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不能停 政府不可冲

向 青

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就在这几天之内,港人争取民主、反对假普选骗局的运动已经发展成为香港八十年内未曾有过的伟大群众运动了。主要是自发来参加的群众,在行动中表现得那么英勇、淡定而又理性、和平,是全世界所罕见的,足以令港人在世人面前感到自豪。

毫无疑问,群众已经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政府的暴力镇压不但不能把群众压下去,反而唤起了更多人来加入示威行列。不过,整个运动的最后结局是什么,明显地尚未可知。应该相信,由于这运动的规模如此巨大,根基如此深厚,不论政府采取什么暴力和欺骗的手段,都不可能轻易使整个运动停息;只要群众坚持斗争,同时避免犯重大的策略错误,就一定至少能取得某种程度的胜利,尤其是在促进人们的民主政治意识的长期效应方面。但是反过来,只要群众在策略上有一步重大的差错,就可能最后大败,酿成香港版的六四悲剧。

眼前已经有一种十分危险的错误倾向出现了。不少人以为,只要我们敢于向前猛冲,就可以得到彻底胜利。还有人发表预言,说只要短期内梁振英还不出来向市民作妥善的交代,群众行动必然升级,将要占领政府机构。至于占领政府机构的做法是否正确,他并不加以评论。不难明白,这样的言论所起的实际作用,只能是助长群众不顾一切去冲击政府的倾向。大家必须了解,如果群众去冲击政府,那正好给了政府一个至今还求之不得的借口,方便政府对这次民主运动施以残暴、彻底的镇压。所以冲击政府是极端危险、极端错误的策略,很可能招致非常重大的损失。我们必须明智地拒绝接受这种不负责任的盲目猛冲的意见。

我并不认为政府机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凡是认真的、对历史真正有重大影响的革命(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都必然有占领旧政府机构的行动。但革命不是轻易能够出现的,不能随意制造出来,更不是轻易能够成功的。眼前香港这次民主运动远未达到真正革命的高度,也很难直接发展成为革命。它如果轻易让人家扣上革命的帽子,实在是有害无利。况且,革命的真正特征并不是暴力行动(虽然历史的常态,是革命群众在反革命势力的顽强抗拒之下,不得不采取暴力行动),而是只有它才真正做到深刻的变革,并且能够长久保持。

大家知道,假普选骗局的真正制造者是中央(中共)政府,有关的规定早已写明在中共一手包办的基本法里面。香港政府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所以,在得到大陆民众和我们共同奋斗之前,港人很难把真普选争取到手。正因为环境是这样,我们港人更需要明白:光有勇气和毅力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合乎理性也合乎客观条件的灵活策略。

目前,斗争陷入了僵局,但这僵局不会维持多久。中共决不会容许这僵局长久拖延下去,更不会就此接纳真普选的要求。所以,我们必须赶快认真地想清楚:到了中共下令武力对待(或者用其他十分毒辣的手段来对待)的时候,我们有什么办法应对?老实说,到了那时候,好办法根本没有了。办法只能是预先设法尽可能地不让这局面出现。如果群众企图占领政府,或者采取其他刺激性行动,让政府获得镇压的借口,那简直等于是敦促镇压早日来临。所以,可行的办法的第一条,就是一定要避免这一类冒险性行动。其次,占领街道的行动要明智地适可而止,主动地及时撤退。如果坚持不撤,政府只要使出斗耐力的对策,就终有一日能把群众拖垮了。所以坚持占领街道并不是长久之策。这样的错误策略正是当年酿成六四惨剧的重要原因之一。再说,主动撤退决不是丢脸的事情,也不等于承认斗争夫败。国共内战时,1947年春,共军主动撤离「革命圣地」延安,国民党欢庆中共快完蛋了。其实,撤退是共军保存实力的高明战略,使这一时刻成为整个战局的转折点。由那一刻起,国军己成强弩之末,而共军日益壮大,最后取得整个中国大陆。现在港人当然不可能对专制统治者取得全面胜利。但港人能把实力保存下来,有许多其他方式可以继续作长期的民主斗争,也可算是局部的胜利吧。问题在于,除此之外别无善法。我们必须对这问题冷静思考清楚。

2014102