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俊事件与门阀资本主义

区龙宇

田北俊被政协开除,是2012年特首选举中唐下梁上,以及最近北京报章短暂批评华资财阀反占中不力等事件的继续。当权派与香港本地华资财阀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

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下跪吧!

本来,双方之间,在实行怎么样的资本主义上,并无原则分歧。大家都是财阀统治的拥护者,这已经由梁振英亲口说出来了。功能组别和假普选要千秋万代,香港财阀无不赞成。有些占中人士以为田是盟友。没有的事!那只是统治集团的内斗而已。

既然立场相同,为什么当权派与自由党为代表的那部分华资财阀,还会发生矛盾呢?坊间有许多关于最高层党派斗争的传闻,但与其在此伤脑筋,不如从体制上了解。

殖民地时代的香港,同样是财阀统治。名义上港督独权大揽,但那个时候有个说法:实际统治香港的是马会、怡和、汇丰,最后才轮到港督华资则只能当英资的小伙伴。不过,在经济政策上,所谓自由竞争,不是全真,也非全假,所以华资的确有不少机会出人头地。英资与华资此消彼长,在1970年代末已经很明显了。

香港回归后,财阀资本主义发生了变化,更加向党的门阀倾斜,令本地财团陷于不叩头就不能发财的困境。

香港华资一直认为,他们能够发财是因为自己的本事;这在党官眼中,非常政治不正确。钱可以让你赚,但你得叩头,不能像洋人礼仪只跪一腿。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你们发财,只是因为党的方针政策。近日流传最高领导一句话:绝不允许这类人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不听话不得食,因为你的生存本身也是党的恩典。

红二代,坐江山

中国虽然表面上急速现代化,同时又复活着专制主义那一套。首先,就是复活门阀政治。

门阀,外国称为贵族。但外国贵族,自有永有,不依靠皇权。中国的门阀,从唐宋之后,则非服从皇权不可。皇帝就是最大门阀。中共承袭了门阀政治,所以讲究红二代,讲究血统,一样「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古代门阀政治,其垄断政治权力,只为掠夺经济资源,主要是土地。现代门阀政治,则以资本积累为主。不过古代豪门高官,也大量经商的。《红楼梦》四大家族贾、史、王、薛,「一损皆损,一荣皆荣」。而薛家就是皇亲国戚的大商贾,总能强买强卖,岂不发财。官僚资本,即凭着国家合法强制力,去积累资本谋私,古已有之,于今为烈。这种资本,具有高度掠夺性和排他性。中资企业在香港股市份额,从零到现在近乎六成,如果本地华资不感到压力,就是天荒夜谈。

官者,管也

其次,全面复活的是官僚政治。古代中国,皇室与豪门也需要一大批官僚做仆人,才能管治。而高官因为亲近权力,往往也成为新门阀。中共从它变成井冈山的农村游击队之后,也在复活着官僚体制。1942年,王实味因为批评这种体制,就被杀头了。今天,中国官僚制度更辉煌无比,一面服务于红二代,另一方面也自我服务。成功者,便成为「官二代」,慢慢也门阀化。所以官僚政治与门阀政治,一币两面而已。

在韦伯眼中,官僚政治(bureaucracy)代表的是现代性,它以所谓公务员的「中立」,按照法律规定及科层制,去服务当选政党。这是过度理想化的讲法。不过,官僚在西方社会,很少像中国那么大权,却大体属实。礼记所谓「官者,管也」,官就是管一切,在今天也一样,所以党官根本不会承认自主自为的「公民社会」或「市场经济」。英国可以容忍华资在自由竞争中胜出,但大陆党官,表面上似乎比英国更好,甚至容许你本地财阀参加造王(选举特首),但有个前提,你得先向北叩头。

一部人肉倾轧机器

但叩头也不代表你安全。以前本地大华资以为,只要归附某个后台,就能保平安。这是没有好好阅读《红楼梦》。专制主义政权,必然是零和政权:赢的全赢,输的全输;或者用古老说法,成王败寇。因为输的代价太大,所以这个体制必然是一部人肉倾轧机器,整天互斗。或者皇上天威难测,恩断义绝,或者宫廷政变,或者新皇登基,你的后台就忽然没了。所以四大家族,最后落得家破人亡

门阀政治和官僚政治,必然派生出封闭性、近亲繁殖,和高度排他性。你本地财阀,依附一派,即得罪他派。或者,几边都下注吧。不过,中国派系政治既必讲亲疏,你们华资财阀,如何巧妙下注,要成亲信也难。唐下梁上,田北俊扫地出门,或可从这个背景了解。

2014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