發展,將招致人類文明的毀滅,帶來新的野蠻時代,甚至可能變成人類集體自殺的手段。

中國

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是以工人和貧農為基礎的政權,它後來更採取了社會主義革命的道路,把主要工業生產資料收歸國有,因此現在的中國毫無疑問是一個工人國家。新中國的出現,是中國歷史上有決定意義的巨大進步,同時也是俄國十月革命後,世界革命運動的最大收獲。我們要為保衛和發展中國革命的成果(首先是國有財產制)而奮鬥,堅決反對無論來自國內或國外的恢復資本家和地主統治的任何企圖。

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始就沒有實行無產階級民主,自從反地主、反資產階級的主要社會改革完成後,那掌握政權的毛澤東集團就變成了極權的官僚階層,完全不受工農群眾或中共下層黨員的監督,在官僚集團之內,毛澤東又成為握有無上權力的大獨裁者,這個統治階層雖然以國有財產為其生存基礎(在這個意義上是代表無產階級實行專政),但並非真正按照社會主義的方向去逐步消滅社會不平等,促使國家逐漸消亡,反而利用各種社會矛盾(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殘餘的矛盾,城鄉之間的矛盾,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的矛盾,農業生產合作社與農民個體經營的矛盾,等等)把自己抬高成為最高的仲裁人,同時在消費品分配過程中侵佔了最肥美的部份,變成社會上最大的特權層,這個專制的官僚層是中國朝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最大障礙,而且是資本主義復辟傾向的培養基,必須實行政治革命把它的統治推翻,代之以無產階級領導一切勞苦大眾的民主政制,中國才可以真正朝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前進。

我們要同工農群眾以及擁護無產階級專政的知識分子一起,進行各種反對政治壓迫和反對社會不平等的鬥爭,而且站在前列,幫助群眾經過這些鬥爭走上反官僚政治革命的道路。

爭取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包括組織政黨)、遷居、升學、選擇職業、罷工、示威、和藝術創作的自由。把實現這些自由權的物質條件從官僚手中奪到勞動群眾的手中來。

爭取工會的獨立自主和內部民主,發揮工會保障工人切身利益的作用。

爭取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的民主選舉制,爭取競選自由,反對官僚圈定各級人民代表。

廢除黨專政的特權。爭取一切擁護無產階級專政的政黨公開合法活動的權利。

人民有權知道國民經濟和政府工作的詳情況,根據這些來施行勞動人民的主權,使經濟計劃和政府一切政策符合群眾的利益。

工資差別只許在真正必要的限制內存在,而且要逐漸縮小。反對一方面的貴族特權和另方面的極度貧窮。

實行無產階級的法治,反對官僚任意把「反革命」「右派」,等帽子扣在任何人或集團的頭上,施行迫害。非經公開、合法、公正的審判,不得剝奪任何人的自由或加以任何壓迫。對過去一切政治審判實行公正的重審。

由工人組織工廠委員會對工廠的生產和一切管理工作實施全面的監督。

組織民主的消費合作社,監督消費品的品質和價格。

農業生產合作社(公社)施行真正的民主管理,按照社員的意志決定社的組織和經營方法。容許社員退社單幹,但嚴厲壓制富農的滋長。

爭取青年人充分的受教育權利,反對官僚子女的特權。發展學生獨立思想和民主自治的能力,爭取學生參加管理學校的權利。爭取青年工農接受業餘教育,和投考正規學校的權利。

爭取婦聯會的獨立自主和內部民主,發揮婦聯會保障婦女切身利益的作用,爭取婦女在入學和就業方面的真正平等機會。國家應大力建設公共食堂、托兒所、洗衣場等,促進婦女解放。

爭取婚姻、性愛、生育、節育的完全個人自由,反對國家任何強迫干涉,國家應對生育、節育和教養子女提供一切物質幫助。

國內各少數民族應享有與漢族完全平等的權利。少數民族有權成立自己的民族共和國。各民族共和國組成社會主義聯邦。少數民族應有完全的自決權,包括分離權。

在國際關係上,用無產階級革命的國際主義路線,支持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運動,反對剝削階級在這些國家中限制,和鎮壓工農革命運動的一切企圖。支持資本主義的工人階級和一切被壓迫人民的革命運動。支持蘇聯和一切工人國家人民反對官僚專制和反對社會不平等的運動。保衛工人國家對抗帝國主義,反對拉攏資產階級國家對抗蘇聯或任何其他工人國家的外交路線。反對蘇聯或任何工人國家對其他工人國家的壓迫和掠奪,爭取一切工人國家密切合作,並根據自願和平等原則成立社會主義聯邦,作為未來全世界社會主義聯邦的核心,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真正實現,只有在全世界的範圍才有可能。

在反官僚群眾鬥爭全面展開的時候,組織工農兵代表會議,作為總的鬥爭領導機關,並且作為政治革命勝利後新的無產階級的民主國家機關。

香港

中國工農政權已成立了二十多年,但香港人口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中國居民仍受英國殖民地政府統治著,香港的革命運動並沒有得到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的支持,他們只叫香港的中國居民靜待遙遠無期的「解放」。最近中共宣佈港澳不是殖民地,其現實的意義,是替它對香港反殖民地運動的怠工製造理由,是它反動而非革命的世界政策的部份。

香港一天仍然保持著殖民地地位,香港的中國工人就一天繼續被帝國主義以及華人資本家榨取大量的血汗,同時帝國主義也能夠繼續利用香港作為反對中國和侵略東南亞各落後國家的前哨。

香港革命最直接,最迫切的任務是推翻殖民地統治,建立人民政權。只有建立起至高無上的人民權力,才有可能真正著手去改善工人階級和一切勞苦大眾的命運。但從革命勝利中產生出來的人民政權,一定不是資產階級的政權,而只可能是無產階級的政權。因為:(一)香港的華人資本家和小有產者,是要靠港英殖民地政府來庇護他們的資本,因而絕對沒有勇氣和力量來領導香港的群眾革命鬥爭;(二)無產階級已香港成年人口的絕大多數,在這個世界資本主義沒落時代中,香港無產階級一旦起來革命,就必然選擇無產階級專政的道路。因此,我們必須從開始就確定我們所要建立的革命政權是無產階級的,這革命政權不限於解決反殖民地民主革命任務,還要實施社會主義的改造。香港的革命絕無可能分兩步走:第一步民主革命,第二步社會主義革命。

為了實現香港工人階級和一切勞苦大眾的徹底解放所需要的無產階級政權,並不是中共政權的擴展。這情況恰似中共政權早已不能滿足中國朝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需要一樣。倘若中共要驅逐港英殖民地政府,把中國現存的社會制度擴展到香港來,香港的工人階級應當一面和中共一起與港英鬥爭,同時盡量保持和發展自己的政治和組織獨立性,反對中共殖民地官僚控制。即使新政權完全受中共官僚控制,工人群眾也要保衛它去抵抗一切帝國主義和資產階級的復辟企圖,同時支持中共政權的一切進步改革。在那種情況下,香港已恢復為中國的部份,工人階級在香港的任務也變成在中國大陸的一樣。所以,香港群眾在反對港英殖民地統治的鬥爭中的興起越大,將來就越有力量反對中共的官僚專制。

香港不應採取與中國大陸分立的獨立出路。資產階級的香港獨立運動是反動的運動,其真實目的在於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而非反對港英統治——它企圖用表面上的獨立來掩飾帝國主義的新殖民地主義統治。香港工人階級革命是全中國的工人階級革命的部份,香港工人階級徹底的解放,只能和全中國以及全世界的工人階級的徹底解放一同實現。因此,我們不把希望寄託在香港獨立的前途上,支持香港獨立的口號。香港工人階級革命運動與國內工人階級革命運動應該、而且一定會互相促進、互相應、互相支持,香港革命的勝利與國內的反官僚政治革命的勝利一定會有密切的聯繫。

但倘若由於種種條件的特殊湊合,竟使香港工人階級在大陸政治革命成功之前,就已經憑自己的力量推翻港英殖民地統治,建立起工人階級的革命政權,而中共官僚一時間又未對香港實行軍事干涉——如果這種極少可能的情況居然出現,那時香港的工人階級就應勇敢地承擔起歷史的責任,把政權抓到自己的手中,而不應消極地等待中共來接收,或把已得的政權雙手奉送給中共官僚,這樣一個對中共官僚保持獨立的香港工人階級革命政權,不可避免地要對大陸的反官僚政治革命起重大的作用。因此,它必定很快就與官僚政權正面衝突起來,其結果若非政治革命在全中國勝利,就是香港也陷於中共官僚統治之下,所以,香港工人階級政權暫時獨立的存在,並不意味著香港要成為一個獨立國,而只表示香港工人階級要成為中國工人階級政治革命的先鋒隊。香港的工人階級與中國任何地區的工人階級一樣,在有機會的時候,不應迴避擔任全國革命先驅的責任。

我們要支持和發動香港工人、學生、婦女與及一切被剝削被壓迫者保衛和爭取他們的權益,不但幫助他們達到直接的鬥爭目標,並且建立永久性的群眾組織,通過鬥爭經驗而逐步提高政治覺悟,最終了解到這必需而且能夠建立人民的政治權力,廢除殖民地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實行社會主義改造。我們擁護任何改良,但反對改良主義,因為改良主義在群眾中散播幻想,說無需經過激烈的政權鬥爭,讓港英殖民地政府繼續掌握統治權,便能夠逐步實現自由、平等、和經濟上的解放。

爭取人身、居留、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罷工、糾察、遊行、示威等自由權利。

立即徹底實行中文為法定語文。

取消英國在港駐軍,完全拒絕承擔軍費。

爭取教育民主化和普及化,反對學校中的政治歧視和強迫宣傳宗教,爭取學生參加管理學校的權利。

廢除一切限制協議離婚和墮胎自由的法律。爭取法律保障未婚生子女與已婚生子女有同等受撫養的權利。

爭取男女同工同酬,爭取有薪分娩假期,爭取婦女在就業機會上真正和男子平等的權利。爭取獨居母親的福利。

爭取公共屋邨由居民民主自治,改建及遷徒必須取得居民同意。

為保障和改善工人生活而鬥爭,爭取工資至少按照真實的物價指數增加。爭取社會保險。

發展工會運動,爭取工會代表工人同資方集體談判和簽訂集體合同的權利。爭取工會內部民主。

在鬥爭行動中,爭取最廣泛的工人統一行動和工人民主,反對工會官僚包辦一切,反對歧視非會員的工人,反對政治歧視。

廢除港英殖民地統治,召開普選全權的人民代表大會,解決香港的一切根本問題。凡滿十八歲的香港居民,不分國籍、種族、語言、性別、出生地點,不論是否領有香港身份證,均有選舉權和被選權。

按照階級鬥爭的實際發展,盡力使一切局部的鬥爭成為革命的準備步驟。在靜坐罷工和佔領工廠的時候,由全體工人選舉產生工廠委員會,作為工人管理工廠的權力機關。在對抗資本家破壞罷工的私人打手和一切法西斯式的暴力隊伍時,組織工人自衛隊,進行武裝自衛鬥爭。在實行全面社會主義改造之前,甚至在工人階級奪取政權之前,可以在適當時機要求沒收部份資本家的產業。當社會危機極度尖銳化,群眾鬥爭普遍高漲,革命形勢出現的時候,爭取工人監督生產,並且盡力把一切群眾鬥爭團體的代表聯合起來,組織全香港的勞動人民代表會議(蘇維埃),作為全面鬥爭的民主領導機關。勞動人民的代表會議一出現,就是資產階級政權的挑戰者,也是雙重政權對立局面的出現,倘若勞動人民代表會議戰勝,就表示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改造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