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riza 3.jpg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939

2015年希腊大选:
左翼复兴的时刻到了?
不指定

安那琪

2015/1/26

腊于2015125日举行国会大选,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Synaspismós Rizospastikís Aristerás,缩写SYRIZA取得漂亮战绩,以近乎半数议席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不仅撼动了欧洲,也震惊了世界。激进左翼联盟在希腊大选的历史性胜利,为欧洲人民反抗紧缩攻势的抗争打了一剂强心针。

由于无法在20141229日在议会的第三轮投票中选出希腊新总统,萨马拉斯领导的新民主党社会党联合政府惟有提出解散国会,提早举行选举。

成立于2004年的激进左翼联盟,联合了希腊国内各流派的左翼,从欧洲共产主义者、社会民主主义者、生态主义者到托派及毛派都有。激进左翼联盟成立那年,仅在国会选举中赢得区区6个议席,所得选票也才不过24万张,占得票率仅3.20%。当希腊开始陷入严重经济危机时,激进左翼联盟在200910月的大选中,也只赢得14席,得票也才不过315,627张,占得票率4.60%。但是仅仅5年的时间,激进左翼联盟于20151月所取得的选票,是2009年所得选票的将近7倍,国会内的议席也剧增了10倍!

激进左翼联盟在2015年国会大选中得票2,191,556张,占得票率36.4%,赢得了149席,取的历史性胜利。激进左翼联盟之前最好的成绩是20125月及6月的两次大选。201256月的大选中,激进左翼联盟以16.78%得票率夺下52席,一跃成为议会第二大党。由于当时主流政党无法组成内阁而于2012617日举行另一场大选,当时激进左翼联盟再接再厉,以26.89%得票率夺下71席,成为议会内一股强大的反紧缩声音。

由原总理萨马拉斯领导的主要右翼政党新民主党,以27.8%得票率沦为议会第二大党。尽管新民主党的得票率比上届的29.7%下跌了1.9%,但由于希腊选举制度的设计,所以仅拿下76席,较上届大选剧减了53席。尽管鼓吹种族主义与主张排外的极右派政党—“金色黎明得票率只有6.3%,比上届大选还少了0.6%,但仍然足以让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金色黎明取得17席,比20126月少了1席。极右派势力仍然是希腊民主与社会抗争的危险敌人。

曾经执政希腊并在2009年大选中仍然能够取得43.92%高得票率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在短短5年期间内从高峰跌入谷底,仅夺得13席,比20126月剧减了20席,得票率也只有4.7%。社会党在选举中的成绩就好象是跟激进左翼联盟调换了位置,这要拜希腊社会党死心塌地屈从在三头马车拯救欧洲资本主义经济方案下落力推行紧缩政策所赐,怨不得大势,只怪一再背叛工人阶级与底层人民。

最有可能跟激进左翼联盟组成联合政府的是成立不到一年的中间偏左政党大河党(To Potami)。这个主张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政党,其创办人是电视台主持人提奥多拉基斯(Stavros Theodorakis),而该党也几乎全靠提奥多拉基斯的人气去催谷其支持率。大河党以6.1%得票率拿下17席。

希腊共产党也略有斩获,以5.5%得票率夺下15席,比上届大选增加了3席。希共自2010年开始也一直积极动员反对紧缩政策,但是希共本身的宗派主义却大大限制了该党的增长。如果希共不拒绝跟激进左翼联盟合作,希腊左翼政治力量可能会有更大发展的潜能。激进左翼联盟现在的领袖齐普拉斯,就曾经是希共青年团成员,在1990年代初积极参与在左翼学生运动中。

激进左翼联盟在希腊大选中的胜出,对欧洲甚至是全世界的左翼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重大发展,让人看到了左翼复兴的新希望。就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进一步深化且极右势力在世界各国抬头之际,左翼在资本主义危机重灾区希腊所取得的历史性突破,除了有助于顶住极右翼势力的扩张,也将激励世界各地激进左翼力量,继续为反抗资本主义攻势及打造左翼替代选择而坚持到底。

齐普拉斯在激进左翼联盟胜选后声称:我们在欧洲的共同未来不是紧缩政策,未来是民主、团结互助与合作。对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来说,这才是开始,一个更艰巨挑战的开始。以德国为首的欧洲统治集团及全球资本不会让希腊变成另一个左翼力量颠覆资本主义秩序的发电机,而且会向激进左翼联盟领导的新政府施加更巨大压力。这个新政府能够维持多久,仍然是个大问号。激进左翼联盟是否会变成像当年卢拉领导的巴西工人党那样从一个根植于社会运动的激进抗争型政党转变成向资本主义秩序妥协的温和协商型政党,还是完全跟欧洲资本主义决裂而走出一条人民自我解放的新道路?显然第二个选择是艰巨的,激进左翼联盟当前的领导也许更倾向于第一个选择,不会直接跟资本主义建制撕破脸皮,毕竟希腊在政治与经济上也不过是个小国。但是激进左翼联盟若能在执政期间推行一些具体的政策激发底层人民对激进替代选择的想象,都已经足以助左翼力量的进一步发展。况且,不断深化的阶级矛盾也有可能把激进左翼联盟推往直接跟欧洲甚至全球资本对抗的方向。

相关日志

南非:激进左翼替代选择正在成型

2014年日本大选:安倍经济学借助选民委托继续肆虐。日共大有斩获

2014年突尼斯议会选举:前景未明朗

巴西:罗塞夫成功蝉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