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现实主动撤退

保存实力长期奋斗

向 青

香港已经面临极大的危机!很可能一两天内就让类似1989年北京六四那样的悲剧上演。我虽然人微言轻,也觉得有责任站出来公开呼吁,请学联、学民等团体以及占中三子赶快负起应有的责任,采取大约好像下述那样的行动,打破僵局,尽可能把引爆索拆除掉。

立即正式通知港府,并向传媒公布,表示愿意立即与政府对话,以便打破僵局,避免流血或其他大不幸的事件出现。我们这方面就利用这对话的机会来宣布:停止对一切街道和政府机构周围的占领行动,今后改用其他和平的方式继续争取真普选。如有任何团体或个人不听劝告,拒绝撤退,继续占领,一切后果由他们自己承担。只有显示这么明澈果断的态度,才有可能实现全面的撤退,在这方面不给政府的武力镇压留下丝毫借口。

已经有团体提出局部撤退的主张来了,例如主张全体集中到金钟去,为什么我偏要主张全面撤退呢?须知,现在的问题完全不是群众力量该分散几处好还是集中一处好,而是占领策略本身再继续下去是有利还是有害。危机那么紧迫,已经不允许我们一步步慢慢撤。不要忘记,我们真正面对的并不是梁振英,而是中共。有什么理由相信今天的中共已经变得仁慈或者软弱,不像1989年那样了呢?

停止占领决不等于放弃争取真普选的奋斗。该做的工作还很多。光说值得认真讨论的问题就够多了。普选的好处到底在哪里?好处有怎样的限度?占领运动和公民抗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有多大价值?它们是否等于颜色革命?颜色革命的真正意义又是什么?争取真普选是否必须革命?怎样的群众运动才能够成为真正的革命?

一定要阻止港版六四悲剧上演!预先再三声明如果真正酿成流血悲剧责任完全在政府身上有什么用?人民到底流血了!

2014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