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2008#entrymore

5760.jpg

希腊大选欧元霸权继续执政不指定

安那琪

希腊相隔8个月再度举行全国大选,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尽管屈从于欧元区领袖的威胁并背弃了其年初竞选时的反紧缩承诺,但是仍然通过选票成为议会第一大党继续组织政府,只是国际金融资本仍然是希腊的实权执政者,支配希腊政府行使紧缩政策偿还不可能还清的债务。

齐普拉斯领导的政府于2015712日跟欧元区领袖达成协议,接受以延续紧缩政策为条件的纾困方案,引发了激进左翼联盟党内的分裂,当时激进左翼联盟149名议员中有43人不支持(或表决是弃权)纾困方案,其中26名议员出走加入新成立的左翼政党人民团结Laïkí Enótita,缩写LE。齐普拉斯于2015820日呈辞解散政府,并在其它政党无法组建新政府下重新举行全国选举。

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为首的激进左翼联盟以35.47%得票率继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囊括了145席,仅比八个月前的149席少了4席,而得票率也只跌了0.87百分点。不过,这次大选的投票率只有56.55%,比2015125日的63.62%减少了7.07百分点。激进左翼联盟获得1,921,475张选票,比起1月大选的得票2,245,978张,少了逾32万张选票。齐普拉斯通过选举去重新巩固因分裂而被削弱的执政党,让他自己成为这场政治豪赌的赢家。齐普拉斯在一年内经历三次全民投票(20151月全国大选、7月全民公投及9月全国大选),确立了他目前在希腊政坛上几乎无人可以取代的地位。

梅伊马拉基斯(Vangelis Meimarakis)领导的新民主党(ND,尽管在得票率上稍微上升,以28.09%得票率继续当议会第二大党及最大反对党,但其所得议席比1月大选少了1席,目前只有75席。作为曾经跟社会党轮流执政的两大主流政党之一,新民主党这个右翼政党早已经大势已去,无法得到更多选民的支持。好些评论人在选前预测新民主党会跟激进左翼联盟有场激烈竞争,开票结果却只见地上都是眼镜碎片。

极右翼政党金色黎明并没有因为激进左翼联盟的背信弃义而在支持率上暴涨,应该是这次希腊大选中值得庆幸的事情。金色黎明得票率为6.99%,比1月大选增加0.71百分点,议席增加1席,目前为18席,继续当议会第三大党。金色黎明得票378,877张,比八个月388,387张少了一点,显见这个鼓吹排外和种族主义的极右势力暂时没有迅速膨胀的趋势,算是希腊左翼在国际金融霸权攻势下遭遇重挫后不幸中的大幸。

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民主左翼(DIMAR组成的民主联盟,以6.28%得票率,取得17席在议会内位居第四。PASOK曾经是军事独裁结束后跟新民主党二分天下的主流政党,现在已经沦为议会中作用不大的陪衬,是这个打这社会民主主义旗号却不断推行维护资本财团政策的政党所得到的报应。

靠领导人提奥多拉基斯(Stavros Theodorakis)的名气而上位的中间派河流党(To Potami,只获4.09%得票率,拿下11席(少6席)。20151月大选后跟激进左翼联盟组成联合政府的独立希腊人党(ANEL得票3.69%,拿下10席(少3席),意料将跟过去八个月来合作愉快的激进左翼联盟继续组阁执政。之前不曾赢得任何议席的中间派联盟EK这次以3.43%得票率获得9席。

一直主张反对紧缩政策的希腊共产党(KKE无法在激进左翼联盟向欧洲债主缴械投降下取得任何突破,只能以5.55%得票率(300,606张选票),增加区区0.08百分点,维持议会内的15席。强烈的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一直是希腊共产党扩大影响力的绊脚石。

从激进左翼联盟中分裂出来的左翼新政党人民团结,在议会解散时有26名议员,但是却在大选中无法跨过得票率3%的门槛,只获2.86%得票率(154,804张选票),无法赢得任何议席。这个由前能源部长拉法扎尼斯(Panagiotis Lafazanis)领导的新左翼政党,其成员是因反对齐普拉斯屈从于欧元区领袖的紧缩条件而跟激进左翼联盟决裂,成立新党是为了坚持激进左翼联盟的反紧缩立场,可惜却无法赢得希腊选民的信任而遭遇败选。另一个比人民团结更加激进的左翼反紧缩政治力量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联合工人革命党(EEK一起参选,只获得45,961张票(占得票率0.85%),但得票率比1月增加0.17百分点,票数也增加了6464张。看来希腊的左翼反紧缩力量处于边缘弱势,是希腊选民仍然对激进左翼联盟保有一些希望的政治牺牲品。

激进左翼联盟曾经许诺为希腊带来新政治,但是随着齐普拉斯政府向欧元区债权国和银行霸权缴械投降后,在欧元霸权的主导下还能实现多少的新政治已成疑。激进左翼联盟于20151月大选时还打着鲜明的反紧缩旗号,时隔八个月后,激进左翼联盟的竞选纲领已经降级为打击贪污、维持社会稳定的政治妥协。这次的选举结果,正如希腊前财政部长雅尼斯.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所形容的,是合法化激进左翼联盟向欧元区债主的投降。希腊的前景仍然未见明朗,国际金融霸权的威迫不断,普罗人民将继续受难。

相关日志

这是一场欧元政变

希腊人民用民主自决狠狠揍了欧元霸权一顿

希腊公投:民主还是紧缩?自主自决还是债务殖民?

:用民主反击三头马车的专横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