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2 20.51.13.jpg

白絲帶與黃絲帶

區龍宇

香港現在是兩陣對圓,一邊黃絲帶,一邊藍絲帶。不知道為何後者會選藍色,但就令我想起舊時國民黨的法西斯組織藍衣社 國民黨好藍,人盡皆知。想不到張融會選藍色。沒關係,反正顏色本身無罪。是人有罪。

白色恐怖

那麼白絲帶呢?無獨有偶,我持續上街兩,因為太累睡不著,半夜看了一齣電影《白絲帶》,2009年拍的德國電影,黑白。導演是Michael Haneke。故事講述戰前不久德國北部一個村莊幾個家庭的故事。第一條主線是社會壓迫與反抗:伯爵(大地主),牧師和醫生三家,屬於上流階級。然後是一眾貧農,其中一家,妻子工作時掉進鋸木廠的大鋸之下工傷而亡。大兒子憤而想報復,被父親阻止:“你想害我們全家嗎?”第二條主線,實與第一條同歸而殊途。它描寫牧師如何以威權主義/父權主義/主義來統治家人,包括妻子,更包括眾子女。正逢青春期的男孩更首當其衝,被父親用繩子綁住手,不讓他晚上自慰。年後,見他改過了,就為他套上白絲帶:“希望你像白色一樣純潔無暇。

白色在西方一般代表純潔。但是如果是由這類牧師來標舉白色,所代表的就只有極端保守主義了。難怪1918年開始出現在俄羅斯各地的前沙俄軍官,會以白色自名,遂有白軍之稱,接著,便有白色恐怖了。這真冤枉了白。

回頭說《白絲帶》。伯爵夫人厭倦他的大男人主義丈夫,要離開他另尋幸福。丈夫發火問:這裡有什麼不好。她答:這條村莊到處都是野蠻和暴力。伯爵不一定明白這句話也可能指向他,但一定明白她也在指村莊最近的離奇暴力事件:醫生策騎時被預先佈置的繩子絆倒受傷;醫生的情婦的兒子被毆打致險盲;伯爵兒子被短暫拐走虐待;伯爵的一處農莊被焚毀。誰幹的?到了最後,才由村莊教師(故事敘述者)揭發:就是牧師一家的孩子。威權主義/父權主義/大男人主義/主義所培養出來的下一代,部分變成魔鬼。

對法西斯主義的反省,構成德國電影的其中一個熱門主題。幾年前的《讀愛》(The Reader)也是。本地一位才子,對《讀愛》的影評集中在女主角的身材如何走樣,卻無一字談到,故事的主題是描寫一位被培養成權威主義人格的女性,如何只知服從命令的悲劇。

如果沒有撒旦,也要製造一個

對於極右缺乏認識,在這次佔領運動逐漸成為一個死結。

的佔領運動,釋放了出市民的民主自治能量。公民自發形成討論圈,自行議政,到處可見。這就是民主民主從來不只是憲法制度;民主首先是公民經常地、自覺地參與一國的政治生活。沒有這種處於運動狀態的民主,任何制度都只是一紙空文。然而,這種活生生的民主能力,又正正是極端保守勢力所最為厭惡的。上週黑暗勢力公然襲擊,最近雖然收斂,但近幾天,佔領街頭經常出現很多奇怪群體,到處攻擊人造的魔鬼「左膠」,中傷誣社運中人。但凡有民間團體中人搞街頭討論,都容易惹來攻擊和滅聲,甚至打人。

社運界朋友都有點擔心。我更擔心的是,許多朋友連如何稱呼這個陣營,也意見紛云。有人稱之為右膠,但立即有人覺得不妥當。又有人說,他們只是教主信徒云云,你不去惹他就沒事。

命名是重要的。倉頡做字,天雨粟,鬼夜哭取實予名,無論是口頭語還是書面語,就是賦權第一步。連名字也搞不清楚,何言應付。朋友,這個陣營就叫極右。試看那些人,有多威權/父權主義,有多大男人主義,有多語言與實際暴力,就知道。他們先滅掉本地社運骨幹的聲音,再滅掉整體民運,然後獨霸民主武林。

不多不少,就是極右

我知道有些朋友始終不想叫他們極右,一個原因,是因為自己一直想跳出左右分野,一旦叫對方極右,自己就好像變成左翼,而這個標籤不是很多人願意接受的。

我這裡不打算討論什麼左右。我只想指出,目前這些借所謂左膠名目來大肆攻擊民運/社運中人,按照國際標準,的確是極右,或接近極右。如果普選有國際標準,那麼政治光譜也有國際標準的。極右的特點,不只以暴力襲擊真正的左翼,而且暴力襲擊一切主張民主、自由和平等的人,包括自由主義。因為自己不是左翼,而不去面對極右攻擊,那就是重演一遍德國許多自由主義者/非左翼社運的錯誤。

我也不想刻舟求劍。如果不喜極右一名,可以稱為“法西斯”。對於那些不願與左翼關涉者,這或者是大家都可接受的名稱?我重覆,對這種惡勢力,連共同名字都沒有,何言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