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riza.jpg

大難臨頭,出路何在?

——希臘左翼政府上台之後(希臘報導系列之二)

區龍宇

香港社會運動一直有不小的聲音,要求實行某種形式的福利國家。但較少人想到,反福利主義的眾多敵人,自己是否已經算計清楚;更少想到,敵人強大到什麼程度,又有多少有謀詭計在等著出手。如果想知己知彼,了解敵人,請看今日希臘。

國內舊勢力反撲

125日,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以下簡稱「左盟」)大選獲勝,上台與右派獨立希臘黨組織聯合政府。英國衛報在127日報導,當新總理第一天抵達辦公室時,所有電腦,卷宗甚至連廁紙都被上屆政府人員拿走。齊普拉斯說,「我花了一小時找肥皂。」直到週二晚齊普拉斯才拿到總理的官方twitter戶口。

左盟的頭等任務是拿出110億歐元去改善貧民(人口35%)的食物,醫療及住房;把工資及退休金恢復到2010水平;恢復集體談判權;舉行公共投資創造就業。這筆錢不過相當於大企業逃稅總額的兩成不夠。

左盟政府在當選一周之後,立即重新僱用之前被炒的3500公務員,包括595個財政部清潔工。行政改革部長則賣掉政府七成的汽車:他認為官員根本不應如此奢侈。

左盟的綱領,除了要求三頭馬車(歐盟委員會,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減債之外,就是向國內大企業開刀,從追收逃稅到增加新稅費 原來之前大媒體連無線電波牌費也不用交。希臘一直都是由少數超級財閥和官僚把持。維基解密公開了美國一則電訊,形容希臘的大亨「是一個小伙團,通過彼此的血緣、婚姻以至通姦,而同政府官員和其他傳媒及商業大班緊密結合。」1

這些財閥朋黨當然不會坐視特權被削減。除了政治上資助極右之外,就是逃資。從201412月起到大選前已經有八十億元逃離希臘,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的一成。(註2

歐洲舊勢力繼續勒索

上週左盟政府的財政部長(Yanis Varoufakis)出國與歐盟幾個大國財長會面,強調只有終止緊縮,減少債務,希臘經濟才能復甦,以後才能還債。不久前包括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內的一群經濟學家也指出,挽救希臘經濟才是當務之急,而不是還債。而挽救的辦法只有實行恩斯主義,即通過政府投資和扶貧來維持起碼的內部需求。反之,實行緊縮只會加深經濟蕭條。(註3

歐盟2010年及2014年兩次貸款「援助」希臘,共達2400億歐元,而總債務再加上利息,目前希臘公共債務共達3170億歐元。在歐盟借給希臘的2660億歐元中,八成九繞一個圈回到歐盟各個銀行債主手中。並無多少用來刺激經濟增長。

希臘時間不多,因為希臘最遲要在216日向歐洲央行申請延長貸款計劃,以便在2月底舊計劃到期時能夠得到現金。不過三頭和德國已經拒絕。德國總理默克爾已明言不容雅典局部撇債

接著是實際出招。25日歐洲央行停止接受希臘金融機構以希臘國債作抵押,不讓其換取歐洲央行的借貸。希臘股市大跌9%。法國奧朗總統支持央行決定。連美國駐希臘大使也出來促請希臘政府要繼續實行「財政謹慎」,即不要花錢在福利與公共投資上面。

同日,標準普爾把希臘國債評級,從已經很低的B降至B-,不只因為擔心希臘會拒絕還債和脫歐(元),而且還恐怕希臘為阻止逃資而實施資本管制。

歐盟財團及其政府,已經與希臘的表兄弟結成反希臘左盟政府的神聖同盟。

左盟會否退縮?

在當選第一天,左盟宣布要停止把最大港口Piraeus六成七股權私有化計劃。但130號,新經濟部長表示會繼續這個計劃。這可算不吉利之兆。

另一方面,上週日齊普拉斯一口拒絕在216日向歐洲央行申請延長貸款,同時宣布將會重啟上屆政府關掉的公共電視台。

(下一篇將報導左盟以及工運內外的大辯論)

201529

1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jan/17/greek-elections-syriza-europe-eurozone-alexis-tsipras

2
http://blogs.channel4.com/paul-mason-blog/minute-thoughts-greek-election-syriza-voters/3025

3:最近一篇:
http://portside.org/2015-02-07/stiglitz-fair-solution-greek-de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