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要反對TPP

方利斯

全球化監察

TPP全稱為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當時新加坡、新西蘭和智利三國希望達成在2015年內清除相互之間所有關稅的目標。2005年,以上三國加上文簽訂了簡稱為TPSEP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至此,該協定還是影響有限的,但隨著美國於2008年加入談判,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便漸漸浮出水面。2013年日本加入談判之後,如今十二成員國的格局正式形成,使得TPP有望成為世界最大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

儘管相關談判已經進行了數年,但直到不久之前,TPP在中國大陸都不算是熱門話題。世界各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本來就為數不少,這樣一個中國政府既沒有被邀請、也沒有主動要求參加的合作組織,不被普通民眾所知自然是很正常的。然而,該協定談判完成的消息卻在中文世界掀起了軒然大波,從牆內到牆外、從官方喉舌到網絡媒介都突然之間充斥了相關報道和評論。

目前來說,我們可以看到兩種主流論調。一種是自由主義者的觀點,他們認為TPP所推行的經濟規則是進步的,不但可以促進經濟繁榮,對環境保護、勞工權益、消除貧困也大有裨益;該協定得以實施會使中國經濟陷入困境,從而加速中共政權的倒台或迫使後者推行更徹底的新自由主義改革。

另一種是大陸民族主義者的觀點,他們也承認TPP是一個針對中國的經濟戰略,但還不足以對中國構成威脅。首先,中國巨大的經濟規模意味著TPP無法對其進行「孤立」;其次,中國有實力構建其他經濟合作組織來對抗TPP

第一種觀點無疑是支持TPP的,並且希望中國政府可以洗心革面,最終被TPP體系接納。第二種觀點所敵視的也只是「沒有中國的TPP」,並沒有對「自由貿易協定」本身進行批評,因此也就不排除支持中國加入TPP

從工農大眾的角度來看,以上兩種觀點都是問題重重的。我們需要反對TPP,但不是站在北京或者華盛頓的立場上來反對,而是要從階級的、國際主義的立場來反對。我們不僅要反對TPP,也要反對其他自由貿易協定及其所推行的新自由主義經濟規則,因為它們無一例外是為了幫助資本對勞動者進行剝削、對大自然進行破壞、對弱小國家進行掠奪。從本文開始,我們會通過一系列文章來闡明我們的觀點,也希望可以引發更多的討論與爭鳴,壯大這一「不同的聲音」。

1不透明的協定

TPP目前並非塵埃落定,十月五日的談判完成僅僅意味著各國貿易官僚結束了討價還價,協定的正式實施還需要各國政治家們在其立法機構最終拍板。對於黨專政的越南或是君主制的文來說,這一步驟並不是什麼問題,但在其他一些議會制國家之內,有關TPP的爭論還是十分激烈的。

其中一個爭論的焦點就是該協定的不透明。以美國為例,就連國會議員也只能在國會密室中一次調閱一個章節,並且不能帶出任何筆記,一般公眾則無權閱覽。這就反映出來,即使在最標榜民主的國家裡,普通人也缺少民主參與重大決策的渠道。與之相對的是,美國政府邀請了566名來自商界的「貿易顧問」參與協議起草,這些人大多是財團高管以及企業律師;另外,Republic Report網站還爆出參與TPP談判的美國貿易官員邁克爾·弗羅曼(Michael Froman)收到來自銀行業巨額獎金的消息。這些跡象表明,跨國公司和大財團對TPP內容的掌握是遠超一般民眾的。

這種知悉權的不平等讓我們有理由認為,TPP所制定的規則是以大企業利益最大化為原則的。否則,如果TPP對美國勞動人民所帶來的好處真如奧巴馬所描述的那樣動聽,那麼其細節又何需對美國勞動人民保密呢?

雖然TPP的保密規格前所未有,但其中反映出的經濟不民主卻並非獨家。試問中國政府與他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時又何曾咨詢過人民的意見?台灣太陽花學運的直接起因也是不民主的服貿審查程序。因此,亞太各國人民在要求民主、透明的貿易協定這一訴求上是可以站在一起的。

2)鞏固跨國公司統治的協定

那麼TPP到底會給跨國公司和大財團帶來哪些好處呢?雖然還無法得知協定全文,但感謝維基解密,我們還是可以從小部分洩露的章節中發現一些端倪。

據悉,該協定全部二十九章之中,只有四章是針對貿易,其他二十五章則是旨在鞏固大資本的統治地位。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引入了所謂的投資者-東道國爭端解決(ISDS)系統。有了這一系統,如果投資者認為東道國的某項法律或政策阻礙了前者獲取利潤,那麼前者就可以在位於紐約ISDS仲裁機構起訴東道國政府。這些阻礙獲取利潤的法律和政策可以是環保法律,也可以是最低工資標準。這一系統並非新鮮事物,2013年美國孤松資源公司Lone Pine Resources Inc.)就曾經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中的ISDS起訴加拿大魁北克政府,理由是後者禁止使用水壓裂法開採頁岩氣導致了孤松公司投資利潤受損。水壓裂法是一種飽受爭議的資源開採方式,其危害包括地下水污染和水資源大量消耗,魁北克政府的做法明顯是出於環保,但在「自由貿易」的神聖大旗之下,資源企業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對其發起攻擊。另一個例子是法國威立雅集團Veolia)運用另一項自貿協定中的ISDS系統起訴埃及政府,因為後者提高了埃及工人的法定最低工資!就連並非左翼的美國前勞工部長、經濟學家羅伯特·賴克(Robert Reich)也將TPP描述為「全球逐底競爭中的特伊木馬,將為大企業和華爾街銀行掃除一切阻礙其牟取利潤的法律法規。」

TPP中另一項鞏固大企業霸權的內容是所謂的「知識產權保護」。根據維基解密透露的內容,該協定給予諸如電影公司的大企業的權利包括關閉侵犯其版權的網站、獲取下載侵權內容網民的個人資料以及切斷個體網民的網絡連接。但「知識產權」涵蓋的範圍遠不止於此,如果這些侵犯公民自由的條款還不算聳人聽聞的話,那有關醫藥專利的內容絕對算得上是關乎人命了。

通常來說,藥物專利權只有二十年,之後便會有廉價的仿製品合法流通,使得窮人也有能力購買,但TPP將允許大企業擁有更長久的專利權,從而阻礙廉價仿制藥上市。以治療HIV的藥物為例,2014年在澳大利亞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TPP的專利系統實施以後,越南能負擔起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HIV病人將從現在的68%減少到30%。無國界醫生組織在一封致美國總統的信中也警告說:「如果不將某些具有破壞性的條款刪除,TPP可能會成為史上對藥品可負擔性危害最大的貿易協定。」

這種以鼓勵創新為幌子的專利政策,其實就是把病人的痛苦當作牟利的源頭。BBC去年的一篇報道也顯示,世界最大的幾家制藥公司在研發方面投入的成本並沒有其描述的那麼高昂,而市場營銷的投入有時卻達到前者的兩倍;即使這樣,這些公司仍有10%20%的利潤率,個別公司甚至高達40%以上。如此看來,原本二十年的專利權已經能讓藥物公司賺的鉢滿盆盈,而TPP的條款則是要讓我們永遠受制於大企業的壟斷。

這裡要插說一句,其實中國大陸也存在著「天價救命藥」問題,除了國外藥企的專利保護之外,中國政府還徵收重稅保護本國藥,使得中國病人在購買某些藥物時要面對甚至高於發達國家的價格。所以在這點上,我們既不能被自由主義者對「自由貿易」的粉飾所蒙蔽,也不要對民族主義者所推崇的「祖國母親」抱有幻想。

西方有諺云「魔鬼隱藏在細節當中」,全本的PTT協定應該還為財閥和大資本家提供了許多不為人知的便利。但這些便利所造成的結果是並不陌生的,三十多年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進程給我們帶來的是前所未有的貧富分化、富可敵國的企業財閥以及難以撼動的壟斷經營。TPP所推崇經濟規則正是和這一進程一脈相承的:減少政府干預、私有化、向外國資本開放所有市場、減少對富人和大企業的稅收、各國工人工資向下競爭等等。因此,TPP無疑會進一步加強資本對工農大眾的統治。

3)加劇對立的協定

TPP在中國大陸引發熱議的一個直接原因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對TPP的態度。在談判完成當日發表的一份書面聲明中,奧巴馬指出:「既然我們的潛在客戶當中有超過95%是來自美國以外,我們就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來制定全球經濟的規則。」這並不是奧巴馬第一次用對抗中國為賣點來推銷TPP,類似言論都證明瞭TPP是針對中國並非空穴來風。

中國制定的規則和美國制定的規則,對工農大眾來說是半斤八兩的,區別主要是中國資本和美國資本誰收益更多。奧巴馬言論真正要說的是中國經濟近年來的崛起對美國的絕對霸權造成了威脅。中國也確實在積極構建不包括美國在內的區域經貿合作,比如FTAAP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而最新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和更加野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也可算是拋開美國另起爐灶的經濟戰略。

雖然中美兩國的對抗趨勢是明顯的,但對於兩國以及亞太其他國家的勞動人民來說,這種對抗是毫無益處的。除了繼續在工資福利方面繼續逐底競爭之外,雙方還會加緊對自然資源的掠奪、對弱小國家市場的控制;經濟競爭的果實往往需要軍事力量來維護,而亞太地區的新一輪軍備競賽早已悄然開始。

但是,必須承認,中國無論是經濟實力還是軍事實力都尚未形成與美國分庭抗禮之勢,所以其統治者還是奉行韜光養晦的戰略,盡量不去刺激對手。雖然這並不能說明中國的統治者更具正義性,但至少是有益於維持亞太地區和平的。

TPP卻是加劇對立的。雖然中國政府目前的反應還是溫和的,但一旦TPP開始實施,就不排除中方會展開激烈的反制,到時民族主義的觀點在中國工農階級中也會更有市場,促使其支持統治階級的立場。同樣在大洋彼岸,TPP的支持和反對派也都熱衷於民族主義的宣傳,比如把美國經濟的衰退歸結為他國工人搶走了美國工人的工作崗位。所以不論TPP最終能否順利實施,亞太地區勞動人民實際都已經被籠罩在鴻溝加劇的陰影之中。

以上幾點並沒有涵蓋所有TPP值得反對之處,正如開頭所說,我們還會繼續展開討論,包括在勞工、環保方面進行更細緻的分析,對自由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進行更有針對性的批駁,以及介紹其他國家反對TPP的觀點和行動等等。而這些文章的最終目的,是希望各國勞動人民可以聯合起來,一起反抗全球大資本對我們的剝削和統治,而不是以國界為陣營,相互敵視和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