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俊事件與門閥資本主義

區龍宇

北俊被政協開除,是2012年特首選舉中唐下梁上,以及最近北京報章短暫批評華資財閥反中不力等事件的繼續。當權派與香港本地華資財閥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

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下跪吧!

本來,雙方之間,在實行怎麼樣的資本主義上,並無原則分歧。大家都是財閥統治的擁護者,這已經由梁振英親口說出來了。功能組別和假普選要千秋萬代,香港財閥無不贊成。有些中人士以為田是盟友。沒有的事!只是統治集團的內鬥而已。

既然立場相同,為什麼當權派與自由黨為代表的那部分華資財閥,還會發生矛盾呢?坊間有許多關於高層黨派鬥爭的傳聞,但與其在此傷腦筋,不如從體制上了解。

殖民地時代的香港,同樣是財閥統治。名義上港督獨權大攬,但那個時候有個說法:實際統治香港的是馬會、和、豐,最後才輪到港督華資則只能當英資的小伙伴。不過,在經濟政策上,所謂自由競爭,不是全真,也非全假,所以華資的確有不少機會出人頭地。英資與華資此消彼長,在1970年代末已經很明顯了。

香港回歸後,財閥資本主義發生了變化,更加向黨的門閥傾斜,令本地財團陷於叩頭就不能發財的困境。

香港華資一直認為,他們能夠發財是因為自己的本事;這在黨官眼中,非常政治不正確。錢可以讓你賺,但你得叩頭,不能像洋人禮儀只跪腿。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你們發財,只是因為黨的方針政策。近日流傳最高領導一句話:絕不允許這類人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不聽話不得食,因為你的生存本身也是黨的恩典。

紅二代,坐江山

中國雖然表面上急速現代化,同時又復活著專制主義那一套。首先,就是復活門閥政治。

門閥,外國稱為貴族。但外國貴族,自有永有,不依靠皇權。中國的門閥,從唐宋之後,則非服從皇權不可。皇帝就是最大門閥。中共承襲了門閥政治,所以講究紅二代,講究血統,一樣「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古代門閥政治,其壟斷政治權力,只為掠奪經濟資源,主要是土地。現代門閥政治,則以資本積累為主。不過古代豪門高官,也大量經商的。《紅樓夢》四大家族賈、史、王、,「一損皆損榮皆榮」。而薛家就是皇親國戚的大商賈,總能強買強賣,豈不發財。官僚資本,即憑著國家合法強制力,去積累資本謀私,古已有之,於今為烈。這種資本,具有高度掠奪性和排他性。中資企業在香港股市份額,從零到現在近乎六成,如果本地華資不感到壓力,就是天荒夜談

官者,管也

其次,全面復活的是官僚政治。古代中國,皇室與豪門也需要大批官僚做僕人,才能管治。而高官因為親近權力,往往也成為新門閥。中共從它變成井岡山的農村游擊隊之後,也在復活著官僚體制。1942年,王實味因為批評這種體制,就被殺頭了。今天,中國官僚制度更輝煌無比,一面服務於紅二代,另一方面也自我服務。成功者,便成為「官二代」,慢慢也門閥化。所以官僚政治與門閥政治,幣兩面而已。

韋伯眼中,官僚政治(bureaucracy)代表的是現代性,它以所謂公務員的「中立」,按照法律規定及科層制,去服務當選政黨。這是過度理想化的講法。不過,官僚在西方社會,很少像中國那麼大權,卻大體屬實。禮記所謂「官者,管也」,官就是管一切,在今天也一樣,所以黨官根本不會承認自主自為的「公民社會」或「市場經濟」。英國可以容忍華資在自由競爭中勝出,但大陸黨官,表面上似乎比英國更好,甚至容許你本地財閥參加造王(選舉特首),但有個前提,你得先向北叩頭。

一部人肉傾軋機器

但叩頭也不代表你安全。以前本地大華資以為,只要歸附某個後台,就能保平安。這是沒有好好閱讀《紅樓夢》。專制主義政權,必然是零和政權:贏的全贏,輸的全輸;或者用古老說法,成王敗寇。因為輸的代價太大,所以這個體制必然是一部人肉傾軋機器,整天互鬥。或者皇上天威難測,恩斷義絕,或者宮廷政變,或者新皇登基,你的後台就忽然沒了。所以四大家族,最後落得家破人亡

門閥政治和官僚政治,必然派生出封閉性、近親繁殖,和高度排他性。你本地財閥,依附一派,即得罪他派。或者,幾邊都下注吧。不過,中國派系政治既必講親疏,你們華資財閥,如何巧妙下注,要成親信也難。唐下梁上田北俊掃地出門,或可從這個背景了解。

2014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