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不能停 政府不可

向 青

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就在這幾天之內,港人爭取民主、反對假普選騙局的運動已經發展成為香港八十年內未曾有過的偉大群眾運動了。主要是自發來參加的群眾,在行動中表現得那麼英勇、淡定而又理性、和平,是全世界所罕見的,足以令港人在世人面前感到自豪。

毫無疑問,群眾已經取得了第一回合的勝利。政府的暴力鎮壓不但不能把群眾壓下去,反而喚起了更多人來加入示威行列。不過,整個運動的最後結局是什麼,明顯地尚未可知。應該相信,由於這運動的規模如此巨大,根基如此深厚,不論政府採取什麼暴力和欺騙的手段,都不可能輕易使整個運動停息;只要群眾堅持鬥爭,同時避免犯重大的策略錯誤,就一定至少能取得某種程度的勝利,尤其是在促進人們的民主政治意識的長期效應方面。但是反過來,只要群眾在策略上有一步重大的差錯,就可能最後大敗,釀成香港版的六四悲劇。

眼前已經有一種十分危險的錯誤傾向出現了。不少人以為,只要我們敢於向前猛衝,就可以得到徹底勝利。還有人發表預言,說只要短期內梁振英還不出來向市民作妥善的交代,群眾行動必然升級,將要佔領政府機構。至於佔領政府機構的做法是否正確,他並不加以評論。不難明白,這樣的言論所起的實際作用,只能是助長群眾不顧一切去衝擊政府的傾向。大家必須了解,如果群眾去衝擊政府,那正好給了政府一個至今還求之不得的藉口,方便政府對這次民主運動施以殘暴、徹底的鎮壓。所以衝擊政府是極端危險、極端錯誤的策略,很可能招致非常重大的損失。我們必須明智地拒絕接受這種不負責任的盲目猛衝的意見。

我並不認為政府機構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凡是認真的、對歷史真正有重大影響的革命(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都必然有佔領舊政府機構的行動。但革命不是輕易能夠出現的,不能隨意製造出來,更不是輕易能夠成功的。眼前香港這次民主運動遠未達到真正革命的高度,也很難直接發展成為革命。它如果輕易讓人家扣上革命的帽子,實在是有害無利。況且,革命的真正特徵並不是暴力行動(雖然歷史的常態,是革命群眾在反革命勢力的頑強抗拒之下,不得不採取暴力行動),而是只有它才真正做到深刻的變革,並且能夠長久保持。

大家知道,假普選騙局的真正製造者是中央(中共)政府,有關的規定早已寫明在中共一手包辦的基本法裡面。香港政府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所以,在得到大陸民眾和我們共同奮鬥之前,港人很難把真普選爭取到手。正因為環境是這樣,我們港人更需要明白:光有勇氣和毅力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有合乎理性也合乎客觀條件的靈活策略。

目前,鬥爭陷入了僵局,但這僵局不會維持多久。中共決不會容許這僵局長久拖延下去,更不會就此接納真普選的要求。所以,我們必須趕快認真地想清楚:到了中共下令武力對待(或者用其他十分毒辣的手段來對待)的時候,我們有什麼辦法應對?老實說,到了那時候,好辦法根本沒有了。辦法只能是預先設法盡可能地不讓這局面出現。如果群眾企圖佔領政府,或者採取其他刺激性行動,讓政府獲得鎮壓的藉口,那簡直等於是敦促鎮壓早日來臨。所以,可行的辦法的第一條,就是一定要避免這一類冒險性行動。其次,佔領街道的行動要明智地適可而止,主動地及時撤退。如果堅持不撤,政府只要使出鬥耐力的對策,就終有一日能把群眾拖垮了。所以堅持佔領街道並不是長久之策。這樣的錯誤策略正是當年釀成六四慘劇的重要原因之。再說,主動撤退決不是丟臉的事情,也不等於承認鬥爭夫敗。國共內戰時,1947年春,共軍主動撤離「革命聖地」延安,國民黨歡慶中共快完蛋了。其實,撤退是共軍保存實力的高明戰略,使這一時刻成為整個戰局的轉折點。由那一刻起,國軍己成強弩之末,而共軍日益壯大,最後取得整個中國大陸。現在港人當然不可能對專制統治者取得全面勝利。但港人能把實力保存下來,有許多其他方式可以繼續作長期的民主鬥爭,也可算是局部的勝利吧。問題在於,除此之外別無善法。我們必須對這問題冷靜思考清楚。

2014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