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yiyumao.wordpress.com/

評汪立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何以成立?〉

毛翊宇

《破門而入-為馬克思主義辯護》,汪立峽著,唐山出版社,台北,2012年。

摘錄段落引用自《破門而入》第128-129頁。

在此文中汪立峽試圖論證,雖然當今中國是市場經濟體制,但仍然是社會主義國家,他的方法是援引馬克思的論著,指出市場經濟與資本主義兩個範疇,在歷史上沒有必然相關。換句話說,前資本主義社會也有市場經濟,不能用市場經濟的有無,判斷一個社會是否為資本主義性質。

他首先寫下:「馬克思曾指出形成市場經濟的商品交換實際上『是在共同體的盡頭,在它們與別的共同體或其成員接觸的地方開始的』,就是說早在原始共產 主義的部落經濟時代,部落之間也已經在交換彼此的多餘產品了。」接著又寫:「我們充其量只能說,當代以個人主義和市場依存性為表徵的『市場經濟』才是與資 本主義相聯繫的,而不是市場經濟本身專屬於資本主義。」

在歷史比較後,他寫道:「絕不能說生產資料私有制是市場經濟產生和發展的不可或缺的前提。」他還表達了對馬克思科學方法的理解,寫道:「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對商品、貨幣、資本等範疇進行一般分析時,並未涉及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而是將這些範疇歸入純粹的流通理論。」

汪立峽認為,馬克思的理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提供了基礎,他這樣總結:「在以生產資料公有制為主體的前提下,通過吸收市場經濟的調節作用和激勵機制,能夠建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首先,汪立峽的歷史比較中,市場經濟和生產模式的概念是僵化的,與馬克思動態發展的方法不同。前資本主義社會確實有商品交換,但市場經濟的範圍非常小,往往受到嚴格的限制,大多數的勞動產品並非商品,生產者也不是做為可自由出售的勞動力商品納入資本家的生產組織。

而這樣的共同體,外部的市場關係卻可能逐漸發展,最終內部化,隨著市場經濟的範圍擴大,商品生產變成一切物質生產的主軸,過去主導生產關係的傳統、習俗被打碎,勞動力也形成可買賣的市場,一無所有的自由工人誕生,資本勞動的剝削生產關係也隨之建立。

所以,在前資本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社會,雖然都有市場的存在,但是卻扮演完全不同的角色,前者僅僅是附帶性、輔助性的,而後者卻是主導性、支配性的。汪立峽從兩種完全不同社會形式中抽象出的「市場經濟」,並不存在,而且恰恰抹滅了資本主義與非資本主義社會的區別。

再來,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開卷即分析的商品、貨幣、資本等範疇,從商品的使用價值出發,發現交換價值即凝結在商品內的抽象人類勞動,大量商品 的頻繁交換因而產生貨幣,貨幣再蛻變為可以購買和消費勞動力商品的資本,上述的分析,皆是為了剖析資本主義勞動過程如何進行剝削,即「生產」剩餘價值的秘 密。

汪立峽卻認為,馬克思將這些範疇歸入「純粹的流通理論」,這個見解與馬克思格格不入,恐怕是嚴重誤讀了《資本論》第一卷,否則為何馬克思為《資本論》第一卷下的副標題會是「資本的生產過程」呢?

最後,讓我們直面問題,當今中國究竟是不是資本主義國家?回答這個問題,要先拋棄對社會型態僵化的二分法,改用「過渡」的概念。關鍵在於,中共政權 是推動中國社會走向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判很簡單,端視中國市場經濟的範圍是越來越擴張,抑或越來越受限?基層工人在管理國家政經事務上的權力是益 發增加,還是漸次淪為勞力市場上載浮載的商品?

中國自1980年代以來,大批國企工人下崗失業,被投入勞力市場,為吸引外資而將國產大規模私有化,上億民工遷往沿海城市,在工廠裡日復一日從事著地獄般的勞動。工人的社會地位是越來越低了。

而中國對外宣稱的「公有制」,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官有制」,在中共黨專政之下,除了少數高階幹部,基層工人對這些公有財產根本無從置喙,這種社會與馬克思的「自由人聯合體」差距十萬八千里。

如果馬克思本人,看到今天的中國共產黨,讀到汪立峽這本宣稱要「為馬克思主義辯護」的小冊子,恐怕會退避三舍吧。

20141028

關於中共政權性質的討論,本網建議延伸閱讀:

中國往何處去?》,劉宇凡:
http://www.workerdemo.org.hk/0000/0712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