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青年社基本立场

19782

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

我们这个时代,是从资本主义转变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代,也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

1917年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个果实,虽然,后来苏联的工人国家机关发生官僚主义的堕落,但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成果(国有财产制)仍然保存着,并且在官僚专制的种种弊害之下,仍然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巨大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欧亚美三大洲上又陆续出现了十三个新的工人国家(包括新中国),尽管这些新兴工人国家都带有官僚主义变态,但它们之陆续产生和继续存在这情况本身,就表明了马克思主义所指出的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趋势是不可抗拒的。现世界的一切巨大弊害(世界大战、殖民地主义、经济危机、通货膨胀、饥荒、种族迫、人民无权、妇女受压迫、个性遭束缚、环境被染污等等),其最后根源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进展太迟缓,太多波折。这一方面让过时的资本主义制度苟延残喘,另方面使新兴的工人国家发生官僚主义的变态。因此,我们要负起时代的任务,为促进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而奋斗。

我们了解社会主义革命的含义是:首先由无产阶级领导一切劳动人民和被压迫者,把政权从资产阶级手中夺过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然后利用这个劳动人民的革命民主专政,然后利用这个劳动人民的革命民主专政把主要的生产资料从资本家手中夺取过来,收归国有,按劳动人民的利益实行计划经济,并且逐步地在社会经济,文化各方面实行全盘改造,最后达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目标。在共产主义真正实现了的社会里,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制度所造成的种种黑暗现象都被彻底扫除,人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现代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水平和趋势,充分证明这样的幸福社会决非幻想,而是不难实现的。所欠缺的主要条件就是社会革命。反过来,倘若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再长久不实现,主要的生产资料继续掌握在少数特权者手中,让他们利用来谋取私利,则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将招致人类文明的毁灭,带来新的野蛮时代,甚至可能变成人类集体自杀的手段。

中国

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是以工人和贫农为基础的政权,它后来更采取了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把主要工业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因此现在的中国毫无疑问是一个工人国家。新中国的出现,是中国历史上有决定意义的巨大进步,同时也是俄国十月革命后,世界革命运动的最大收获。我们要为保卫和发展中国革命的成果(首先是国有财产制)而奋斗,坚决反对无论来自国内或国外的恢复资本家和地主统治的任何企图。

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始就没有实行无产阶级民主,自从反地主、反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改革完成后,那掌握政权的毛泽东集团就变成了极权的官僚阶层,完全不受工农群众或中共下层党员的监督,在官僚集团之内,毛泽东又成为握有无上权力的大独裁者,这个统治阶层虽然以国有财产为其生存基础(在这个意义上是代表无产阶级实行专政),但并非真正按照社会主义的方向去逐步消灭社会不平等,促使国家逐渐消亡,反而利用各种社会矛盾(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残余的矛盾,城乡之间的矛盾,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矛盾,农业生产合作社与农民个体经营的矛盾,等等)把自己抬高成为最高的仲裁人,同时在消费品分配过程中侵占了最肥美的部份,变成社会上最大的特权层,这个专制的官僚层是中国朝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最大障碍,而且是资本主义复辟倾向的培养基,必须实行政治革命把它的统治推翻,代之以无产阶级领导一切劳苦大众的民主政制,中国才可以真正朝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前进。

我们要同工农群众以及拥护无产阶级专政的知识分子一起,进行各种反对政治压迫和反对社会不平等的斗争,而且站在最前列,帮助群众经过这些斗争走上反官僚政治革命的道路。

争取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包括组织政党)、迁居、升学、选择职业、罢工、示威、和艺术创作的自由。把实现这些自由权的物质条件从官僚手中夺到劳动群众的手中来。

争取工会的独立自主和内部民主,发挥工会保障工人切身利益的作用。

争取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民主选举制,争取竞选自由,反对官僚圈定各级人民代表。

废除一党专政的特权。争取一切拥护无产阶级专政的政党公开合法活动的权利。

人民有权知道国民经济和政府工作的详情况,根据这些来施行劳动人民的主权,使经济计划和政府一切政策符合群众的利益。

工资差别只许在真正必要的限制内存在,而且要逐渐缩小。反对一方面的贵族特权和另方面的极度贫穷。

实行无产阶级的法治,反对官僚任意把「反革命」「右派」,等帽子扣在任何人或集团的头上,施行迫害。非经公开、合法、公正的审判,不得剥夺任何人的自由或加以任何压迫。对过去一切政治审判实行公正的重审。

由工人组织工厂委员会对工厂的生产和一切管理工作实施全面的监督。

组织民主的消费合作社,监督消费品的品质和价格。

农业生产合作社(公社)施行真正的民主管理,按照社员的意志决定社的组织和经营方法。容许社员退社单干,但严厉压制富农的滋长。

争取青年人充分的受教育权利,反对官僚子女的特权。发展学生独立思想和民主自治的能力,争取学生参加管理学校的权利。争取青年工农接受业余教育,和投考正规学校的权利。

争取妇联会的独立自主和内部民主,发挥妇联会保障妇女切身利益的作用,争取妇女在入学和就业方面的真正平等机会。国家应大力建设公共食堂、托儿所、洗衣场等,促进妇女解放。

争取婚姻、性爱、生育、节育的完全个人自由,反对国家任何强迫干涉,国家应对生育、节育和教养子女提供一切物质帮助。

国内各少数民族应享有与汉族完全平等的权利。少数民族有权成立自己的民族共和国。各民族共和国组成社会主义联邦。少数民族应有完全的自决权,包括分离权。

在国际关系上,用无产阶级革命的国际主义路线,支持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运动,反对剥削阶级在这些国家中限制,和镇压工农革命运动的一切企图。支持资本主义的工人阶级和一切被压迫人民的革命运动。支持苏联和一切工人国家人民反对官僚专制和反对社会不平等的运动。保卫工人国家对抗帝国主义,反对拉拢资产阶级国家对抗苏联或任何其他工人国家的外交路线。反对苏联或任何工人国家对其他工人国家的压迫和掠夺,争取一切工人国家密切合作,并根据自愿和平等原则成立社会主义联邦,作为未来全世界社会主义联邦的核心,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真正实现,只有在全世界的范围才有可能。

在反官僚群众斗争全面展开的时候,组织工农兵代表会议,作为总的斗争领导机关,并且作为政治革命胜利后新的无产阶级的民主国家机关。

香港

中国工农政权已成立了二十多年,但占香港人口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中国居民仍受英国殖民地政府统治着,香港的革命运动并没有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他们只叫香港的中国居民静待遥远无期的「解放」。最近中共宣布港澳不是殖民地,其现实的意义,是替它对香港反殖民地运动的怠工制造理由,是它反动而非革命的世界政策的一部份。

香港一天仍然保持着殖民地地位,香港的中国工人就一天继续被帝国主义以及华人资本家榨取大量的血汗,同时帝国主义也能够继续利用香港作为反对中国和侵略东南亚各落后国家的前哨。

香港革命最直接,最迫切的任务是推翻殖民地统治,建立人民政权。只有建立起至高无上的人民权力,才有可能真正着手去改善工人阶级和一切劳苦大众的命运。但从革命胜利中产生出来的人民政权,一定不是资产阶级的政权,而只可能是无产阶级的政权。因为:(一)香港的华人资本家和小有产者,是要靠港英殖民地政府来庇护他们的资本,因而绝对没有勇气和力量来领导香港的群众革命斗争;(二)无产阶级已占香港成年人口的绝大多数,在这个世界资本主义没落时代中,香港无产阶级一旦起来革命,就必然选择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因此,我们必须从开始就确定我们所要建立的革命政权是无产阶级的,这革命政权不限于解决反殖民地民主革命任务,还要实施社会主义的改造。香港的革命绝无可能分两步走:第一步民主革命,第二步社会主义革命。

为了实现香港工人阶级和一切劳苦大众的彻底解放所需要的无产阶级政权,并不是中共政权的扩展。这情况恰似中共政权早已不能满足中国朝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需要一样。倘若中共要驱逐港英殖民地政府,把中国现存的社会制度扩展到香港来,香港的工人阶级应当一面和中共一起与港英斗争,同时尽量保持和发展自己的政治和组织独立性,反对中共殖民地官僚控制。即使新政权完全受中共官僚控制,工人群众也要保卫它去抵抗一切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复辟企图,同时支持中共政权的一切进步改革。在那种情况下,香港已恢复为中国的一部份,工人阶级在香港的任务也变成在中国大陆的一样。所以,香港群众在反对港英殖民地统治的斗争中的兴起越大,将来就越有力量反对中共的官僚专制。

香港不应采取与中国大陆分立的独立出路。资产阶级的香港独立运动是反动的运动,其真实目的在于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而非反对港英殖统治——它企图用表面上的独立来掩饰帝国主义的新殖民地主义统治。香港工人阶级革命是全中国的工人阶级革命的一部份,香港工人阶级彻底的解放,只能和全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一同实现。因此,我们不把希望寄托在香港独立的前途上,不支持香港独立的口号。香港工人阶级革命运动与国内工人阶级革命运动应该、而且一定会互相促进、互相向应、互相支持,香港革命的胜利与国内的反官僚政治革命的胜利一定会有密切的联系。

但倘若由于种种条件的特殊凑合,竟使香港工人阶级在大陆政治革命成功之前,就已经凭自己的力量推翻港英殖民地统治,建立起工人阶级的革命政权,而中共官僚一时间又未对香港实行军事干涉——如果这种极少可能的情况居然出现,那时香港的工人阶级就应勇敢地承担起历史的责任,把政权抓到自己的手中,而不应消极地等待中共来接收,或把已得的政权双手奉送给中共官僚,这样一个对中共官僚保持独立的香港工人阶级革命政权,不可避免地要对大陆的反官僚政治革命起重大的作用。因此,它必定很快就与官僚政权正面冲突起来,其结果若非政治革命在全中国胜利,就是香港也陷于中共官僚统治之下,所以,香港工人阶级政权暂时独立的存在,并不意味着香港要成为一个独立国,而只表示香港工人阶级要成为中国工人阶级政治革命的先锋队。香港的工人阶级与中国任何地区的工人阶级一样,在有机会的时候,不应回避担任全国革命先驱的责任。

我们要支持和发动香港工人、学生、妇女与及一切被剥削被压迫者保卫和争取他们的权益,不但帮助他们达到直接的斗争目标,并且建立永久性的群众组织,通过斗争经验而逐步提高政治觉悟,最终了解到这必需而且能够建立人民的政治权力,废除殖民地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我们拥护任何改良,但反对改良主义,因为改良主义在群众中散播幻想,说无需经过激烈的政权斗争,让港英殖民地政府继续掌握统治权,便能够逐步实现自由、平等、和经济上的解放。

争取人身、居留、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罢工、纠察、游行、示威等自由权利。

立即彻底实行中文为法定语文。

取消英国在港驻军,完全拒绝承担军费。

争取教育民主化和普及化,反对学校中的政治歧视和强迫宣传宗教,争取学生参加管理学校的权利。

废除一切限制协议离婚和堕胎自由的法律。争取法律保障未婚生子女与已婚生子女有同等受抚养的权利。

争取男女同工同酬,争取有薪分娩假期,争取妇女在就业机会上真正和男子平等的权利。争取独居母亲的福利。

争取公共屋邨由居民民主自治,改建及迁徒必须取得居民同意。

为保障和改善工人生活而斗争,争取工资至少按照真实的物价指数增加。争取社会保险。

发展工会运动,争取工会代表工人同资方集体谈判和签订集体合同的权利。争取工会内部民主。

在斗争行动中,争取最广泛的工人统一行动和工人民主,反对工会官僚包办一切,反对歧视非会员的工人,反对政治歧视。

废除港英殖民地统治,召开普选全权的人民代表大会,解决香港的一切根本问题。凡满十八岁的香港居民,不分国籍、种族、语言、性别、出生地点,不论是否领有香港身份证,均有选举权和被选权。

按照阶级斗争的实际发展,尽力使一切局部的斗争成为革命的准备步骤。在静坐罢工和占领工厂的时候,由全体工人选举产生工厂委员会,作为工人管理工厂的权力机关。在对抗资本家破坏罢工的私人打手和一切法西斯式的暴力队伍时,组织工人自卫队,进行武装自卫斗争。在实行全面社会主义改造之前,甚至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之前,可以在适当时机要求没收部份资本家的产业。当社会危机极度尖锐化,群众斗争普遍高涨,革命形势出现的时候,争取工人监督生产,并且尽力把一切群众斗争团体的代表联合起来,组织全香港的劳动人民代表会议(苏维埃),作为全面斗争的民主领导机关。劳动人民的代表会议一出现,就是资产阶级政权的挑战者,也是双重政权对立局面的出现,倘若劳动人民代表会议战胜,就表示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